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baowenxue/hh《重生为君》无弹窗全文阅读【赵洞庭颖儿】第564章 冲天炮

2020-02-14 13:52 来源 : 未知

  jubaowenxue/hh《重生为君》无弹窗全文阅读【赵洞庭颖儿】第564章 冲天炮

       林冲甩手。

  镶嵌不少珠宝,却较之宝剑相去甚远的长剑上有几滴血珠便向着蔡剑九激射而去。

  同时,林冲气势陡变,有森森剑意从体内蹿出。

  这个刹那,他黑发轻舞,忽然间充满高手的潇洒气息。

  “剑意!”

  蔡剑九惊呼,脸上露出惶惶之色。

  这刹那,他真是怕了。

  怎么着也没想到,这小小客栈的老板竟然不只是个宗师境高手,而且还是个领悟有剑意的宗师境。

  流求境内有这样的人么?

  作为流求武林盟主的蔡剑九这刻感觉到自尊支离破碎。

  但是,他却也顾不得这么多,当即施展浑身解数。剑尖绽开梅花朵朵,接连刺向那些射向自己的血珠。

  一颗颗血珠被剑尖刺破后,碎裂成无数,在空中被剑气化成气雾,消弭不见。

  林冲却是紧随其后动了。

  血珠才刚刚全部被点破,他的身形便出现在蔡剑九面前。

  剑光如瀑,让得客栈外一众人都被闪花了眼。

  还没有来得及抬手去抹发酸的眼界,就听得气势不凡的字号流求盟主的人惨叫,捂着手腕爆退。

  人群中便发出哈哈的声音,“原来流求盟主就这样的斤两?”

  蔡剑九脸色难看至极,通红如血,却不得不屋檐下低头,“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高手,今日,蔡剑九认栽了。”

  叮。

  林冲随手将手中已经出现许多豁口的剑甩到蔡剑九面前,入地数寸,“若是咱们大宋江湖中也有武林盟主,就你这样的斤两,连给盟主提鞋的资格都不配。以后再到雷州来,就不要打着武林盟主的名号,免得自取其辱。朝廷不会将你放在眼中,那怕我们这些乡野村夫,也同样不会太将你当回事。”

  蔡剑九脸色阴沉,没有去拔地上的剑,径直转头,“走。”

  一行人灰溜溜离开往来客栈,比那日白衣公子被从柱子上放下来以后仓促离开雷州还要更为显得狼狈。

  海船很快又离了港。

  流求盟主亲至雷州,算不得雷声大,但雨,可不算小。

  往来客栈老板是个绝世强者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从港口传到周边村落,最后又传到海康,还在扩散。

  于是乎哪怕要过年了,往来客栈仍是在突然间热闹起来。

  每日里都有无数带着剑的江湖游侠到往来客栈吃饭,一睹往来客栈老板的英姿。

  结果,却只看到个笑容淳厚,对妻子宠溺得很的厨子。

  有人失望,但也有人,还是不死心的抱着侥幸心理想要拜林冲为师。

  最后也自是没什么结果。

  林冲的理由是客栈繁忙,没那么多时间教人,怕误人子弟。另外,也不想被人打扰到他和妻子的平静生活。

  再后来,有雷州的公子哥使出无赖手段,守在门口,说林冲不收他们,便不离开。然后,被港口军卒给拖走,就再没来过。

  往来客栈老板的背景在雷州瞬间变得神秘兮兮起来。

  有人叹息,可惜那流求的劳什子盟主没有早些来自取其辱,这往来客栈姓林的老板没有早些得到出手机会。要不然,今年的江湖高手榜上定然会有他的名字。也不至于偌大个雷州出现除去在宫中的那些武鼎堂供奉外,竟然在无人登榜的尴尬境地。

  ……

  年关前两日。

  赵洞庭终于在军科部“成功出关”。

  他捧着厚厚一沓设计图从作坊内走出来,脸上止不住的笑容满面。宣来许月松,然后便又将军科部的能工巧匠们也都宣来。

  一通讲解,便是近两个时辰过去。

  诸多各有绝技的能工巧匠们个个都露出极为向往之色来,连年假都舍不得放,在赵洞庭离开以后便忙碌开来。

  冲天炮!

  嘿!

