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花小院《最难不过说爱你》正版全文无删减【顾霆琛时笙】266章 你在吃醋?

2020-02-13 23:53 来源 : 未知
    二楼很安静,书房那里更安静,我过去原本想偷听点什么可两人压根没有只字片语的交流,我过去站在门口看见席湛仍旧微垂着脑袋写大字,白色的宣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楷,而席诺此时正站在他的身侧欣赏着,两人之间虽然沉默但流露出一股岁月静好的味道。 

    细水流长,岁月静好。 

    我柔软的心脏有些刺痛的感觉,我霎时能清晰的感同身受…席湛看见顾霆琛吻我的照片时心底的悲痛与愤怒,以及深深的占有欲!! 

    天呢,席湛与席诺仅仅这样我心底都难以接受。 

    更何况我和顾霆琛都亲密的亲在一块儿了! 

    顾霆琛曾经还亲口对席湛说过,“我教出来的女人,你用着还满意吗?你和她之间的任何姿势她都与我试……” 

    难怪一向冷静自持的席湛会直接动手打人! 

    这要是换成,“我教出来的男人,你用着还满意吗?你和他之间的任何姿势他都与我试……”,我心底真的无法接受,会抑郁不堪! 

    猛然之间我觉得席湛内心很强大,可越强大我越觉得他委屈,一直以来我都只在乎自己的情绪,只从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可从未为他想过,忽略了他的情绪,总觉得他的情绪压根就不需要被安抚。 

    此时此刻我是真觉得自己很垃圾,压根就没有对得起过我和席湛之间的感情,是我的错,暗地里伤了他一次又一次却毫无察觉!! 

    席诺先察觉到我的存在,她怔了一会儿喊着,“阿湛。” 

    席湛未理她,这很符合席湛的风格。 

    席诺毫不介意的提醒道:“时小姐来了。” 

    就在我以为席湛会当着席诺的面不会理我给我难堪的时候,席湛放下了手中的毛笔,吩咐席诺道:“回梧城吧,我派人送你回去。” 

    听见席湛的话席诺精致的脸白了白,乖顺道:“是。” 

    席诺很识抬举的离开了书房,席湛又拿起了毛笔开始写他的大字,我缓缓地走进房间待在他的身侧问:“席诺来这里做什么?” 

    我这个问题似乎过于白痴。 

    可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席湛没有理我,我现在似乎成了刚才的席诺。 

    不过他没有赶我离开让我回梧城。 

    我心里酝酿着该怎么给席湛认错! 

    我曾经犯了错或者向他示弱的时候都会抓着他的衣袖,但现在没有那个勇气。 

    我特别温柔的喊了声二哥如实的说:“我不喜欢席诺。” 

    席湛偏眼面色发懵的望着我,“嗯?” 

    我伸手悄悄地捏上他的衣袖说:“我不喜欢她待在二哥的身侧。” 

    席湛放下手中的毛笔,嗓音清淡的问:“你想说你在吃醋?” 

    要是其他女人肯定会否认,我直接坦率的说:“是,我在吃席诺的醋,我不希望她陪伴在二哥的身边,因为我…我心里很爱二哥。” 

    这一声声的二哥似乎叫软了席湛,他的眸光柔了许多。 

    席湛收回视线冷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知道他意指顾霆琛。 

    我心里非常无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捏紧席湛的衣袖,像个软体动物似的突然趴在他的身上,嘴里语无伦次的说道:“我和顾霆琛什么关系都没有!我知道你不信,要是我看见那些照片和视频我也不信,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解释,那天晚上我很想去找二哥,因为我喜欢你,舍不得离开你,可没想到……” 

    席湛将视线重新放在我的身上冷漠的吩咐道:“站直。” 

    我没有听他的话,仍旧趴在他的身上,我撒着娇说:“二哥对不起嘛,你就原谅我这次好不好?再有下次你就将两个孩子藏起来不让我见!” 

    我现在没有着急的去见那两个孩子,说明在席湛和孩子之间席湛是排在第一位的,他是我心爱的男人,生下他的孩子我感到幸福、喜悦! 

    我很爱那两个孩子,特别特别的爱! 

    可我更爱他们的父亲。 

    那是我的心之所向。 

    我不知道席湛听没听进去我的话,不过他没有再喊我站直身体,而是拿起毛笔在白色的宣纸上面突然写下了席允以及席润四个字。 

    我心里隐隐的有了猜测,僵着身体问:“这是什么?” 

    席湛低沉充满磁性的声线解释道:“席允,小狮子的名字。” 

    我顺着席湛的话问:“席润是小狮哥哥的名字?” 

    原来席湛都为两个孩子取好了名字! 

    我心里升起一股暖意,双手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脖子,忍不住心底的情谊流露道:“谢谢你二哥,对不起,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或许是我搂的他太紧,亦或许是他还没有原谅我,他漠然的吩咐我松开他,但我没有答应,特别厚颜无耻的将自己塞进了他的怀里! 

    因为元宥曾经说过对付席湛就是要主动、厚脸皮! 

    席湛猛地后退了两步,眸光略有些含笑的望着我。 

    他拧着一双好看的眉问:“谁教你的这些?” 

    我咬住唇沉默,见我一副死气不来的样子席湛直接转身离开了书房,我赶紧追在他的身后紧紧地尾随着他,像一条小狗似的生怕把自己的主人一不小心的跟丢,好像曾经的他还刻意停下了脚步等我。 

    席湛下了楼,我也下了楼。 

    席湛去了厨房,我在厨房门口盯着他。 

    其实我始终都没有解释清楚我和顾霆琛的事情。 

    所以不怪他不原谅我。 

    但我心底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席湛做了一碗乌冬面,还做了两个三明治。 

    随后他倒了一杯牛奶拿了一个三明治上楼。 

    离开之前我小心翼翼地问他,“二哥你不吃面?” 

    他顿住脚步回我道:“突然不饿了,你吃吧。” 

    他肯跟我说话已实属不易。 

    我端着乌冬面上楼进卧室,将碗放在席湛的面前。 

    他皱了皱眉,嗓音不悦道:“怎么在卧室里吃饭?” 

    我下意识的回他说:“二哥也在房间里吃三明治啊。” 

    席湛:“……” 

    话一出口我心里就特别后悔! 

    好在席湛的面色未变,我坐在地上开始吃面,刚吃了没几口他的手机便响了。 

    他当着我的面接通,一如既往冷漠的问道:“何事?” 

    “我们都斗了十几年,过几天要不要来参加我的婚礼?” 

    这个声音很熟悉…… 

    我听见席湛反问:“不怕成了葬礼?” 

    “正好,把你给葬了!” 

    我想起这个声音是谁了!!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