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md288落霞妙读《最难不过说爱你》无删减完整版【顾霆琛时笙】第265章 我的醋心

2020-02-13 23:51 来源 : 未知
    席湛极少喊我的名字,更极少的如现在这般质问我,曾经无论我犯什么错他从不责怪于我,甚至让我错觉他是一个不会有悲喜的男人。 

    可我忘了,他终究是个凡人。 

    凡人定然是有七情六欲、喜怒忧思的。 

    我感受到他心底的委屈,忽而之间特别心疼他,一时之间忘了自己身体的状况,伸出手想要去拥抱他精壮的腰,可正当我要伸出手时席湛突然转身退回到之前那个位置,拿起毛笔专心致志的写着大字。 

    我蠕动着嘴唇想要开口打破我们之间的沉默,席湛却先我道:“孩子是你拿命换的,我没有留着的资格,你要见的话就联系尹助理。” 

    他竟然轻而易举的将孩子还给了我!! 

    无论我们两人的关系如何,眼前的男人似乎从未为难过我。 

    席湛又恢复到了他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似刚刚那个质问我的场景从不存在过一般,我心底升起沉沉的失落感以及不知所措。 

    此时此刻我应该跑去找那两个孩子的,可是脚底下跟生了根一样屹立不动,席湛偏眸看向我,嗓音冰冷无度的问:“还有事吗?” 

    我怔怔的摇摇脑袋说:“没事。” 

    “既然如此,那便离开吧。” 

    席湛这是在下逐客令。 

    他现在开始对我下起了逐客令。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转身离开,下楼,打开别墅的门,可当我看见守在门口的女人时我脸色特别苍白,低声问道:“席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席诺身着一身白色的貂毛大衣,而里面兜着一件黑色的旗袍,衬得她身体修长又性感,而她白皙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一枚翠绿的镯子。 

    席诺很漂亮,是典型的江南水乡边生长的古典烟雨朦胧里的女人。 

    她的气质令我羡煞,她对爱情的执着令我敬佩。 

    席诺微微笑道:“时小姐,我来找阿湛。” 

    我抿了抿,心底忽而升起一丝浮躁。 

    席诺邀请问我,“要和我走走吗?” 

    看样子席诺是有事要和我说。 

    我和她一起离开了别墅,沿着不远处的河道一直散着步,她耐心极好,我们走了大概七八分钟她才出声说道:“我感到特别的无力。” 

    我偏眼盯着她不明所以的问:“什么?” 

    席诺的头发又黑又长,卷成了大波浪披在她的身后,显得她原本精致的脸又小又苍白,一般男人见了心底都会升起一股保护欲。 

    “时小姐,我深爱阿湛已经多年,曾经笃定的以为他会是我的丈夫,是我席诺的私人财产,可现在……我发现他从始至终都不属于我。” 

    这不是她早就明白的事吗?! 

    在爱情的这条路上不分先来后到! 

    更何况她当初只是席湛的未婚妻! 

    席湛对她从未有过其他的心思。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危她,毕竟我是她的情敌。 

    席诺深深的吐了口气道:“其实从阿湛当着众人的面将你从教堂抱离的那刻起我便明白了他的心意,因为在我对他的了解中,那是他第一次那样肯放低自己弯下腰的去抱一个女人!其实从那时开始我便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彻底的失去了他,可是我这心底仍旧是不服输的!” 

    我最怕的就是和席诺聊天,听她说一些对席湛的执念。 

    说给我听做什么?! 

    难不成我会祝福她? 

    甚至把自己的男人分享给她? 

    自己的男人…… 

    貌似席湛现在和我还是分手的状态。 

    也就是说席湛此刻是自由身。 

    席诺突然提议道:“时小姐,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公平竞争吧,倘若这次我仍旧失败,我愿意放下对他的爱消失在你们的面前。” 

    河面上的风吹过来冷的我身体抖了抖,身上开始发痛,是冷的痛,我用手搓搓胳膊道:“抱歉,我不和你做这种无聊的赌约!不过我尊重你对席湛的情谊,仅此而已,所以你别拖上我为你承诺什么!” 

    她喜欢席湛的事与我无关,她想要追席湛亦与我无关,我根本不可能跟她做这个无聊的赌约,因为于我而言没有半分的好处。 

    我才不会那么傻的将自己陷入绝境! 

    闻言席诺怔了怔,她突然笑开说:“时小姐真是冷酷又无情,难听一点道就是油盐不进,只会将自己处于极佳的位置,席诺佩服不已。” 

    我勾唇说:“席小姐,你和席湛的事我不予评论。” 

    我现在哪儿有什么资格评论?! 

    席诺和我聊不下去,索性和我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我知道她要去找那个在书房里写字的男人。 

    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点不舒服。 

    荆曳见席诺离开,他上前给我披上一件大衣。 

    我吐口气问:“席诺漂亮吗?” 

    荆曳以男人的眼光回我,“很漂亮。” 

    我接着问:“是你心动的类型吗?” 

    闻言荆曳讪笑道:“我哪敢对席小姐有非分之想啊。” 

    我斜眼望着他怒其不争道:“我只是问是不是你心动的类型。” 

    荆曳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坦诚道:“肯定是的。” 

    我下意识说:“那应该也是席湛心动的类型吧。” 

    一侧的荆曳胆子大到反问我道:“家主这是吃醋了?” 

    吃醋?! 

    我正想批评荆曳几句,他先我又道:“席先生和席小姐认识多年,要是能心动早就该心动了,不过之前他们并没有机会独处过,席湛对席小姐更没去了解过,但现在两人共处一室难免会擦枪走火。” 

    我:“……” 

    我心里被荆曳的这几句话突然堵的很难受。 

    荆曳摸清我的心思,继续乘胜追击道:“我知道家主是担忧自己的身体状况,可医生说过你的身体恢复的很好,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家主既然担忧席先生应该去瞧瞧,免得被席小姐趁人之危哦!” 

    我的病情…… 

    其实我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敢接近席湛。 

    那天晚上我的身体状况比现在更严重,可我还是决定去见席湛,要不是中途昏迷我就见到了他,我们两人的关系应该和以前一样和睦。 

    我现在不敢,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天晚上的事。 

    那晚顾霆琛吻我,照片里的我睁着眼睛没有拒绝! 

    所以我该怎么给席湛解释我在意识清晰的状态下没有拒绝顾霆琛的呢?! 

    我总不能告诉他说我是因为病重才被顾霆琛有机可乘吧? 

    这样他知道我了的病情只会徒增忧虑。 

    还有今天白天我和顾霆琛的对话…… 

    内心深处的烦忧事一大堆,很多事情我都没有想明白,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我往来的方向而去回到了席湛的家门口伸手输入密码。 

    推开门我脱掉鞋子在门口踌躇不决,一侧的荆曳塞着我的心说道:“家主,我是男人,即使我有心爱的女人,我也耐不住其他女人的勾引。” 

    他这是在暗戳戳的比喻席湛。 

    闻言我赶紧匆匆的上楼。 

    压根就忘了席湛从不是轻易动心的男人!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