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书窝《最难不过说爱你》全本全免【顾霆琛时笙】第210章 那你了解他吗?

2020-01-14 22:59 来源 : 未知
    “我可没指望你。” 

    “你不指望我能指望谁?” 

    顿了顿他问:“你老公?” 

    我否认道:“我没有老公。” 

    “席湛不是你老公?” 

    我解释说:“我们还没有结婚。” 

    他精致的一张脸在夜色中顶在我的面前,漂亮到无法形容,我呼吸一窒忙偏过头听见他笑的异常魅惑道:“那这样说我还有机会?” 

    “你又不喜欢我,瞎说什么呢。” 

    他追问道:“难道我喜欢你就有机会?” 

    我颇有些头痛的解释说:“我的意思是你又不喜欢我就没必要说这种话破坏气氛的话,再说你喜欢我也没用,反正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他暗讽我说:“瞧把你给嘚瑟的。” 

    我当时并未察觉我们之间的对话太过于暧昧,或许是身体冷的僵硬,我竟妥协的任由他将我背在背上,怀里的苹果还掉在了地上! 

    他捡起来递给我说:“饿了就啃。” 

    我没饿,我就是太疲倦。 

    感觉身体有点扛不住。 

    微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身体很结实,我趴在他背上能感受到他衣服下的肌肉,我忍不住夸道:“平时没少锻炼啊。” 

    微商拽拽的说道:“那是,小爷虽然生下来时体弱但劲还是有的,长大后更没少锻炼。” 

    我哦了一声咬了口苹果,微商突然感兴趣的问我,“你和席湛之间的感情深厚吗?” 

    我和席湛的爱情…… 

    我爱他,他爱我。 

    世上没有比这令人愉悦的事。 

    “我很爱席湛,虽然我有时候挺怕他的,但他待我是极好的,从未做过令我伤心的事。” 

    “听起来他像个好男人。” 

    “嗯,他很完美。”我说。 

    微商一针见血的问我,“那你了解他吗?” 

    我清楚微商问的是除开席湛这个人之外的事,包括他的曾经,包括他的现在。 

    曾经我还知道他是席家的总裁。 

    而现在我对席湛真的一无所知。 

    我貌似从未真正的了解过他。 

    我失落的说:“不太清楚。” 

    “我母亲说席湛那人足够隐忍,他可以在淤泥中生根发芽,也可以在辉煌中云淡风轻。” 

    闻言我心底升起了自豪感。 

    因为他夸的是我的男人。 

    我赞同道:“像他的性格。” 

    “呵,这次我救你出去之后你可不能给席湛告状说是我绑架你的,不然我母亲要责罚我!” 

    我如实的说:“可就是你绑架的我啊!” 

    他停住步伐问我,“你想自己走?” 

    我忙搂紧他的脖子识时务者为俊杰道:“我不会告状的,我压根就不会提你的名字。” 

    “你还挺上道的。”他笑。 

    认识微商不过一天,他的性格转变挺大的,有时候像个稚嫩的少年,还指责我凶他什么之类的,但有时候做事又像个成熟的大人。 

    比如现在是他带着我离开这冰天雪地! 

    大概又走了两三个小时,微商疲倦的将我放在雪地里抱怨道:“你可真是重的要命!” 

    我坚持道:“我真不过百。” 

    即便我不过百但他背着我走一路肯定也累了,我站起身说:“我可以自己再走一段的。” 

    微商点点头督促道:“我们得抓紧点,因为我们离开有四五个小时了,他们肯定察觉到你跑了,要是再不进城我们都会被抓住的。” 

    他说的很紧迫,我赶紧向着前面走去,微商笑着追上来道:“赶紧点,别磨磨蹭蹭。” 

    几乎是用跑的,我慢跑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没劲了,还强撑着自己又走了半个小时。 

    接下来的路程都是微商背着我的,快凌晨十二点钟的时候我看见了远处的灯光璀璨。 

    我忙从他背上跳下来往那灯光处狂奔过去,微商的声音在后面响起道:“别摔着。” 

    “我得赶紧找个手机打电话。” 

    也不清楚季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我和微商进了城,城里繁华似锦,还有小商小贩卖东西,街道两边的门店都开着的。 

    我惊喜的问微商,“他们怎么还不收摊?” 

    他眯眼笑道:“或许是单独为你而开的。” 

    那时我压根并不知情,无论是别墅里的人还是这座城里的人都被微商花重金收买了。 

    理由很简单。 

    他想认识我。 

    以一个特别的方式。 

    但那个洋人与席湛他们是真有仇。 
    而微商不过是利用了那人的复仇心。 

    …… 

    我找到一个会说英语的俄罗斯人给席湛打了电话,而席湛没有接陌生人的手机号码。 

    我给他发消息道:“我很安全。” 

    我还给他发了我现在身处的地址。 

    我将手机还给那个俄罗斯人,微商指了指附近的一家酒店道:“你今晚就住在这儿吧,我得走了,不然待会撞上席湛不太好解释。” 

    我担忧问他,“你怎么离开?” 

    街道两旁的灯光璀璨,微商笑而不语的转身离开,很快消失在人流中,想着他帮衬了我一路,我追过去找他想对他说一声谢谢。 

    可拥挤的人流中淹没了他的身影。 

    我摘下头顶的帽兜叹口气自言自语道:“虽然是你绑着我到了这里,或许席湛他们也会因此陷入危险之中,但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 

    因为他大可不必救我的。 

    我原路返回想回酒店,但想起自己没有护照没有身份证,还是非法偷渡到俄罗斯的! 

    我担忧惹出什么乱子所以在街边逛着,肚子饿了又没有钱还拿镯子换了两个面包。 

    我吃完面包在街边蹲了一会儿腿麻,站起来又走了一会儿,一个小时后我又借了个手机给席湛打电话,这次终于拨通了他的手机! 

    我强迫自己镇定,喊着席湛的名字。 

    他低声回应我,“我在这里。” 

    听见他的声音真好。 

    瞬间令人心底安定。 

    我担忧的问他,“二哥没事吧?” 

    “嗯,我马上进城了。” 

    席湛口中的这座城应该是我身处的这个,我将手机还给别人用英语说了一句谢谢赶紧往我刚刚进来的方向狂奔而去,跑了几分钟就没劲了,我站在原地喘息,忽而听见身后响起一抹沉稳坚定的声音,“宝宝要去哪儿?”

 未完待续

  长按下方二维码可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