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书窝夺心权少别惹我【林辛言】大结局!限免↘夺爱帝少请放手

2020-07-28 00:53


>>点此免费阅读《夺爱帝少请放手》(夺心权少别惹我)完整版<<

宗景灏皱着眉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客厅,于妈已经起来准备早餐,

 

看见林辛言穿着睡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昨晚睡的还好吧?”

 

她以为宗景灏昨晚陪白竹微不会回来,夜里听见动静,起来看了一眼,知道昨晚宗景灏回来了,还是在房间里睡的。

 

这是夫人为少爷定下的妻子,自然是好,少爷终于结婚了一直照顾他的于妈也开心。

 

她的语气脸色都太过于热情,莫名的暧~昧。

 

林辛言僵硬的撤出一抹笑,“挺,挺好的。”

 

“那你赶紧,换衣服,我准备早餐,待会儿吃饭。”于妈走进了餐厅,开始做早餐。

 

林辛言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她拿来的衣服还在房间里。

 

这会儿里面的男人应该穿好衣服了吧?

 

她站起来朝着卧室走去,站在门口,她抬起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她又敲,依旧无人回应。

 

无奈之下她试着推开房门,房门并未从里面反锁,她一推就开了。

 

只是房门推开的那一刻,迎面扑来的是犹如12月的冬天,寒风凛凛,刮的人发颤。

 

男人坐在床边,冷森森的目光盯着一张纸。

 

那纸——

 

很快林辛言看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什么,随后目光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有种被人窥探的羞辱感,她跑进去,一把夺过来,质问道,“你凭什么,不经过别人的同意,看别人的东西,隐~私懂不懂?”

 

呵呵。

 

宗景灏冷笑了一声,“隐~私?”

 

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看着格外瘆人,“你肚子里怀着孩子,嫁给我,现在来和我谈隐~私?”

 

“我——我——”林辛言想要解释,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

 

宗景灏站起来,脚步迈的不紧不慢特别有节奏,每一步,都如大气压逼近两分,黑压压的乌云翻滚过他凌厉的眉目,“说,你有什么目的?”

 

想让他当便宜爹,成为宗家第一个长孙?

 

之前的交易,不过是她的权宜之计?

 

越想他的脸色越沉。

 

林辛言抿着唇,身子颤颤巍巍的,不断往后退,双手捂住腹部,生怕他伤害自己腹中的孩子,“我不是有意要瞒你,我们只是交易的婚姻,我才——我才没说,绝对没有任何目的。”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是吗?”

 

林辛言护着小腹,不动声色的往后撤着身子,强撑着镇定,“真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蒙混过关,如果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就不得好死,更何况,如果我真懒上宗先生,我想宗先生也有手段,弄死我吧?”

 

虽然她的动作很小,很轻,宗景灏还是发现了,目光从她护住的腹部上一扫而过。

 

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为什么前提不说明白?”

 

宗景灏可没这么轻易相信她。

 

她护着腹部的双手,慢慢握紧,这个孩子对她来说太过意外,却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已经失去弟弟,所以她想生下这个孩子。

 

以后可以和妈妈像以前一样,三个人相依为命。

 

想到那晚,她忍不住颤抖,掌心的冷汗直冒,“我,我也是刚知道不久。”

 

她甚至不敢和庄子衿说,去医院的做检查的单子,她没敢放在住处,就是怕庄子衿发现。

 

没想到惹来这么大动静。

 

让宗景灏猜疑她的动机不纯。

 

她才十八岁而已,竟然——

 

生活是多不检点?

 

宗景灏的脸色阴沉无比,警告道,“这一个月里,给我安分些,让我知道你搞事情——”

 

“不会,绝对不会,我一定安分守己,若是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任凭宗先生处置。”林辛言连忙保证。

 

就算不能得到他的信任,也不能让他怀疑自己的动机。

 

她本就是在困境中,若是再多个敌人,对她夺回东西太不利。

 

宗景灏盯着她,目光探究,似乎在判断她话的可信度。

 

咚咚——这时陈妈走过来,“早餐好了。”

 

宗景灏收了视线,敛了煞气,“地上收拾干净。”

 

说完转身出去。

 

宗景灏一离开,林辛言双腿都软了,她撑着身后的矮柜,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体力,将散落地上的衣服捡起来。

 

再看到手中的B超单,眼泪落了下来,滴在纸上晕开。

 

她擦了一把脸,她不能哭,不能哭,那是软弱的表现。

 

她不能软弱,妈妈和肚子里的孩子都需要她。

 

将纸叠起来放进包里,换上衣服出去。

 

餐厅里已经没有人,餐桌上放着空的咖啡杯,和空的餐盘,他应该是吃好走了。

 

林辛言莫名的轻松了一口气,和那个男相处实在是压抑。

 

她走到餐桌前,吃饭。

 

吃过早饭,她就出了门,说好要回去的,她怕装子衿担心自己。

 

一进门就被庄子衿拉住,问,“宗家的那位大少爷——”

 

“妈。”林辛言的语气咬的很重,这事她不想多说,“他人很好,别为我担心。”

 

庄子衿叹了口气,女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也不爱听她多说了,心情不由的失落,“我只是关心你。”

 

怕那个男人对她不好。

 

林辛言抱住她,她不是有意的,只是和宗景灏对峙,说服他,她耗尽心力,感觉到了疲惫。

 

“妈,我只是有点累,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妈没怪你。”庄子衿顺着她背,似乎感觉到她的疲惫,“如果累,就睡会儿。”

 

林辛言点了点头,虽不想睡,她确实感觉到疲惫,回到房间,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中午,桩子衿做好饭,叫她起来吃饭。

 

坐到餐桌上,庄子衿给女儿盛饭,“我做了你爱吃的鱼。”

 

庄子衿心里对女儿感到愧疚,虽然生了她,却没能给她个美好的童年,让她跟着自己吃苦。

 

林辛言瞅着桌子上妈妈做的糖醋鱼,淡淡的酸甜味,一前她最爱吃,可是此刻闻到这种味道,胃里翻滚的厉害。

 

她没忍住,唔——

 

“言言。”

 

林辛言没空解释捂着唇,一股脑的钻进洗手间,趴在洗手池边干呕。

 

庄子衿担心跟了过来,她是过来人,看着女儿的反应,脸色微微泛白,但是她又不大相信,女儿很保守,很老实,在学校也没交过男朋友。

 

庄子衿的声音有些颤抖,“言言,你这是怎么了?”

 

林辛言的身体猛地一僵,双手扣着洗脸池的边沿不断收紧,她决定要这个孩子,那么庄子衿迟早要知道。

 

她转过身望着妈妈,鼓起勇气。

 

“妈,我怀孕了。”

 

庄子衿一时间没站稳,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置信,她才刚十八啊。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