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书盟《重生为君》全文免费版【赵洞庭颖儿】296.百姓君王

2020-02-13 23:40 来源 : 未知
    战争总是让人猝不及防。

    当赵洞庭还在绣江镇防范着东面虎视眈眈的蒙托大军时,镡津城内终于也是有元军出城,往西而去。

    而恰恰,宋碧涛是他这支出城军队的先锋大将。

    先锋大将素来都是个极为危险的军职,因为作为先锋,最可能面对敌军的迎头痛击。

    当日,宋碧涛擅自给邓字甲、李鹤两人“送行”,其后到也速儿面前请罪,这的确让得对邓字甲、李鹤两人还抱有希望的也速儿勃然盛怒。原本她是打算杖责宋碧涛,但这个时候,杨帆突然出声为宋碧涛求情,让他为自己麾下先锋大将,将宋碧涛给保下来,免受了杖责之苦。

    宋碧涛被剥夺军粮官之职,调拨到杨帆麾下。

    但杨帆此举,显然绝非好心。

    那日在牢里,从宋碧涛和李鹤两人对话中,他已经看清楚宋碧涛是何种性格的人。这样的人,虽然曾经同为宋将,但杨帆很清楚,宋碧涛以后绝对不会和他对路。自己主动投元,显然会被宋碧涛这样的人鄙夷,甚至心存记恨。

    说到底,李鹤、邓字甲两人都是因他而死。

    既然是潜在的威胁,何不早日除之?

    杨帆这样的人,为搏前程,可以说是任何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他让宋碧涛为先锋大将率先出城,赶往绣江镇侧,以求和蒙托对宋军形成夹击之势。可是,却只派给宋碧涛仅仅两千军卒,这不是让宋碧涛去送死,又是做什么?

    他也不担心宋碧涛会投宋,毕竟,宋碧涛已经在元朝这么多年。要投宋,他也不会等到现在。

    而且,宋碧涛这样的人心中是很有坚守的。这点,杨帆看得很清楚。

    只可惜的是,宋碧涛却未深思到杨帆的歹毒用心。

    他到现在都还颇为诧异杨帆那日竟会在也速儿元帅面前保下他,甚至,这让得他对杨帆的鄙夷稍微缓和下来。

    他率着两千元军出城,真的老老实实赶往绣江镇而去。

    杨帆紧随其后命八万大军出城,沿着郁江安营扎寨,并且向绣江镇合围。

    如此,又过两天。

    各师部都已经将降卒送到绣江镇,押到那江中孤岛上去,而后又各自折返。

    宋元双方之间并没有什么战事,元军只是不断行军。而宋军,也没有逮到好的机会。

    这日夜里,赵洞庭正在房间里修习房中术,文天祥从外进来。

    刚进屋,文天祥便道:“皇上,元军又有动静。杨帆那贼子麾下的先锋大将宋碧涛率军两千已在滕、浔、容三州交汇处驻扎,距离我军已经短短不过半日路程。且镡津县内数万元军也已往西赶到浔州边境处,有往南向宋碧涛靠拢的迹象。”

    赵洞庭的头和脚分别搁在两把椅子上,中间悬空,正在练腰腹之力,听到文天祥这话,匆匆站起身走到房间内的沙盘旁,又插下几根小旗子到沙盘上。脸色微变,偏头看文天祥,“梧州城内的元军呢?”

    文天祥道:“梧州城内元军大部赶到岑溪,现在也在向绣江镇移动。”

    他也看着沙盘,道:“皇上,元军难道是想先攻取我们?”

    赵洞庭又默默插下几根小旗子到沙盘上,脸色却是变得极为难看。

    在他插下这些小旗子后,从沙盘上,已然明显可以看得出来,元军已对滕州形成合围之势。

    此刻的恍然大悟,让得赵洞庭背后冷汗涔涔直冒。

    坚壁清野!

    这可不就是坚壁清野么?

    他没有想到,元军中竟然会有人能够想出这种对付游击战术的法子来。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元军包围整个滕州,只要步步围拢,在滕州境内的宋军根本就无处可逃。

    虽然绣江镇处在滕州边缘,眼下还有时间撤军出去,可是,赵洞庭又如何撤军?

    他若是撤掉,那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元军步步将南宋的军队剿灭了。

    他终究还是发现得太晚了。

    赵洞庭在这时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全然落入被动。

    他不敢再有半点迟疑,匆匆对文天祥说道:“军机令,赶快传令各军,让他们速速向绣江镇聚集。”

    文天祥这个时候也是看出来些不对,惊呼道:“元军是想合围我军?”

    当下他也不敢怠慢,连忙向外跑去。

    赵洞庭看着沙盘,脸色极为沉重。元军合围之势已成,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叫各军汇聚,是否还来得及。

    而仅仅就在翌日,战争便再度打响了。

    在绣江镇南面的蒙托趁夜行军,于黎明时分,从绣江镇的难免对绣江镇发起进攻。

    天色才刚蒙蒙亮,绣江镇南面矮墙上,号角声突然响彻起来。

    城内军营中,宋军将士们匆匆各自从营帐内翻起来,穿戴甲胄往外跑去。

    赵洞庭在房间内也是猛地翻身而起,跑向府衙正殿。

    他才刚到,文天祥便也赶来了,“皇上,蒙托率军五万,从南面进攻我绣江镇。”

    五万?

