杨柳青青江水平是在哪里所作

杨柳青青江水平是在夔(kuí)州所作。杨柳青青江水平这句诗出自唐代文学家刘禹锡的《竹枝词二首·其一》,这首诗是刘禹锡于唐穆宗长庆二年(822)正月至长庆四年(824)夏在夔州任刺史时所作。

  杨柳青青江水平出处

《竹枝词二首·其一》

唐·刘禹锡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这是一首用民歌体写的恋歌。大意是:江边杨柳,树叶青青,江水平缓地流动,一叶轻舟在江上行驶。岸上少女忽然听到舟中青年男子在对她唱歌。她从歌声获得的印象是,对方虽没有更明确的表示,却似乎有些情意。这真好象黄梅季节晴雨不定的天气,说是晴天吧,西边还下着雨;说是雨天吧,东边还出着太阳,令人捉摸不定,是无“情”还是有“情”呢?

《竹枝词》是古代四川东部的一种民歌,人民边舞边唱,用鼓和短笛伴奏。赛歌时,谁唱得最多,谁就是优胜者。刘禹锡任夔州刺史时,非常喜爱这种民歌,他学习屈原作《九歌》的精神,采用了当地民歌的曲谱,制成新的《竹枝词》,描写当地山水风俗和男女爱情,富于生活气息。体裁和七言绝句一样。但在写作上,多用白描手法,少用典故,语言清新活泼,生动流畅,民歌气息浓厚。刘禹锡创作多首《竹枝词》,这是其中一首。

《竹枝词》写作的地点

夔州竹枝歌舞是奉节县已申报国家级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她是一种由竹枝民歌和舞蹈合一的表演形式。唐长庆二年(822年),刘禹锡任夔州刺史,看到竹枝歌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对竹枝民歌进行改造,按照其曲调创作新词,作《竹枝词九首》和《竹枝词二首》。他在《竹枝词九首引》中写道:“四方之歌,异音而同乐。岁正月,余来建平,里中儿联歌竹枝,吹短笛击鼓以赴节。歌者扬袂睢舞,以曲多为贤。聆其音,中黄钟之羽。其卒章激讦如吴声。虽伧儜不可分,而含思宛转,有淇濮之艳。昔屈原居沅湘间,其民迎神,词多鄙陋,乃为作《九歌》。到于今,荆楚鼓舞之。故余亦作竹枝九篇,俾善歌者飏之。附于末。后之聆巴歈,知变风之自焉。”

认为刘禹锡的《竹枝词》是在巫县写的这种错误的观点,源于对刘禹锡《竹枝词九首引》中的“建平”的不正确的理解。其实,专家和权威机构早有正确的解释。在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家、复旦大学教授朱东润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198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中编第一册171页《竹枝词》的解题中,对刘禹锡《竹枝词九首引》中的“建平”是这样解释的:“建平,古郡名,三国吴置,故治在今四川省巫山县,这里指夔州。”197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的《唐诗选》(下)123页《竹枝词》的注释中,对“建平”的解释是“泛指夔州”。两书对刘禹锡《竹枝词九首引》中的“建平”的解释是清清楚楚的,刘禹锡是用古地名“建平”指代当时的夔州。不能因为巫山县是古建平的郡治和今仍有建平乡,就牵强附会地把刘禹锡《竹枝词九首引》中的“建平”说成是巫山县。

用古地名指代现地名,这是唐人作诗的一种习惯。如李白的《江上寄巴东故人》称夔州为巴东,是因为夔州曾为巴东郡。刘禹锡在夔州写的《鱼复江中》称夔州为鱼复,是因为夔州的治所奉节曾为鱼复县。他写的《始至云安寄兵部韩侍郎中书白舍人二公近曾远守故有属焉》称夔州为云安,是因为夔州曾为云安郡。他在《竹枝词九首引》中用“建平”指代夔州,是因为夔州的地盘大部分与三国时吴国的古“建平”重合。“余来建平”,意即“我来夔州”。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特时代,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s://www.tetimes.com/xiaofei/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