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运动汇《最难不过说爱你》最新章节【顾霆琛时笙】第224章 我悦君兮君已知

2020-01-19 23:47 来源 : 未知
    “我不清楚,三哥知道吗?” 

    闻言电话那端的元宥解释道:“我和赫冥他们是在他被关押在监狱里的那段时间才知道他不是席家的人,后来听尹助理说他之前就找过他的亲生父母,不过当时没有找到,只查到一丝蛛丝马迹,后面他一直忙碌欧洲势力重组的事就将这件事搁下,而我却上心的替他调查这事,前不久还真的找到了他的亲生父母,不过是一个特别普通的华裔家庭……” 

    席湛去挪威找他亲生父母的事我是后来才知晓的,而且当时我还被赫冥骗去了挪威! 

    那个木屋……席湛出生的地方。 

    我关怀问:“那席湛知道吗?” 

    闻言元宥叹息道:“我不敢让他知道。” 

    我心底略微紧张的问:“怎么回事?” 

    “那对夫妇除开二哥还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最小的也就九岁,我以陌生人的身份去过他们的家,他们一家人很和谐幸福,我还试探性的问过他们曾经的事,他们说自己的确有个儿子,但刚出生几天就丢了,我问过他们假如有一天那个孩子回来呢?他们说不清楚,应该是不认得,因为他们当初还没有结婚就生了二哥,二哥于他们而言是累赘,这几十年过去更没有什么感情,我想他们应该也怕被打扰。” 

    元宥原来怕席湛失望所以才隐瞒的。 

    我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元宥让我为其保密道:“曾经的事我不愿再跟你计较,主要是因为二哥给的这个台阶我不得不收着!” 

    闻言我笑道:“谢谢三哥理解。” 

    元宥无奈道:“又开始嬉皮笑脸。” 

    我和元宥闲聊了几句才进别墅,彼时他正在蒸螃蟹,我过去搂住他的腰将脸颊埋在他的背脊上,他察觉到我的依赖道:“黏人。” 

    我笑问他,“你不喜欢?” 

    席湛转移话题道:“替我系围裙。” 

    他难得让我做事,我找到围裙给他系上,随后他吩咐我出去让我在外面等着他。 

    可是我黏人,压根不想离开他视线。 

    我硬生生的在厨房里待到席湛做好饭,吃完饭之后我主动去洗碗,没多久在厨房里听见客厅里有动静,我趴在门口看见尹助理进门。 

    尹助理看见了我,他对我客气的笑笑,随后对席湛说道:“席先生,都准备妥当。” 

    “嗯,晚上几点宣布?” 

    “晚上八点钟。” 

    “嗯,就那样安排吧。” 

    尹助理还汇报了一些事,我见没什么感兴趣的就又回到厨房洗碗,出来的时候尹助理已经离开了,而席湛正开着笔记本处理公务。 

    我过去坐在他身边搂着他的胳膊将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他偏眼问我,“累了吗?” 

    我摇摇脑袋说:“不累。” 

    席湛继续处理着他的事情,我躺在沙发上觉得无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再次醒来时不过是一个小时后,那时席湛没有在我的身侧。 

    我起身上楼去找他都不见人,在别墅外面逛了一圈也没人,最后给他发了个短信。 

    他回我道:“在桐城市里。” 

    席湛已经回市里了。 

    我思索一番拿起一把车钥匙开车回市里,我没有去找席湛,而是特意去了一趟公司。 

    这是我第二次来席家的工业园区,谈温见我过来很惊讶,“家主,怎么不提前通知我?” 

    “没事,我就过来瞧瞧。” 

    席湛说过我需要学会如何管理席家。 

    因为这是我未来唯一的依仗和依靠。 

    而且顾澜之曾经也提醒过。 

    得知我的来意,谈温带着我在公司里熟悉各个部门,席家的产业链特别广,直到傍晚我才走完所有的部门以及席家的核心机构。 

    席家的核心机构很特殊,掌控着席家全世界各地的权势分布图以及天网,包括对整个世界的认知以及分析,包括我刚听过的商家。 

    商家以前是政家,商业方面涉及的不多,从席湛半年多前衰败后他们迅速吞噬他在欧洲的势力崛起,成为了仅次于陈深的商业大亨。 

    而且这个机构我是至今才知道。 

    我诧异的问谈温,“怎么以前不告诉我席家有这种核心机构,而且你给我的资料都没有。” 

    谈温耐心解释说道:“家主,席家的核心机构记录了席家几百年的权势底蕴,之前没有告诉你是因为你对席家了解甚少,席魏先生在走之前提过要循环渐进的教导你,所以这才……抱歉家主,来日方长,你可以细细的学习。” 

    我没有责怪他隐瞒我的事,而是好奇的问他,“商家的资料在这儿,那席湛的呢?” 

    “抱歉家主,还没有来得及收集。” 

    我疑惑问:“商家的资料更新的这么及时,那为什么席湛的就这么……是有什么隐情吗?” 

    “未曾,是席先生那边保密甚严。” 

    “哦,那就不用再调查他。”我说。 

    谈温惊讶,“家主这不和规矩。” 

    我叹息解释说:“谈温,这是我唯一能给他的,你放心,他绝对不会对席家不利的。” 

    席湛对席家了如指掌。 

    他要是对席家不利谁都阻止不了他。 

    而且我了解的他并不是对权势有所贪恋之人,他拥有权势不过是站在顶端更好的保护自己而已,因为他跌落下来所有人都会啃噬他。 

    谈温听命道:“是,家主。” 

    我转移话题问:“姜忱呢?” 

    “姜助理在出差呢。”谈温耐心的解释说:“他是家主带过来的人,我不能直接将他放在高位,因为这样容易引起底下人的不满,所以需要将他下放在外面磨炼一阵子。家主你放心,等时间一到他就是你最得力的身侧人。” 

    谈温考虑的周全,我点点头离开核心机构,要离开席家时真是晚上八点钟。 

    我刚坐上车还未关门,谈温拿着平板电脑过来给我说道:“家主,席先生单方面宣布了和你的婚约,我们席家要对比做出回应吗?” 

    闻言我惊喜的从他手中取过平板看见一个微博账号为席湛的发文道:“二零一X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八点,我与时笙情投意合定下婚约,将于二零一X年正式完婚,天地可庆。” 

    这条微博简短充满力量。 

    而且他还艾特了席家官网。 

    那个男人做事怎么都不通知我一声啊? 

    我对谈温说:“立马转发,我想想内容,我的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谈温,我很爱他,他的只言片语都能让我怦然心动。” 

    哪怕只是这简短的几句话。 

    谈温淡淡提醒说:“家主可以转发,但是内容可以矜持点,毕竟代表的席家官方。” 

    矜持?! 

    我转发道:“山有木兮木有枝,我悦君兮君已知。” 

    谈温看见评价道:“挺含蓄。” 

    刚转发这条微博席湛就给我发了短信,“在哪儿?待会尹助理和赫冥会过来接你。” 

    接我做什么?! 

    不会是向我求婚吧?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