  皇上将他新发明的这物事连名字都取得这般霸气,想来绝非寻常。

  赵洞庭回到行宫。

  刚到寝宫,颖儿和张茹便迎上来,颖儿道:“皇上,陆秀夫陆大人和张世杰张大人等大臣有联名奏折呈到。”

  “噢!”

  赵洞庭笑着点点头,顾不得正灰头土脸,对着颖儿的俏脸啵了一口,便走向寝宫内去。

  颖儿嘤咛一声,俏脸瞬间通红。旁边张茹眼中微微露出异色。

  颖儿亲自去给赵洞庭打水净面。

  赵洞庭在寝宫内坐下,打开桌上的奏折。

  这封奏折所书不是别的,而是这大宋文官武将的任命提议。由国务令陆秀夫和监察令张世杰还有副军机苏刘义、以及兵部尚书孙石川商议过后定下的初稿。

  现在大宋的地盘越来越大,朝廷搬往长沙也成定局。这朝中官员少不得要再做些调动。

  以前广南西路就连个转运使都没有,由陆秀夫等人统筹所有事宜。现在显然不能够任由延续下去。

  转运使,是一路或者数路协调统御之长官。

  赵洞庭由上往下,细细看着奏折上的名表,偶尔微微皱眉,偶尔轻轻点头。

  颖儿端着盆走进来,轻轻给赵洞庭擦拭面颊,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于翌日早朝时分,赵洞庭旁边的正六品昭宣使老太监接连宣布官员任命,直喊得口干舌燥。

  广西南路转运使童震,字东发。在士林中有着极高威望,被称为于越先生。早年曾任宗正寺簿,在南宋小朝廷被逼迫到海上以后,隐居宝幢山差点饿死,索性有门人赶到,将南宋小朝廷打败张弘范、李恒的事情说与他听,才让得这风骨铮铮的老儒生断了绝食的念头,然后跑到雷州,做了国务令下民政部的左侍郎。

  童震虽然思想古板守旧,但治理政务却还是有些手段的。做左侍郎的这两年,未出现过什么纰漏。

  这广西南路转运使的职位,他当得。

  而广南西路安抚使的职位,没有出乎朝臣意料的被赵洞庭赐予失去一条臂膀、现任兵部左侍郎的柳弘屹。

  虽然近年来柳弘屹都没立什么军功,但以前大宋崛起时他功不可没,这是谁都不能抹杀的。任安抚使,理所当然。

  即便有大臣感慨皇上对柳弘屹真是恩宠有加,短短两年平步青云,从区区雷州正八品御武校尉升到特宠从三品的安抚使,但也没谁会傻乎乎站出来进谏。

  柳弘屹断臂,这职位大概是皇帝赐给他养老的。难道连这都还去斤斤计较不成?

  忠厚耿直,没得功劳也有苦劳的郁林州知州穆康巽也被提拔,成为正四品的广南西路监察使。

  广南东路转运使马廷鸾、安抚使黄华。

  江南西路转运使王应麟……

  一个个封疆大吏最终落定,个个都是在大宋境内有名气也有政绩的官员。

  而在分封大臣以后,赵洞庭也在龙椅上正式宣布朝廷打算迁移行宫到长沙的事情。

  大臣们并不怎么惊讶,或多或少已经收到风声。

  到大年夜。

  赵洞庭和众臣饮宴过后,回到寝宫。

  这个年夜,过得并不热闹。

  乐婵不在,韵景不在,连乐舞那丫头也不知道和无得和尚去了哪里。寝宫中,难免要少许多欢声笑语。

  赵?m倒是回到海康,可在赵洞庭面前还是一如既往的循规蹈矩,没多少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

  等杨淑妃回到寝宫去以后,赵洞庭飞到屋顶上,看着夜空发呆。

  国事算是初定了,等到朝廷搬到长沙,不出意料可以开始大刀阔斧地开始发展经济。

  可是,家事还是一团乱麻。

  颖儿没得子嗣,在朝中颇有微词。杨淑妃又有让张茹入后宫的迹象。

  修为突破不到上元境,也没法去百草谷将乐婵给接回来。

  乐舞那丫头……

  算了。

  就是她回到海康,赵洞庭大概也不会容许自己做那种大小通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