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石中文《最难不过说爱你》全文免费畅读【顾霆琛时笙】第222章 席湛母亲的短信

2020-01-19 23:43 来源 : 未知
    郁落落曾经爱顾澜之爱的那般深沉,甘之如饴的追了那么多年,前不久放弃他找到一个能够照顾自己的男人本属不易,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算结婚。 

    她这样是不是有点着急了? 

    见我一直没有回她的消息,郁落落又追着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我怀孕快两个月了。” 

    这便是她要结婚的理由。 

    我问她,“你爱他吗?” 

    那日见郁落落和那个医生打电话的模样我能断定她对他是有感觉的。 

    那她到底爱吗? 

    “爱。” 

    这是郁落落给我的答案。 

    我希望她是因为爱情而结的婚。 

    我希望她此生能够爱有所得。 

    我回复说:“恭喜你落落。” 

    她回消息给我,“时笙姐要做我的伴娘吗?还有暖暖学姐,对了,我还打算邀请谭央呢。” 

    郁落落还打算邀请谭央。 

    她们两个私下很熟吗? 

    我回复她说:“好呢,你在哪儿结婚?” 

    “南京,我和他的家都在南京。” 

    “那到时我和季暖一起去南京。” 

    郁落落道:“谢谢你时笙姐。” 

    我没有再回复她的消息,而是问季暖她知不知道郁落落要结婚的事。 

    后者回我道:“刚知道,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话说我们两个貌似是第一次给人做伴娘,你打算写多少礼金?” 

    “她不缺钱,我也不知道什么数才算合适,到时候再说吧,顾家兄弟肯定会参加的!” 

    我现在很烦和顾霆琛见面。 

    季暖问我,“席湛陪你去参加吗?” 

    我偏眼看向身侧的男人,他正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我收回视线回消息道:“不清楚。” 

    到时候再说吧。 

    快到山下的时候谭央给我发了消息,她苦兮兮的说:“顾澜之的妹妹邀请我做她的伴娘,可是我和她又不熟,其实做个伴娘没什么的,最大的问题是我不能空着手啊!我肯定要写礼金,可是我没有钱,身上连一万块都没有,我到时候总不能写几千吧,这得多跌份啊!” 

    富家子女写几千块礼金的确拿不出手,而且她和郁落落不熟,肯定不想表现的很抠。 

    我笑了笑,问她,“你的新年红包呢?” 

    她发了个惊奇的表情给我,“这马上又是一年,而且我新年红包就才几十万,我到艾斯堡三天就造没了,后面一直都是跟着元宥蹭吃蹭喝,回国的机票都是席湛的助理给买的。” 

    在我们当中谭央过的是最穷的了。 

    她穷归穷,不过精神富有。 

    因为她的钱从来都用在正道。 

    我给她想着办法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呢,要不你来席家替我做事我给你薪水?” 

    谭央拒绝道:“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我将我和谭央之间的对话截频发给了顾澜之,还附送两句话,“她曾经抱怨过你给她的新年红包最少,还有我这算是委婉帮你了。” 

    我心底很想顾澜之能追到谭央。 

    因为那个男人喜欢上一个人不容易。 

    顾澜之回我,“谢谢你,小姑娘。” 

    我收起手机闭上眼休息,一路上车里都很沉默,主要是席湛并不是一个善于聊天的人,只要我没有说话,他就很难与我沟通畅聊。 

    回到桐城已经是中午十二点钟,我没有吃早饭肚子饿的不行,席湛直接开车回到席家别墅,但远远的我便看见别墅门口站着一个人。 

    一个曾经自称为席家未来主母的女人。 

    席湛也看见了她,他将车停在离别墅不远的地方解开安全带对我解释道:“她找我应该和母亲有关,你先在车上等我。” 

    我点点头乖乖的在车上等着,席湛下车步伐沉稳的向席诺走去,很快就到她面前。 

    席湛和席诺的面色都淡淡的,唯独不同的是席诺的眼里有光,是遇上他的倾城时光。 

    而席湛深邃的眼眸里皆是冷漠。 

    席诺对席湛说了没几句话,男人淡淡的点了点头说了两句,我不清楚席湛说了什么,但席诺乖巧的点点头然后上旁边的车离开了! 

    我解开安全带下车去到席湛的身边,他面色冷峻透着阴沉,我悄悄地握着他的掌心问:“你瞧着不大开心,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母亲想让我去梧城见她。” 

    我们这刚从梧城回家。 

    我问他,“那你去吗?” 

    他握紧我的手心道:“暂时不去。” 

    席湛拉着我回别墅,回了别墅后他就进了书房,我在楼下泡了一杯茶打算端给他,但刚到门口听见他冰冷的嗓音说:“我的事我自有主张,你让席诺刻意跑这一趟简直是羞辱她。” 

    我觉得这样偷听蛮不好的,但还是克制不住自己,我没听见对方说什么,但席湛的声音明显阴沉不少,“母亲,我是在给你尊重。” 

    接着书房里是良久的沉默,席湛应该挂断了电话,我在门口等了几分钟才推开门进去,当时席湛正阖眼坐在椅子上的。 

    听见动静他睁开眼莫名的问了一句,“想什么时候订婚?” 

    他昨天说过一回桐城就订婚的,他原本提这个没有问题,但我总感觉他心事重重。 

    我笑着回他说:“你都还没求婚呢。” 

    闻言席湛默然的勾了勾唇。 

    我将茶杯放在他面前,他端起抿了一口忽而说道:“我过几日要回芬兰,订婚的事可以放在这几日。允儿,订婚只是为了腾开时间,等这段时间我忙过之后再给你一场婚礼可好?” 

    他问的很真挚,他刚回国的确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我很能理解他。 

    我点点头说:“好。” 

    他放下茶杯向我勾了勾手指,“过来。” 

    我站在原地不动,“做什么?” 

    他神色自若道:“过来让我抱抱。” 

    我受不了他这样的拔撩,忙过去坐在他的身上,他抱着我将脑袋紧紧的埋在我的怀里,没一会儿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我偏过头看见一条备注为母亲的短信道:“我这辈子最大的痛楚就是那女人,你要是坚持违背我的意愿我不怕死在你的面前!湛儿,我真的只有你了啊,倘若你不能成为我的依靠我又该如何自处呢?!”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那威胁他的是什么? 

    席湛的母亲不想让他做什么? 

    是阻止我和席湛结婚不惜以死威胁?! 

    倘若真是这样…… 

    席湛又如何自处?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