    赵洞庭脸色又是微变,“看来元军在东面已经彻底形成合围之势了。”

    蒙托大费周章地舍近求远,从南面进攻绣江镇,无疑是想将赵洞庭他们也逼到包围圈内。

    赵洞庭这时已是无比肯定元军的意图,沉声道:“军机令,让军卒们务必守住这绣江镇。在各集团军部和师团部未赶到绣江镇以前,绣江镇不容有失。不然,我大宋此役大势已去。”

    文天祥领命,却并未走,又道:“皇上,那江中孤岛上的那些降卒?”

    赵洞庭道:“管不得了。若是元军愿意分兵去孤岛,那便由他们去罢!”

    文天祥便不再多说,又往外跑去。

    赵洞庭手指叩击着桌子,怔怔出神。

    此时绣江镇内有他两万多军卒,元军虽有五万,但他倒也不觉得元军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夺下绣江镇。他现在担忧的,是那些集团军部和师团部,能够在什么时候赶来绣江镇。而且,他们在路途中能够顺利吗?

    等不多时,他还没离开大殿,又有士卒前来禀报,跪在殿外,“皇上,西面也有两千元军前来夺城。”

    赵洞庭回过神来,摆摆手,道:“朕知晓了。”

    说罢,他走出殿外,对守护在殿门口的乐无偿道:“前辈,随朕去迎战元军。”

    文天祥率着城内大部分军卒都已经到南面抵挡蒙托,这时候分兵去西面,显然不利。

    “是。”

    乐无偿没有多说,立刻带着赵洞庭前往武鼎堂供奉们在镇子里驻扎的地方。

    过十余分钟,赵洞庭率着近千武鼎堂供奉们手持神龙铳,腰系轰天雷,赶往绣江镇西面。

    这个时候,绣江镇南面早已经是炮响连天了。

    飞龙军卒齐聚,总共八百掷弹筒,军中还有无数轰天雷,这无疑够蒙托那些元卒喝一壶的。

    连元军的鼓响声,都在这炮火声中变得几不可闻起来。

    赵洞庭率着武鼎堂供奉们到西面城墙时,宋碧涛刚好率着两千士卒赶到城下。

    相较于南面的声势浩荡,这边的阵势无疑要小得多。

    绣江镇土墙仅仅不过一米多高,赵洞庭站着,脑袋还能露在土墙上头。

    武鼎堂供奉们双手撑在土墙上,杆杆神龙铳的枪膛伸在土墙外头。

    赵洞庭看着城外元军,放声喊道:“来将何许人也?”

    宋碧涛驰马立在军前,看着土墙上严阵以待的颗颗脑袋,喝道:“元将宋碧涛。”

    其实赵洞庭知道是他,这些天已经收到探目情报。这个时候只不过是故意发问而已。

    见宋碧涛答话,他眼中露出些许希望,道:“宋碧涛,你本是宋将,为何降元,还率军来攻朕?”

    军前宋碧涛惊讶万分。

    他自然没有想到,此时和自己对话的,竟然会是宋朝的小皇帝。

    这么多年来,他对南宋,其实还是怀着情感的。若不然,他也不会恨以前的宋帝那样的不作为。

    他降元,可以说是为百姓,也可以说,是因为对以前的腐朽宋廷彻底失望。

    如今,大宋在赵洞庭的治理下又有兴盛之像,这无疑让得他的心头也是有些复杂起来。

    特别是李鹤在牢狱中的那些话,至今都还好似在他耳边回响,让他夜不能寐。

    宋朝腐朽,他降元情有可原。可现在宋朝充满活力,他却还在为元朝征战。

    这样做应该么?

    连宋碧涛自己,都觉得不该。

    可是,他已经身为元将多年,而且,这些年来,在元朝廷中,他也并未受到什么委屈。甚至,元帝忽必烈宏图大志,英明神武,还让他看到泱泱帝国的兴盛之景。若是灭宋,天下大同,他觉得天下能够在忽必烈的治理下再复欣欣向荣之景。

    为整个天下,他觉得自己应该助元灭宋。而因心中忠义,他又觉得自己不该攻宋。

    曾经在襄阳城的艰难选择,如今再度摆在宋碧涛的眼前。

    这让得他许久许久都没有说话。

    直到旁边副将轻轻哼出声,宋碧涛才微微闭眼,大声喊道:“罪臣宋碧涛,为天下兴盛而来。”

    短短的这句话,却好似用尽他浑身的力气。

    他的眼神,在这刻也坚定下来。

    不得不说,杨帆真是看人极准。宋碧涛最终,还是站在了宋朝的对立面。

    赵洞庭在土墙内听他自称罪臣,又说为天下兴盛而来,眼中露出些微复杂之色。

    他想到在?州的时候,乐婵和乐舞两女刺杀自己,也说是为天下百姓。

    现在宋碧涛这句话,和当时何其相似?

    他偏头看向旁边乐无偿,道:“前辈,等下若是开战,这个元将不可杀。”

    “好。”

    乐无偿点头。

    赵洞庭又看向外头,“若是如此,那便战吧!”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