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书楼shanyueshulou《重生为君》完整版限时免费【赵洞庭/颖儿】第388章往龙虎山

2020-02-12 11:52 来源 : 未知

  山月书楼shanyueshulou《重生为君》完整版限时免费【赵洞庭/颖儿】第388章往龙虎山

  龙虎山位于江南东路饶州安仁县,从雷州过去,免不得要经过广南东路、江南西路两地。

  路途说远,也不是很远,但说近,亦不是很近。

  于赵洞庭而言,最大的阻碍还是途中的元军。

  元军攻占江南东路近二十年,现在江南西路、江南东路等地仍在元朝的统治之下。

  元朝更名江南东路等地为江浙行省,于元朝地名而论,安仁县隶属信州路。

  赵洞庭要前往龙虎山,途中必然要经过不少元朝统治的城池。这注定他不能够大张旗鼓。

  而为防止有心之人时刻在宫外盯着,赵洞庭和洪无天、许夫人三人更是借着内务府出去采买的车马出宫,而后在闹市中下车,很快隐匿到人群中,向着北城门而去。

  沙场上的战争歇止了,但各方势力的斗争却绝不会因此而停止。

  可以想象,海康县作为现在行宫所在之处,乃是宋朝政治中心,定然有元、大理等势力的不少探子盘踞。这些探子未必有实力能将赵洞庭怎么样,但若是消息传递出去,这些势力在他前往龙虎山的路上伏击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洪无天、许夫人虽强,也并非天下无敌。

  而且,这世上杀人的办法实在是太多。武力高,并不代表就不会阴沟里翻船。

  声声吆喝在海康的街道上响着。

  有不少百姓挑着担,在大街旁侧贩卖些小事物。

  海康初显繁华。

  赵洞庭乔装打扮成百姓,和洪无天、许夫人两人就这般穿梭在闹市里。

  洪无天、许夫人两人并肩走着,眉目间可见恩爱,看起来,赵洞庭倒像是他们的儿子。

  两人武功精深,洪无天在和许夫人结秦晋之好后,也不再像以前那般不修边幅,看起来也就五十来岁的模样。许夫人更是显得年轻,还颇有风韵。说赵洞庭是他们老来得子,想必也没有人会怀疑。

  到北城门时,约莫是下午丑时将过。

  但即便是这个时候,仍有些百姓正往城外而去。

  这些百姓却是牵马,或是牵驴,或是乘着马车,拖家带口,成群结队,正是要回故地的百姓。

  人群以那几辆马车为中心,经过盘查后出城,缓缓向北。

  在队伍前头和中间,可以见到持着各式武器的护卫。

  那些跟随在马车旁侧的百姓们,显然就是冲着这些护卫来的。

  广南西路虽然尽入宋朝之手,但短短时间内,匪患还是没能被全部消灭,各地仍旧有劫匪为祸。

  没得武艺的百姓想要孤身穿行上千里,又没钱请护卫,便只能跟着这些富贾之家。

  赵洞庭、洪无天、许夫人也跟在后头。

  偶尔和人群中有的百姓眼神对视,大概都会带着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同是天下流落人,便好似他乡遇故知,还是很有些亲近感的。

  有待嫁闺中的姑娘见赵洞庭生得俊俏,又有股气质,偶尔对视,还会害羞地偏过头去。

  洪无天和许夫人两人脸色古怪,轻笑后,洪无天轻声道:“公子,要是再过些天,你说会不会有人来向我们提亲?”

  赵洞庭哭笑不得。

  阳光下,人群渐行渐远。

  海康县的城门在视野中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

  而那些马车里的贵人们,通常是不掀开车帘的,显得清高。不过倒也没将百姓们赶走。

  至于那些护卫,个个坐在马上,也大多不会和周围百姓说笑。

  这无关阶级,说到底还是各自的底气。

  有钱的是大爷。

  有权的更是大大爷。

  人群里有个虎头虎脑的小子很讨赵洞庭的欢喜。

  这小家伙大概五六岁,不怕生,在人群中跑来跑去,哥哥姐姐,爷爷奶奶,叔叔伯伯的,嘴很甜。

  赵洞庭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些小玩意给他吃,也套出小家伙的名字,李狗蛋。

  这个名字,还真是让赵洞庭些微愕然。

  再看人群中,有对面色黝黑,很是朴实的农民夫妇对自己带着些微歉然的笑,便明白了。

  都是没文化惹的祸。

  这年头,没读过书的百姓家庭里面,取这样名字的实在太多了。

  这也让赵洞庭觉得义务教务必须尽快提上议程。

  从赵洞庭这里得到小吃后,李狗蛋便很快和他亲近了,洞庭哥哥洞庭哥哥的喊得极是顺口。

  赵洞庭又与他说些小故事,如此时间倒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夜色将临的时刻。

  马车队伍中那偌大的马车里响起颇为厚重的声音,“休息。”

