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霖铃点染手法(雨霖铃点染手法的句子有哪三处)

《雨霖铃》是柳永著名的代表作。这首词是词人在仕途失意,不得不离京都(汴京,今河南开封)时写的,是表现江湖流落感受中很有代表性的一篇。这首词写离情别绪,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

  雨霖铃如何运用点染手法

《雨霖铃》中“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道破了这首词描写艺术的真谛。“点”、“染”原为中国传统画技。

柳永以画理作词,先点出、点明,然后以意渲染,点、染互用,把词意充分表达,技法十分高超。如刘熙载所举之例,先点出离愁自古而然,难以排遣;又借杨柳、晓风、残月渲染,赋情感于具体形象,使伤别之情。

更迭进一层:由晓风拂而想到昔日深情,望一弯残月而忆起佳人面容,见依依杨柳而思及恋人倩影。不仅使人看到眼中之景,更令人想到景外之人、人处之境及境况之悲,令人愁绪回肠,百感交结,有力地坐实、深化了前面所点之愁。

《雨霖铃》的点染之妙,不仅如刘熙载所说的点后再染,更重要的在于先染后点。词的开篇就采用了先染后点的手法,缘情布景,渲染氛围,整个上片句句都在言情,却无一语直接言情,因此词的上片都是在染。

换头“多情自古伤离别”,才在上片蓄势极足的情况下,如闸门大开,将堆积已久的感情倾泻而出,点破“离别”的情感内涵,这是点。

雨霖铃·寒蝉凄切

柳永 〔宋代〕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特时代,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s://www.tetimes.com/kuaixun/2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