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wen025/名文阅读《最难不过说爱你》完结版阅读【顾霆琛时笙】第264章 孩子在席湛那儿

2020-02-13 23:48 来源 : 未知
    似是戳到顾霆琛的痛处,他脚步发虚的后退了一步,一向坚硬的男人此刻满眼通红的望着我,我心里憋屈道:“你真是太过分了!!” 

    顾霆琛真的是欺人太甚!! 

    见我难过成这个模样,顾霆琛忙嗓音低低的哄着我道:“笙儿,先顾眼前的事好吗?” 

    眼前的事就是孩子的事。 

    我急匆匆的跑开,顾霆琛跟随在我的身后,我刚要上车他喊住了我的名字,“笙儿。” 

    我没有理他就开车走了。 

    走了没几分钟我就将车停在路边给叶老爷子打电话,他没有接,我便快速回到别墅找到荆曳,跟着他坐直升机直接抵达了山顶别墅。 

    顾霆琛的那个别墅里依旧其乐融融,五六个孩子扎堆玩,可我没有看见那对龙凤胎。 

    或许是在别墅里吧。 

    我忐忑的走近别墅,保姆发现了我,她抱着一个婴儿过来同我说道:“这就是小蝎。” 

    眼前的孩子不过三四个月大。 

    我抿了抿干涩的唇瓣问:“小狮呢?” 

    保姆解释说:“不太清楚,因为我过完年来这的时候就没见小狮和她哥哥,我问过夫人,她说两个孩子现在跟他们的父母住在一起。” 

    我心底一颤,他们的父母…… 

    我着急的问:“在A市吗?” 

    保姆摇摇头道:“我不太清楚。” 

    我急迫问:“叶老爷子在家吗?” 

    如今得知大狮和小狮是我的孩子,我心里的喜悦快被淹没了,想要急迫的见到他们。 

    我想抱抱他们,摸摸他们的小脸蛋,捏捏他们的小手,像寻常妈妈一样给他们喂奶。 

    喂奶…… 

    我早就断奶了。 

    我连喂他们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我心里全都是失落感。 

    “没呢,叶老爷子还在A市呢。” 

    我现在联系不上他,询问不到孩子的下落,我接着问:“你家夫人呢?她在家吗?” 

    “叶夫人明天才到这里。” 

    我现在知道了两个孩子的下落哪儿能等到明天啊? 

    我转身吩咐荆曳道:“准备去A市。” 

    我跟随荆曳他们到了A市天色已经很晚了,我到叶家找到叶老爷子时他正在吃晚饭。 

    见我来他脸色很困惑,我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他要孩子,他犹豫的回我,“孩子不在这。” 

    我心里一咯噔,“在哪儿?” 

    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一周多前被席湛的人带走了。” 

    我错愕问:“什么意思?” 

    难道席湛早就知道孩子的事?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没告诉我? 

    他明明知道我是如此的在意他们!! 

    叶老爷子道:“孩子在席湛那儿。” 

    我反应过来,“谢谢你。” 

    我不太清楚顾霆琛为什么会把孩子给叶家抚养,但叶老爷子帮我照顾了这么久的孩子我该说一声谢谢,何况他还告诉我孩子的下落。 

    我和荆曳匆匆的离开叶家,在直升机上他告诉我席湛的下落,“席先生在芬兰艾斯堡。” 

    席湛怎么又跑到芬兰去了! 

    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芬兰。 

    我问他,“就席湛一个人?” 

    荆曳回我,“不太清楚,只查到这个。” 

    我上次被克里斯抓出了心理阴影,所以心里的戒备心很重,吩咐荆曳注意安全。 

    我们赶到芬兰艾斯堡花了四五个小时,本地的时间正好是我去找叶老爷子的时间。 

    芬兰难得没有下雪,席湛的别墅里灯火通明,而门口守着的都是席家派来保护我的人。 

    我犹豫不决,但心底又想念孩子。 

    我鼓起勇气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我,我清楚席湛此时此刻是不会搭理我的。 

    我想了一会儿给元宥发消息。 

    “三哥,拉我进群好吗?” 

    元宥回我,“怎么又想通了?” 

    我拜托道:“我求三哥了!” 

    元宥拉我进了群,我在群里艾特了席湛,发消息道:“二哥,芬兰的这个天有点冷。” 

    他仍旧没有理我。 

    我又发道:“二哥,我冷。” 

    席湛一向心疼我,所以当着他的那些朋友示弱认错,应该会让他的心里柔软一点吧! 

    席湛仍旧没有回我的消息。 

    我眼眶湿润的眨了眨眼,突然觉得芬兰的风很大,没有下雪的天比下雪的天还要冷。 

    腹部上的伤口又隐隐作痛。 

    我想继续在群里发消息,没想到谭末突然在群里发了个视频,是我白天跑到顾霆琛公司门口打了他一巴掌的视频! 

    可这并不是关键! 

    关键是我说的那些话! 

    我说的那些话看似绝情实则…… 

    实则藏着我曾经对顾霆琛的种种情意。 

    这无疑是对我和席湛的关系火上浇油! 

    席湛肯定更不愿意见我了! 

    可现在孩子在他的手上!! 

    我必须要见到他!! 

    我心里非常烦躁,元宥此时在群里说话,“你瞎发什么呢?信不信我踢你出群?” 

    元宥很刚的维护着我! 

    群里突然死寂,就在我以为席湛真不会见我的时候,他在群里发了消息,“9977。” 

    元宥懵逼问:“二哥什么意思?” 

    他们不清楚,可我清楚。 

    席湛终究心软了。 

    我赶紧输入别墅的密码,推开门进去看见大厅里空荡荡的,我脱下鞋子光着脚忐忑的上了楼,在书房门口看见正在写书法的席湛。 

    男人微微的垂着脑袋握着毛笔认真的写着大字,神情专注又冷酷,令我欲罢不能! 

    我轻轻的喊了声,“二哥。” 

    他沉默寡言。 

    我又乖巧的喊了声,“二哥。” 

    他沉默是金。 

    我清楚他在生我的气,我此刻的目的又不纯,只想问他孩子的下落,我想见见他们。 

    只要让我见见他们即使不让我带走也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因为我不配做他们的母亲。 

    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又怎么配呢? 

    我忍住情绪说:“抱歉,二哥。” 

    那天晚上终究是我失约了。 

    他忽而搁下毛笔问,“错哪儿了?” 

    席湛目光如炬的望着我,我心底微微的颤了颤,垂着脑袋不敢说话,心里怕他的要命! 

    见我没说话,席湛迈开长腿过来站在我的面前,他很高大,整个人都笼罩到了我。 

    他伸出两根手指直接掐住了我的下巴迫使我的目光对上他漆黑深沉的双眸。 

    他固执的问:“告诉我,错哪儿了?” 

    席湛第一次对我做这么轻佻的动作,我怔神的望着他,听见他嗓音冰冷的砸到我心尖道:“你以为我的心里没有底线任由你一次又一次的试探吗?你以为我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你吗?你以为我席湛便是这么的廉价吗?” 

    席湛的话语间都透露着不会原谅我的讯号,我想解释什么,但突然间无从下口。 

    我怔了好久问:“孩子呢?” 

    他猛的松开我,脸色阴沉的问道:“所以没有那两个孩子你连这里都不会踏入一步吗?”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