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运动汇《最难不过说爱你》全文免费章节【顾霆琛时笙】第223章 他想我和元宥和解

2020-01-19 23:45 来源 : 未知
    原本心情挺愉悦的,一看到席湛母亲发的短信心情就跌到低谷,我怕席湛发现没有久盯着手机,再说手机屏幕的光亮很快就熄灭了! 

    我抱着怀里的男人,他一直沉默寡言,没一会儿便起身放下我离开了书房,我乖巧的尾随在他的身后,他转过身眼眸深邃的望着我。 

    我顿住问:“怎么?” 

    他轻道:“猫咪才一直跟在主人的身后。” 

    我下意识接上话说:“猫很高冷的,你说的是狗吧。” 

    我反应过来瞬间捂住嘴巴,席湛似笑非笑的盯着我。 

    我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你欺负我。” 

    他未搭理我,转过身继续沿着走廊迈开步伐走着,我站在原地默默地望着他的背影。 

    在他快要下楼梯的时候他忽而转过身嗓音温润的喊我,“小狗还不跟紧自家的主人?” 

    我的天呢,他这话简直是暴击! 

    狠狠的击中了我的少女心! 

    我咧嘴笑开跑过去抱住他的腰甜蜜的喊着,“二哥。” 

    他结实的胳膊搂住我的腰嗯了一声,我忍不住的说:“我喜欢你。” 

    席湛抿着薄唇,眸光含笑的望着我。 

    我脑袋蹭着他的下巴追问:“那你喜欢我吗?” 

    他冷淡的回道:“嗯。” 

    我得寸进尺的问道:“嗯是什么意思,究竟是喜欢呢还是不喜欢呢?” 

    见我一直追问席湛嗓音无奈道:“别闹。” 

    他是个铁血男人,自然说不出喜欢我的话,可是见他难得尴尬的模样我就喜欢,我不依不饶的撒着娇说道:“那你喜不喜欢我呢?” 

    席湛终归是席湛,他以沉默忽视了我搂着我的腰下楼梯,见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我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失落的,不过我了解他,所以也没有太过咄咄逼人。 

    席湛下楼之后松开我进了厨房,他从冰箱里取出海鲜开始清理。 

    我站在厨房门口贪恋的目光盯着他,心里是沉甸甸的幸福,要是我两个孩子还在那更完美,可惜……感到幸福的同时我更想念他们。 

    我非常的想念他们,晚上睡觉也经常梦见他们,我想起我怀孕的那段时间格外的辛苦。 

    几乎大半年的时间我都是住在医院里的,白天还有九儿陪伴,偶尔还能跟宋亦然聊聊感情的事,其余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孤单的。 

    那时我的身边没有席湛,没有那个男人的陪伴,心里虽然怨过但却是我自己的选择。 

    那时无论如何都想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我拼尽一切到头来还是无疾而终。 

    见我发怔的站在门口,席湛放下手中的海鲜,嗓音里透着一丝关怀问:“在想什么?” 

    我在席湛的面前提过几次孩子但他都没有怎么搭理我,他好像不太喜欢讨论孩子的事。 

    我摇摇头说:“没事。” 

    他突然吩咐说:“那你给元宥打个电话,说欧洲那边的事需要他待会过去处理。” 

    席湛突然吩咐我给元宥传话…… 

    我和元宥之间的关系还没恢复呢。 

    我胆小的说:“我不敢,我怕三哥还生我的气,其实如果换成是我也生气。” 

    我能理解元宥,但心里还是难受。 

    席湛坚持道:“乖,听话。” 

    我心情惆怅的上楼取了自己的手机,在翻到元宥的那个号码时我心里还是心存胆怯! 

    我是害怕元宥的,因为在他们之中对我敌意最深的便是他,每次对我都是冷嘲热讽。 

    我鼓起勇气拨打这个电话,但那边一直显示占线中,我这才想起他之前就将我拉黑了。 

    我下楼将这件事告诉席湛,后者并没有打消让给元宥打电话的念头,而是从兜里取出自己的手机递给我,“密码是你的生日。” 

    他手机设置的密码竟然是我的生日! 

    我惊喜的笑问:“你什么时候改的?” 

    他斜我一眼吩咐道:“去做正事。” 

    我忧愁问:“非得我给三哥说吗?” 

    “嗯,事态紧急。” 

    事态紧急到也不缺这一时半会啊! 

    我垂眸望着他白皙修长的手指忽然明白,他是刻意让我给元宥打这个电话的! 

    他清楚我们之间的误会,也不算是误会,这件事本身就是我的错,元宥心里这么久对我一直都心存芥蒂,席湛想要我们之间和解! 

    我理解到男人的意思便马上接过他的手机到别墅外面输入密码找到元宥的号。 

    赫冥说过,倘若元宥一直不肯原谅我那我没有必要委屈自己。 

    可他是席湛的兄弟,而席湛又是我的男人,我不想他夹在我们中间为难,更何况现在席湛还给我抛出了橄榄枝! 

    我犹豫了一会儿给元宥拨打了电话,或许是因为席湛的号码元宥接的特别快。 

    还笑着喊了一声二哥。 

    我低低的喊着,“三哥。” 

    元宥惊讶问:“怎么是你?” 

    我温柔解释道:“是二哥让我给你打的电话,他说欧洲那边有事需要你待会过去处理。” 

    元宥嗯了一声,接着电话里是良久的沉默,我心有愧不敢主动说话。 

    或许元宥觉得这样僵持下去没意思,他开口问我,“二哥那人有什么事从来都是亲自吩咐我,他让你给我传话……你应该明白他的意思吧?” 

    元宥一直觉得是我陷害了席湛。 

    我思索了一番解释说:“三哥,我不太清楚你是怎么看我的,但我可以保证我待二哥是真心诚意的……当初你觉得是我设计陷害了二哥,可是我当时自己都一脸懵逼!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才是席家的亲生血脉,而将我送回席家操纵这一切的是我的亲生父亲席赋!” 

    元宥震惊问:“你是席赋的女儿?” 

    “是的,当时我就想告诉你这事,可那时无论我说什么都不信,何况你也不曾给过我什么机会!三哥,我从不想要席湛的什么,更不敢要他的什么,可我不想不要并不代表我能拒绝!而且席湛你也是了解的,对于不属于他的东西他放手的比谁都快,我当时……抱歉三哥。” 

    我情绪激动的解释了一大通,最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元宥那边默了默突然问我,“那你知道二哥的亲生父母是谁吗?” 

    元宥这话的意思是他清楚?!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