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书迷《最难不过说爱你》官方完结限时限免【顾霆琛时笙】第267章 他原谅了我

2020-02-13 23:55 来源 : 未知
    电话那端的声音是陈深!! 

    他刚离婚又要结婚了?! 

    是他的那个未婚妻吗? 

    那陪他两年的季暖算什么? 

    席湛模棱两可道:“再说吧。” 

    “嗯,梧城见。” 

    席湛挂了电话扔在了床上,我情绪低落的问他,“陈深是要跟那个叫默儿的结婚?” 

    席湛兜我一眼,未理。 

    他将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 

    我正想再找他说话时他转身去了浴室,我坐在地上将一碗面吃完下楼去厨房洗碗。 

    收拾完厨房后我回到了楼上卧室。 

    席湛还在浴室里,里面传来流水声,引人想入非非,我光着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心里有点无措,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他理我。 

    我想要他理我。 

    想要他抱抱我。 

    我想要他给我的温暖。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我僵住身子将视线落过去,席湛额前的乌发微微湿润,身上的黑色真丝睡袍规规矩矩,胸膛的肌肤一点儿也没露,落在地上的双腿修长笔直且有力。 

    我忍不住的抿了抿唇,席湛绕过我到了阳台上,那里有一套沙发,桌上放着一杯红酒。 

    席湛过去坐在沙发上,脊背挺拔的背对着我,我眨了眨眼睛温柔的喊道:“二哥。” 

    席湛端起红酒杯抿了一口道:“过来。” 

    他的嗓音里依旧透着冷漠,但开始与我主动说话,我赶紧过去乖巧的蹲在他的身侧。 

    他自上而下的望着我,眼眸深邃幽长,我眼睛都不敢眨,直直的盯着他道:“我错了。” 

    闻言席湛放下红酒叹息道:“你没错。” 

    他突然说我没错…… 

    我不明所以,席湛突然性情大变的伸手将我搂进怀里,触及到他身上的清冽气息我双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腰肢将脑袋埋在他的胸膛里。 

    我固执道:“是我的错。” 

    我和顾霆琛的事无论是有意还是没意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成功避嫌让他在网上成了笑话,至今都有人在评论下面说他是接盘侠。 

    顾霆琛的接盘侠! 

    是我让席湛受了委屈。 

    是我让他损失了男人的尊严。 

    席湛的大掌轻轻地揉着我的后脑勺,他的这个动作给了我极大的踏实和安抚感。 

    我心里清楚,他终究舍不得怪我。 

    他仍旧选择原谅了我。 

    席湛这个男人总是很好哄的。 

    但这并不是我伤他的理由。 

    我替他心疼道:“对不起,二哥。” 

    席湛轻轻地嗯了一声,他松懈身体陷在沙发里,我也跟着倒进去,但就是不肯松开他。 

    席湛的声音又传来道:“你没有错。” 

    我轻轻问他,“为何这样说?” 

    “允儿,你是喜欢我的,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你和顾霆琛两人……那晚他吻你而你没来得及推开他,你应该有自己的苦衷吧?” 

    席湛貌似在试探我什么。 

    偏偏这点我最难解释。 

    我总不能说我是身体复发导致的意识全失吧? 

    我不想让他担心,我扯了个极其拙劣的谎言道:“照片是抓怕,我没来得及推开他。” 

    席湛不再问这事,瞬间陷入了沉默。 

    二月份的芬兰是传统的滑雪旺季,是雪落得最频繁的季节,此时夜空已然下起了雪。 

    我身体有点冷,席湛察觉到我的微颤,他扯过沙发上的毛毯裹在我身上,我被他的这个细节所感动,心里软的一塌糊涂,目光充满爱恋的望着他。 

    席湛察觉到了我的注视,他拧着眉道:“当初刺你一刀非我所愿,但我终究是伤了你,终究给你带来了痛苦,这事我认!而你和顾霆琛,无论你是不是情愿的,他终究是亲你了,我是男人,看见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这样无法做到心如止水,这事不追究你的错,但你要认!所以一抵一,曾经的事就让它往事如烟。” 

    席湛的意思是将这两件事抛之脑后。 

    意思是重新展望未来。 

    席湛原谅我真的是太轻而易举了! 

    曾经亦是这样,他从未真正的责怪过我什么,还扬言过尊重我的过去,从不误会我与我真正的闹过什么脾气,他真的大度到无私! 

    这样的他更令我心底涩然。 

    我想此生无论再发生什么事我都要一心一意的信任着席湛,这辈子绝不会再误会他。 

    我要像他爱着我一样爱着他!! 

    我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颊,他眼眸略有些发沉的叮嘱道:“起身,别没大没小,” 
    他又在用长辈的口气训我。 

    我原本不想听他的话,但还是乖巧的起身了,席湛端起红酒喝了一口起身道:“早点休息吧,明天下午我带你去看望小狮子和润儿。” 

    他称呼女儿为小狮子。 

    称呼儿子却为润儿。 

    在他的心底更在乎谁一目了然。 

    做爸爸的似乎都更亲近女儿。 

    我咧嘴笑说:“谢谢二哥。” 

    他睥睨我一眼回了房间。 

    我跟随在他的身后回到房间,他径直的躺在了床上,我拿着他的拖鞋转身去了浴室。 

    腹部上的伤口还没有痊愈,我不能碰水,当然最近一两个月都不能和席湛做欢爱之事。 

    其实我们两人在一起有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但我们在床上做爱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的身体对我来说依旧感到陌生。 

    不过每次都令我印象深刻。 

    毕竟在席湛这二十八年的人生中,他只碰过我一人,每次做那事他都能将我折腾个遍! 

    不过他也挺能忍的。 

    开荤之后还能如此禁欲。 

    我用毛巾擦了擦身体出浴室,席湛正躺在床上翻阅书籍,睡前看书成了他养成的习惯! 

    我过去小心翼翼的爬上床,再悄悄地将自己塞进了他的怀里,他斜眼望过来问:“累吗?” 

    我今天从梧城飞山顶别墅,又从山顶别墅飞A市,再从A市飞到芬兰,早就精疲力尽! 

    不过好在没有白跑一趟。 

    我摇摇脑袋说:“不累。” 

    我想与他说说知心话。 

    席湛勾唇,唇角带着几分我熟悉的轻薄,我伸着手指摸了摸说道:“二哥真俊郎。” 

    席湛:“……” 

    他唇角的微笑瞬间消失。 

    我轻问:“怎么?” 

    他一本正经道:“不勾引你。” 

    话虽如此,可他这句话如此撩人…… 

    我甚至感受到他身体下方的炙热。 

    席湛这是对我动其他心思了?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