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石中文《最难不过说爱你》全集免费小说【顾霆琛时笙】第211章 白色喜庆

2020-01-14 23:02 来源 : 未知
    我惊喜的转回身,满脸诧异的问:“我以为你会从这里过来……你怎么在我身后啊?” 

    夜空里稀稀落落的飘着雪,我转过身瞧见席湛换下了平时一身惯穿的黑色正统西装! 

    眼前的他兜着一身薄款的黑色军工装,腰间还别着一个黑色的皮带扣微微的束着腰,这显得他整个人修长有力,且凌厉利落! 

    再加上他面色冷峻又是将手负在身后的,全身上下透着严谨禁欲的气息,少许的碎发遮在额前显得他温顺不少,这一身简直绝了! 

    这番的席湛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我还未等他说话就赶紧跑过去跳到他的身上搂紧他的脖子,他连忙伸手搂住我的腰防止我下滑! 

    我爱恋的喊着,“二哥。” 

    “怎么?不生我的气了?” 

    席湛的声音低低沉沉的,透着些许的纵容,我将下巴趴在他的肩膀上摇摇脑袋道:“我那不是生你的气,我就是自己气自己而已。” 

    席湛什么都没说,我抱歉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明明是我的错我却还跟你置气。” 

    席湛腾出一只手掌习惯性的揉了揉我的后脑勺沉呤道:“尹助理说女人闹别扭很正常。” 

    无论发生什么他从未责怪过我。 

    可是他的委屈呢? 

    难道他从不觉得自己委屈吗? 

    “对不起二哥。” 

    “嗯,下不为例。” 

    席湛的手掌贴上我的后颈将我轻轻的压在他的怀里,淡淡的说道:“下次别再不认我。” 

    他一直都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是经历过波涛汹涌、疾风骤雨走到现在的男人?! 

    他的眸中向来沉静,遇事冷静自持,透着一股沉重的沧桑韵味。 

    这样的席湛着实令人心疼啊。 

    我突然想起微商刚刚问我的问题。 

    “那你了解他吗?” 

    我对席湛从未了解。 

    可是我很想去了解他。 

    因为我心疼这个处事波澜不惊的男人! 

    我趴在他的怀里郑重的承诺道:“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装作不认识你!席湛,除非是你以后不要我,不然我不会离开你的。” 

    “允儿,望你珍之重之。” 

    我清楚席湛话里的意思。 

    他是希望我珍惜他重视他。 

    我默默地流着眼泪道:“我会的。” 

    席湛回眸看了眼热闹的街市,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他倒是用尽了心思讨好你。” 

    我闷声问他,“谁啊。” 

    席湛没有回答我,他就以这样的姿势抱着我离开,我软软的声音问他,“我们去哪儿?” 

    “回桐城,回家。” 

    席湛抱着我走了大概一公里后我看见远处停着一架直升机,尹助理正在那儿侯着的! 

    席湛在距离直升机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放下了我,我跑过去喊了声,“尹助理好久不见。” 

    他微微点头恭敬道:“时小姐。” 

    从我接手席家之后,尹助理是席湛身侧唯一搭理我的人,其实我还想被元宥他们原谅! 

    我这样是不是太过贪心?! 

    而且尹助理可能并不是原谅了我。 

    其实他只是碍于席湛的面而已。 

    一想到这我心底略有些丧气! 

    我绕过他上了直升机,进去里面我瞧见面色苍白的季暖此时正依偎在陈深的怀里。 

    陈深穿了一身黑色的皮夹衣,面色冷峻的盯着我身后刚进来的席湛不悦的问道:“我女人都伤成这样了,你女人怎么还活泼乱跳的?” 

    我想陈深是因为季暖受伤了而心底愤怒,所以赶紧解释说:“暖儿先是被人敲晕的,我看着他们的棍子向我打过来我就赶紧装晕倒!” 

    陈深皱眉问:“那群傻蛋信了?” 

    席湛坐在了陈深的对面,我过去坐在席湛的身边猜测说:“他们应该知道我是装晕的,但好像不想惹麻烦所以就没再管我是不是真晕!” 

    陈深叹口气道:“你比她幸运。” 

    我配合的点点头攀上席湛的胳膊将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偷偷的打量着他,他正垂眸望着我的,我们两人就这样对视静默了许久! 

    季暖缓了很久才出声关怀问我,“笙儿你没事吧?我脑袋有点晕,没什么力气说话。” 

    “没事,就是腿脚又酸又疼。” 

    她声音柔柔的问:“怎么?” 

    “我离开那栋别墅后走路到城里的,路上全是积雪,身上又穿的这么累赘,又冷又累!” 

    “还别说,你身上这套金色的宫廷装很漂亮,不过你发上的那圈小白花受了不少摧残。” 

    我今天在雪地里摔倒了好几次,这圈小白花早就摔的不成型,但微商每次都捡起来给我戴上,我期间扔了几次也被他捡了回来! 

    他如此固执,我也无奈。 

    我问过他,“干嘛非要留着它?” 

    他给的解释是,“白色喜庆。” 

    等等,白色喜庆?! 

    我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听说! 

    我将小白花摘下来放在一旁,对面的陈深突然问了我几个致命的问题,“你一个人在雪地里走了七八十公里?先不说路途遥远你一个女人能坚持下来并且还天黑的问题,难道你能准确无误的找准方向?你真的是一个人吗?” 

    陈深问的这个问题很令人扎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答应过微商要替他保密的! 

    倘若没答应倒还无妨。 

    答应了的事一定说到做到! 

    我紧紧的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陈深这个问题,见我犹豫的模样他了然说道:“这样看来你是得到了贵人相助,我相信这七八十公里的雪路应该不是你一个人就走完的吧?” 

    陈深这话像是在针对我,但他说的八九不离十,他能猜出来的问题席湛一定能猜到。 

    但席湛并未发表任何意见。 

    他就是这样,在人前一言不发。 

    向来习惯深沉和冷漠。 

    那时我不太清楚陈深为何要这样咄咄逼人的问我,因为那时我还不太清楚他和席湛之间的相处模式,两人都是习惯找对方的不痛快! 

    陈深这样提起是故意戳席湛的心。 

    就像前不久席湛刚讽刺了陈深两句。 

    他们两个强大的男人只会拿彼此寻点乐子,而在他们身侧的女人就稍微有点倒霉了! 

    季暖见我没说话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她搂紧陈深的胳膊软声软气的说:“小叔,我困。” 

    陈深识趣闭嘴,但我心里留下了疙瘩。 

    我想这个事我必须要找个机会给席湛解释,我现在压根就不想他对我有任何的误会。 

    我悄悄地伸手握紧他冰冷的手掌,他偏眸望着我半晌突然低声道:“勿生杂念。” 

    他这是在安抚我吗?! 

    我正想回应他,身侧的尹助理识货道:“这衣服的款式我见过,出自法国皇室,拥有这衣服的人不超过三个,待会花时间调查一下便清楚了,但对方为何会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