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乐品阁《夺心权少别惹我》全文限免【林辛言宗景灏】第210章 你我都不会太屈辱

2020-01-14 22:55 来源 : 未知
天乐品阁《夺心权少别惹我》全文限免【林辛言宗景灏】第210章 你我都不会太屈辱
宗启封的脸上并未有什么变化,只是看着外面的眼神愈发的暗淡。

    他和文娴家族联姻,不曾有任何感情,结婚这一年多来他们相敬如宾,不曾有过半分越举。

    就连洞房花烛夜那晚,他们也是分居而眠,她说她怕。

    宗启封何尝不知她是心有所属,不愿意与他同房?

    他本也不爱她,可不是不得不说文娴是个好女人,她温柔善良,他对她也有几分好感,可是,这份好感他只藏在心底。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女人心有里有人,她看似温柔,性格却刚烈,为自己所爱的人,牢守底线。

    这一点,多么令人动容?

    说来可笑,他为了这个女人,从不会勉强她。

    在外人眼里他们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琴瑟调和,羡煞多少人?

    可是有谁知道,这份‘恩爱’不过是假象?

    对于妻子的所作所为,他知道一点,忽然这么明确的邀请他,那么在房间等待他的未必是她

    可他还是回去了。

    明知道房间里的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也还是推开了房门。

    程毓秀听到响动,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浑身都在颤抖。

    站在门口的宗启封望着床铺上,颤动的小山丘,眼睛微眯。

    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在这个一夫一妻制的时代,女人的敏感,女人的多疑,女人的洁癖显现的淋漓尽致。

    可是偏偏他的妻子,与众不同,心甘情愿的为他奉上女人。

    他迈步走进来,关上门。

    听到关门声,躲在被子里的程毓秀,又是一个哆嗦。

    她紧紧的抓着裹在身上被子,生怕他会过来。

    宗启封立在床头,盯着被子里的那抹娇俏的身形,明知道里面不是文娴,还故意这么叫,“文娴。”

    程毓秀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在心里呐喊,她不是文娴,不是他的妻子,她是程毓秀!

    可是她不能。

    她答应了文娴,此刻她后悔了,知道自己当时的决定有多冲动,虽然她救了哥哥,救了程家,可是她自己却毁了。

    站在床边的宗启封,看的出,此刻被子里的女人有多恐惧,可是他却没想着这样离开,今天,不管床上的这个女人是美是丑,是聪明还是蠢笨,他都会要了她。

    他解着西装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缓慢而有节奏,他嗓音低沉,“既然你已经答应,又何必这么委屈?”

    程毓秀懵了,他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这被子里的根本不是他妻子?

    “你收了她的好处,答应了她的要求,就不要觉得委屈,一切都是你自愿。”她委屈,他何尝不委屈?

    倏的,程毓秀掀开被子,“你——”

    她的话还未问出口,就被压倒,她跌回柔软的床上,来不及反应,对方便粗暴的扯开她的衣服。

    程毓秀挣扎着,“我不是你妻子,我不是”

    男人根本不愿意听这些,按着她的头,不曾看过她一眼,更不愿意听见她的声音,将被子盖上她的脸,“这样,你我都不会太屈辱。”

    这一夜,程毓秀哭哑了嗓子。

    她和白宏飞在一起时,一直未有过越举的行为,曾经白宏飞也表示过,想要和她有亲密行为,但是每次她都只用一个吻打发他,说要把美好留在他们的新婚之夜。

    可是,今天,她却把自己交给了一个,只在照片上见过的男人,真实的面貌她都不清楚。

    天边泛起一抹白,黑暗的天慢慢亮起,男人站在床边穿衣服,背对着床上的女人,“你可以交差了——我也可以交差了。”

    文娴这么做,不过是她觉得愧疚,才千方百计的给他物色.女人。

    既然她要寻求个安心,他便成全她。

    让她安心。

    程毓秀窝在被子里,如同疯子一般,汗水与泪水混合,使她的头发黏在了脸上,“你不爱你的妻子吗?”

    “喜欢。”

    宗启封给的答案是喜欢,她对文娴有好感,他觉得那就是喜欢,至于爱——

    他不觉得这两个词有区别。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你爱的你的妻子,却和别的女人对她不是伤害吗?”

    程毓秀觉得这夫妻两个都是神经病!

    一个爱着自己的妻子,却愿意个别的女人上床。

    一个却为自己的丈夫送上女人。

    宗启封冷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让她开心?”

    程毓秀诧异。

    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睡觉,那个妻子会高兴?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对夫妻?

    “起来后,把床单被褥换了,打扫干净,她不喜欢脏乱。”

    说完男人就离开。

    留下程毓秀坐在床上,望着消失在门口的那抹高大的背影,从他的话音里,她读出了,他还是挺在意妻子的。

    只是,既然在意,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这让她很不理解。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起床,把床上的用品全部扯掉,从柜子里找出干净的铺上,打开窗户,灌入新鲜空气,等到她把屋子收拾干净,天也彻底亮了。

    千万道光芒,从窗户内照进来,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这一室的干净与敞亮,映的好似昨晚的黑暗与疯狂不曾存在一般。

    楼下。

    宗启封下来,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他的眼神微冷,“你满意吗?”

    文娴对他有愧疚,“对不起。”

    宗启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我不需要。”

    说完他迈步离开。

    走到门口时,文娴叫住他,“她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样,你一定会爱上她。”

    宗启封只是不屑的笑了一声,“只要你心里的觉得舒服,我现在就可以爱上她。”

    他回头看着站在光处的女人,她的眼底藏着愧疚,他微微愣了一下,刻薄的话终究没说出口,“你找这么个女人给我,无外乎是觉得你对不起我,现在我如你所愿,要了那个女人,你心里是不是舒服多了?”

    文娴望着他,身体晃动,“你若不曾爱上谁,我也不会和子懿在一起。”

    这算是她对他的承诺。

    这桩婚姻,他们不得不按照家族安排在一起,但是她早就有爱的人,不能和他在一起。

    她能做的就,就是为他找个更好女人。

    这一年多,她看了无数,只有程毓秀,入了她的眼,觉得这个女人才能配的上眼前这个男人。

    “如果你先遇见的是我,你会爱上我吗?”

    这个男人从未这么卑微过。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这么低姿态。

    文娴看着他良久,“会。”

    宗启封再次转身,刚走了一步,他停了下来,“如果真有一个女人让我可以爱上她,我放你走。”

未完待续.....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可免费阅读夺心权少别惹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