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md288落霞妙读《最难不过说爱你》官方正版畅读【顾霆琛时笙】第268章 辞镜

2020-02-14 23:30 来源 : 未知
    在我还未来得及思考的时候席湛的胳膊就牢牢的搂住了我,手掌轻轻的摩擦着我的腰际,我以为他会做点什么的,结果他低低沉沉的嗓音从我的侧耳传来,“睡吧,我在这里。” 

    我怔了怔,说:“嗯。” 

    我很久没有拥着席湛入怀了,鼻尖闻着他的气息没有几分钟就沉沉的入睡,再次醒来时快到中午了,我起身看见外面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这深度应该快淹没过我的膝盖了吧。 

    我下楼没有瞧见席湛,转身上楼去书房找他,仍旧没有他的身影,他去哪儿了呢? 

    我在书房里翻阅着他昨天写的大字,末尾有两个字——辞镜。 

    难道这是他的字吗? 

    席家是大家族,席湛肯定是有字的。 

    但我从不知晓。 

    辞镜,怎么取了个这样的名字? 

    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我用手指轻轻地触摸着,没一会儿下面传来狗叫声,我赶紧起身推开窗户看见赫冥费劲的牵着两条德牧,而席湛正站在屋檐下眸光淡漠的盯着他,似乎不欢迎赫冥和他的两条狗! 

    两条德牧很壮且不怎么听话,赫冥费劲的拉着笑说:“沉着脸做什么?我这是给你送看门狗呢,免得你家里总是来些乱七八糟的人。” 

    乱七八糟的人…… 

    赫冥这是指的谁? 

    席湛拒绝道:“你自己享用吧。” 

    “别啊,我大老远拖过来的。” 

    赫冥将两条德牧绑在了院里的树上,厚着脸皮说道:“我就绑这儿了,待会有人过来装狗窝,放心,不用你喂,我安排了人每天过来准时给它们投食,定期带它们去宠物店洗澡。” 

    席湛:“……” 

    他没有搭理赫冥进了屋,后者急匆匆的追进去,我从书房里出门到了楼梯口,赫冥看见我在没有丝毫的惊讶,他挑眉笑说:“我就说别墅门口怎么围着那么多席家的人,敢情是你在啊!下午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去聚一聚。” 

    赫冥怎么突然邀请我聚会? 

    就在我奇怪时,他下一句说道:“谭央也在芬兰,喊上她一起,晚上我亲自送你回家。” 

    难怪,原来是为了谭央。 

    我解释说:“下午要回梧城。” 

    赫冥皱眉问:“这么快?” 

    我追问:“怎么了?” 

    “阿湛昨天不是答应了要去见我爷爷吗?” 

    我看向席湛,后者神色漠然。 

    似乎不拿这当回事。 

    “哦,我不太知情。” 

    赫冥看向席湛问:“还去吗?” 

    席湛回道:“没时间。” 

    “随你吧,我先回家处理点事。” 

    赫冥待了没多久便离开了,他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姿态像是他就住在这附近似的! 

    赫冥离开后我下了楼,席湛的视线淡淡的落在我的身上,轻问:“昨晚睡好了吗?” 

    我点点头笑说:“睡的很安心。” 

    因为在他的怀里所以睡的很安心。 

    席湛听出我话里的意思,他微微的偏过脑袋看向门外的那两条德牧问:“喜欢狗吗?” 

    我如实说:“挺喜欢的。” 

    “既然这样你给它们取个名字。”他道。 

    我惊喜问:“你要留着它们?” 

    他回应我道:“你不是喜欢吗?” 

    “我不太会取名字。”我说。 

    席湛没有接我的话,我心里一点儿都没有在意,因为他就是这样寡言少语的性格。 

    我过去握紧他冰凉的手掌好奇的问他,“二哥,你为什么要给小狮子取席允这个名字?” 

    席湛轻道:“因为当初你就是用这个名字骗了我,这个字于我而言算是有意义。你是允儿,小狮子是小允,你们都是我的宝宝。” 

    他一本正经的说着甜言蜜语。 

    妈呀,这个男人太会撩了!! 

    我痴迷的眼神望着他问:“那润儿呢?” 

    他沉呤半晌道:“随便取的。” 

    我:“……” 

    看来以后我得多疼疼润儿。 

    我笑着踮起脚亲了亲席湛的脸颊,他眸心一沉,嗓音沙哑的提醒道:“注意分寸。” 

    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席湛的情绪,忘了他是禁欲很久的男人,得寸进尺的说道:“你是我家男人,我亲亲你又不犯法,我就想亲你。” 

    席湛的眼眸里瞬间泛起波涛汹涌,他反扣着我的手腕直接摸到了他的炙热处…… 

    我倒吸一口凉气,“你耍流氓!” 

    他嗓音暗沉道:“宝宝,帮帮我。” 

    我:“……” 
    …… 

    我疲倦的回到房间时手心特别酸,嘴巴也特别酸,但那个男人已经得到了一时满足。 

    不过他为什么没有睡我? 

    这令我感到惊讶。 

    难不成是白天的原因?!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不通,这时楼下传来狗叫声,我起身到阳台上看见有工人在搭建狗屋,旁边还搭了一个避雨的小型游乐场。 

    赫冥真是花费心思! 

    别墅院里传来敲打声,我换了身衣服下楼瞧见席湛的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似乎正在处理什么事,我不想打扰他便绕过他出了门。 

    两条德牧看见我出门很热情,一直摇晃着尾巴,我过去蹲在它们面前问:“饿了吗?” 

    我摸了摸它们的脑袋听见工人道:“不像是饿了,看它们的样子应该是很喜欢小姐你。” 

    我惊讶问:“你会中文?” 

    他笑说:“嗯,我是赫家的园丁。” 

    我好奇问他,“赫家离这儿远吗?” 

    “不远,就七八公里的路程。” 

    七八公里半个小时就到了。 

    我起身回到别墅过去坐在席湛的身边担忧的问他,“二哥,你既然答应了要去见赫冥的爷爷,突然不去见他不太好吧?要不你跑一趟,一个小时都用不到,我在家里做饭等你回来?” 

    闻言席湛收起电脑忽而问我,“允儿,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我反应过来问:“赫冥的爷爷?” 

    席湛点头道:“是。” 

    他握着我的手心放在了他的皮带上轻轻的摩擦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养成了这个习惯,似乎摩擦这里能让他感到愉悦似的! 

    “他就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 

    我突然想起赫尔曾经说是赫家给了他一口饭,那句话像根刺一样扎在我心底,我一直都想去了解席湛的过往,但从未有过机会。 

    但现在他主动的提起了过往对他很重要的人,甚至想带我去见他。 

    席湛这是在向我敞开心扉? 

    “嗯,随我去见见吗?”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