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居书坊《重生为君》最新免费章节【赵洞庭颖儿】297.岳玥受创

2020-02-13 23:42 来源 : 未知
    宋碧涛神色微凛,不顾旁边副将难看的脸色,向着赵洞庭拱手作揖。

    这一揖,揖去他心中和宋朝廷的所有瓜葛。

    然后,他豁然举起手中红缨枪,喝道:“众将士,随本将军冲杀!”

    双腿猛夹马腹,宋碧涛的战马率先向着绣江镇土墙冲来。

    土墙中间,那残破的城门楼子看似根本经不住任何的冲击。

    这种小镇,实在是太过残破了。

    但是,当武鼎堂的供奉们开枪时,元军赫然发现,要破这区区的绣江镇,都是那般为难。

    “不要伤那元军主将。”

    乐无偿高声呼喊,拱卫在赵洞庭的身旁。岳?也在,此时赫然穿着那件紫衣,神色清冷。

    以前她常常穿着黑衣,从未见过她穿这样丝质的紫衣,竟是漂亮非凡,看起来很有几分惊艳,便像是那紫罗兰般,魅惑中带着冷艳,冷艳中又带着惊艳。

    连赵洞庭,都忍不住多瞧她几眼。

    只是,这眼神被岳?瞥见,自然没能换到什么好脸色。

    冲向绣江镇镇门的元军尚且还离着镇门有数百米远,就已是接连不断有人中枪,摔下马去。

    现在武鼎堂中已是有不少高手将枪法练得极为不错。

    区区两千元军,而且并非全部是骑兵,想要冲破武鼎堂的防守,显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宋碧涛驰马在最前,嘴里不断呼啸,但周围却是不断有士卒摔下马去。

    许多子弹从他旁侧急窜而过,都刻意躲着他。

    宋碧涛意识到是这些宋军故意不想伤他,心中不禁又是有些复杂。

    这是皇上的意思么?

    在密集如雨的枪声中,他麾下的两千军卒还未冲到绣江镇大门前,就已经是折损惨重。

    而这个时候,在土墙内的武鼎堂不少供奉们已经又是拿出轰天雷,准备抛掷出来。

    宋碧涛心里很清楚,要以自己这两千人马,攻下绣江镇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是直到这时,他才忽然意识到,杨帆让他为先锋大将,或许并不是安的什么好心。

    两千军卒攻绣江镇,面对火力如此强大的宋军,简直是个笑话。

    就在离绣江镇北面不远处,杨帆还有大军驻扎,他为何不让那些军卒也前来进攻绣江镇?

    他分明是想借刀杀人。

    想清楚这点,宋碧涛心中顿时对杨帆也是暗恨起来。

    说是佯攻,可宋军火器射程这么远,如何佯攻?

    宋碧涛自然不愿死在这里。

    看着周遭士卒们已是心生怯意,他猛然喊道:“撤退!撤退!”

    兵败而回,很可能会被杨帆借机发难。但是,总好过将这两千军卒全部葬送在这里。

    在他旁边,那副将率先拨马。

    他早就怕了。

    那些土墙内的宋军一打一个准,真让他担心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神龙铳给放倒。

    元军士卒们也是如潮水般向后退去。

    这是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乐无偿见元军退却,问赵洞庭道:“皇上,要不要生擒那元军主将?”

    从赵洞庭让他下令不要伤到宋碧涛的那时候起,他就知道赵洞庭应该是对这元军主将起爱才之心了。

    这年头,能为百姓而战的将军,都是好将军。宋碧涛的胸怀,无疑要超过极大多数人。

    赵洞庭有些意动,道:“会不会太过危险?”

    然而话音才刚刚落下,旁边岳?就已经是窜身而出,往镇外追去。

    一席紫衣如烟。

    刚出镇门不远,岳?便翻身跃上一匹战马,向着宋碧涛追去。

    赵洞庭愣住。乐无偿也是哭笑不得。

    他们可真没想到岳?竟然如此积极,而且如此果断。

    元军溃卒在奔逃间向着岳?放箭,却都被她用宵练拨开。

    以岳?剑法之快,手腕翻飞间,几乎瞧不清剑的痕迹。

    而这时,在不远处的颇为隐秘的地方,有人眼中放出亮晶晶的光芒。

    明珠公主图兰朵。

    大鹰爪黄粱策和双刀客仍是忠心守护在她旁边。至于她怎么会离开也速儿大军,到这绣江镇来,向来鬼灵精怪的明珠公主自然有她的办法。

    她眼睛灼灼盯着出镇的离歌,道:“公公,去将这女子拿下。”

    她刚刚可是亲眼看着赵洞庭和宋碧涛对话的,而且看到离歌始终都站在赵洞庭身旁。

    这个漂亮的女人,应该是宋帝颇为亲近的人吧?