  前头护卫大喊,“老爷有令,就此休息。”

  马车队便就这么停下来。

  赵洞庭数了数马车的数量,足有八辆。这显然是个枝繁叶茂的大家族。

  这大家子,少说也得有数十人吧?

  人群也跟着止步,然后就在马车队旁边各自坐下了,从包袱里拿出干粮来吃。

  这年头,拖家带口在外奔波,那就得吃苦。

  赵洞庭和洪无天、许夫人也在草原中坐下,赵洞庭眼神看向周围,神色有些复杂。

  这里就是当日和大理军厮杀的地方。

  有的地方还是支离破碎,有着不少被轰天雷炸出的坑,还有黑色的痕迹。

  这些百姓还活着,但有许多人为他们而死了。

  大概是看出来赵洞庭心情有些沉重,洪无天和许夫人都没有说话。

  他们都是见惯生离死别的人了。有些事,劝也没用,得自己经历,渐渐的也就觉得淡了。

  “洞庭哥哥!”

  李狗蛋屁颠屁颠跑到赵洞庭面前,沾满灰尘的小手递到赵洞庭面前,“父亲让我拿这个给你。”

  小手上是个干粮饼。

  花猫似的小脸上带着笑,眼睛眯着,“洞庭哥哥你还不吃饭,肯定是忘记带干粮了吧?”

  说完这话,还不忘将左手放到嘴前,用力地咬了口干粮。

  干粮饼其实很难吃,就是带着点盐味和香味,干巴巴难以下咽,但小狗蛋却吃得津津有味。

  赵洞庭回过神来,露出笑脸,摸摸李狗蛋的脑袋,“哥哥有吃的,你自己留着吃。”

  说完不忘从兜里又掏出些小吃塞到李狗蛋手中。

  李狗蛋的眼中放出了光采。

  赵洞庭也是。

  他仿佛间更为明白自己带军征伐是为什么了。

  这是中最为真实的感触。

  李狗蛋乖乖坐在赵洞庭旁边,“洞庭哥哥,你再跟我继续将白雪公主的故事好不好?”

  “好。”

  赵洞庭笑着点头。

  洪无天从包袱中拿出干粮递给赵洞庭,赵洞庭接过,边吃边讲。

  “白雪公主在森林里遇到了七个小矮人……”

  李狗蛋的父母也往这边坐近了些,对着赵洞庭讪讪笑笑,没敢太过接近。

  市井小民有市井小民的精明和眼力,他们淳朴,但也看得出来赵洞庭应该并非寻常百姓。

  哪有寻常百姓能有这位公子这样的气质的?

  漫天的红霞隐去后,夜色便渐渐笼罩下来了。

  李狗蛋缠着赵洞庭,讲完这个故事又讲那个故事,听得津津有味。

  马车旁升起十余堆篝火。

  而马车里的人,却始终都没有走下车辇来。

  护卫们拱卫在马车旁,清理出数米见方的地方,盘地而坐,不许周围百姓靠近。

  周围悄然陷入静谧。

  李狗蛋听着听着,就在赵洞庭的旁边睡着了,小小年纪就打着呼。

  他父亲亦步亦趋地走过来,将他抱回去,不忘对赵洞庭感激地点头笑笑。

  赵洞庭也回以微笑,然后躺下去,双手枕着脑袋,就这样望着星空,陷入沉思。

  嘴角那抹微笑,迟迟都没有散去。

  这个年代的空气真是清新,若是没有战争,那便是最好不过了。

  他并不知道,在离着他们仅仅数里开外,还有两人盘坐在草地上。更准确的说,是两人和一老龟。

  龟是老龟,人是在世佛无得,还有一个极为精致娇俏的小姑娘。

  无得念诵着佛经,超度草原亡魂。小姑娘百无聊奈地双手托着腮帮子,在旁边打盹。

  是乐舞。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