    就算不是亲近的人,能和乐无偿并肩而立,想来也是宋朝重要人物。

    上回在自杞很可惜没能擒住赵洞庭,这可始终让从没吃过亏的明珠公主耿耿于怀。

    她很想快些找回点场子。

    黄粱策面色不见悲喜,只道:“公主,宋军人多。老奴要是冲出去,可就暴露我们藏身之地了。”

    明珠公主很是不以为然,“暴露又怎样?难道他们还能追得上本宫的汗血宝马?”

    她眸子微微瞥向黄粱策,带着轻蔑,“公公该不会没有把握擒住这女子吧?”

    黄粱策在元朝中的确颇有名号,但在受宠的明珠公主眼中,他无疑仍旧是个奴才。

    宦官,没有被外放的宦官,那就是皇室的奴隶。

    黄粱策仍旧很是淡然,“公主放心,老奴定然拿下这女子,为公主解气。”

    以他的城府,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明珠公主跑到这,是想对宋帝还以颜色?

    他走到后头些,翻身上马,驰马从山坡后冲将出来。

    而乱军之中,赵洞庭他们的视线被元军溃卒所挡,并未能瞧见黄粱策这骑快马。

    黄粱策从侧面冲入到宋碧涛的乱军之中,忽地跃起,双足接连踩在马背上,或是溃卒的肩头,身形飘忽,以极快的速度掠向岳?。

    岳?双眼始终盯着宋碧涛,直到黄粱策到近前十余米,才发现这位高手。

    她俏脸上不禁是露出惊色来。

    黄粱策衣袂飘飞,身形极快,光是从这点,就已经能够看出来他内功不凡。

    而岳?,还不过是最为寻常的上元境。

    她瞬间意识到自己可能并非是黄粱策的对手,拨开射到近前的箭矢,就勒马想要往后退却。

    然而,黄粱策衣袂翻飞间,荡开许多箭矢,只是在短短几个瞬间便已掠到她近前来。

    岳?这时候才刚刚拨马调头,感受到后头极为雄浑的气劲,咬牙回身抽剑刺去。

    叮的声响。

    黄粱策面无表情,竟是以手掌握住岳?的宵练剑剑尖。

    大鹰爪的鹰爪功之精神,可见一般。他这双手,已是练得如同钢铁。

    “不好!是黄粱策!”

    乐无偿他们这时终于注意到黄粱策,乐无偿惊呼,连忙向着镇外掠去。

    赵洞庭那日虽然中毒针晕厥过去,但事后也听乐无偿说起黄粱策的威名。此时听乐无偿说这阴测测却功力极高的老头就是黄粱策,他心中亦是大惊,见乐无偿掠出,连忙喊道:“快去相助岳殿主!”

    他真担心岳?出什么事。

    立刻有数十武鼎堂中元境高手从土墙内跃身而出。

    而岳?,还在和黄粱策交手。她虽是上元境高手,却较之黄粱策这样的老牌高手还有差距,短短时间内已是左右难支。

    赵洞庭凝着眉头,却是忽地想到什么。

    他不再看那些溃散的元军士卒,而是向着周围的土坡看去。

    黄粱策之前并未在军中,这点他可以肯定。也就是说,黄粱策是潜藏在山坡后冲出来的。

    他在此,那那个以毒针暗算自己的明珠公主呢?

    想到此处,赵洞庭连忙又道:“去搜查周围土坡,遇到任何人都务必生擒下来!”

    “是!”

    又有许多武鼎堂高手往外掠去。

    赵洞庭眼神落到岳?和黄粱策身上。

    乐无偿和那些武鼎堂供奉们还在以极快的速度接近他们。

    但就在这时,却只见得黄粱策突然双手猛拍向岳?的胸口。

    岳?以宵练剑横道,竟仍是被拍得倒飞出马背去。尚且在空中,就已是有一股殷红的鲜血喷出口来。

    “岳殿主!”

    乐无偿大喊,掠身接住岳?。低头看去,岳?已经昏迷。

    他抬头,看向黄粱策,“堂堂大鹰爪,竟然以如此歹毒的手法对付个小姑娘,当真恬不知耻。”

    黄粱策充耳不闻,只当没有听到,转身便又向后头掠去。

    明珠公主的命令,是拿下岳?。活擒,和取她的性命,都能算拿下不是?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