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jduba/l/媉L《重生为君》小说免费【赵洞庭颖儿】朕要听满江红

2020-01-14 17:19 来源 : 未知

  ljduba/l/媉L《重生为君》小说免费【赵洞庭颖儿】 第94章 朕要听满江红

  知州府后头有不少独立的僻静幽深院落,以前是革离君的妻妾们住的地方。现在作为赵洞庭的行宫,除去杨淑妃和赵昺居住的地方外,多是宫内侍女住着,还有些空缺。韵锦就被赵虎安排在这里。

  赵洞庭到时,琴音还在响。

  韵锦坐在院内荷花池旁,穿着白裙,神色忧伤。

  原来自己坚持的复仇竟只是个骗局,她不知道天意为何如此弄人,甚至她觉得其实就那般死去更好。可是,这条命是公公救的,公公为救她和皇上而死,这条命她得留着,为公公留着,为赵洞庭而死。

  可眼下,赵洞庭却并不待见她。

  韵锦心想,他其实说的是没错的,自己有什么本事保护他呢?

  除去这尚且过人的姿色,自己只是个寻常的弱女子而已。

  赵虎送她过来时,她请求赵虎教她功夫,可赵虎说她身子骨太弱,纵是练武,也很难成为高手。

  这样的自己,有什么本事保护皇上呢?

  纵是想要将这条命赔给他,怕也没有机会。

  这时,门被打开。

  韵锦惊到,琴音戛然而止,偏头看去,却是赵洞庭。

  她微微露出惊色,随即眼中有希翼的光芒闪过,忙站起身来盈盈施礼道:“皇上。”

  赵洞庭点点头,走到荷花池旁,就在假山上坐着。

  颖儿和乐舞两女等在门外,乐舞眼神怪怪的,问颖儿道:“颖儿姐姐,皇上他该不会是……”

  颖儿从她眼神中就明白她想问的是什么,俏脸晕红道:“不要瞎说,皇上还小。”

  乐舞嘟着嘴道:“皇上也不小了呢,太后有让你给他侍寝吧,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像有些不太高兴。正是年少不知情滋味。

  颖儿则是满脸通红,只差点掩面逃跑。愤愤瞪了眼乐舞,“你这妮子,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口。”

  乐舞又是撇嘴。

  而院内,赵洞庭和韵锦相视无话,气氛显得有些古怪。

  两人都是寂寞的人,本应该成为好友的,可毒酒和李元秀的事,却好似横在两人心间的坎。

  过好半晌,赵洞庭才轻声叹息道:“明日公公入殓,你去不去?”

  李元秀已逝,他也渐渐想明白,沉浸在悲伤中并没有什么用。自己要做的,是完成他的遗愿。

  韵锦眼中淌出些感激之色来,轻轻点头。

  两人复又沉默。

  又过阵子,赵洞庭突然开口,“为朕抚琴一曲吧,朕想听。”

  韵锦些带欢喜地点头,坐回椅上,素手搏动琴弦,霎时有如天籁响起。

  她总算觉得自己还有些用处。

  琴到动人处,赵洞庭微微眯起眼睛,眼中却是有杀意弥漫。这哀怨落寞的琴音,好似是阵亡将士们的哭诉。

  韵锦缓缓开口,在琴音到高昂处时,红唇微启,清唱起来。

  日暮四山兮……烟雾暗前浦……

  将维舟兮无所……追我前兮不逮……

  音调低沉,声音却是清凉淡雅。

  赵洞庭自这词曲中,听出来深深的忧伤,还有沉重的无奈。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韵锦。她娇柔绝美,却奈何身在这乱世,命途多舛。

  这刹那,赵洞庭甚至有将似要垂泪的韵锦紧紧抱在怀中的想法。但是,他抑制住了。

  他忽地又开口,说道:“朕不想听这首曲子,朕要听满江红!”

  琴音忽地高转起来,韵锦素手搏动琴弦,几乎瞧不清影子,“怒发冲冠凭栏处……”

  赵洞庭跟着节奏,右手轻轻在假山石上叩击着,刹那间雄心荡漾如海涛汹涌。

  不过是元贼而已,公公和将士们都想重登临安,我便收复那临安!

  琴音刚落,他猛地站起身来,对韵锦说道:“你便在宫中留着,明日朕再宣人叫叫你去吊唁公公。”

  韵锦悬在眼角的泪水滴落下来,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待得赵洞庭走到院门口,她才忽然喊道:“皇上。”

  赵洞庭回头。

  韵锦道:“奴婢想学武艺,请皇上成全。”

  赵洞庭微微怔神,问道:“你想学什么?”

  韵锦道:“能杀人的功夫。”

  赵洞庭看向院外颖儿,“颖儿,若是你有空,便来教她。”

  颖儿点头,妙目向着里头韵锦瞧去,轻轻颔首。

  韵锦对着赵洞庭的背影缓缓跪倒。

  回到寝宫中,赵洞庭宣来掌管书籍的御使,让他从藏书阁中取秀林堡缴获的秘籍来看。

  南宋朝廷流亡到碙州岛,朝中书籍多留在临安,只带了些金银细软,他最想看兵书,却也知道没有。

  御使领命,很快带着太监将一摞摞的武林秘籍搬到赵洞庭的寝宫中来。

  赵洞庭边练习房中术的那些姿势,边看这些武林秘籍。

  他不懂哪些高深,哪些粗浅,只是逐页翻看,看到有的招式,就想着能用什么招式进行破解。有时,看到这招正巧能破解前面那招,便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赵洞庭没想着一口气吃成胖子,但多理解些理论也是好的。

  他有内功功底,差的只是技巧和实战经验。

  如此,竟是到得凌晨两点左右。颖儿和乐舞接连劝谏,赵洞庭才熄灯睡觉。

  可到得夜幕沉沉,正要熟睡时,却忽地感觉到有具温润的酮体缩进自己的被窝。

  她在发抖。

  赵洞庭鼻翼动了动,叹息道:“颖儿,你做什么?”

  颖儿轻轻依偎着赵洞庭,好似连牙齿都在打颤,“公公死了,皇上肯定很伤心吧……”

  赵洞庭感受到颖儿的紧张,莫名有些好笑,问道:“你这是特意来安慰朕的?”

  “嗯……”

  颖儿轻轻应了声,声音好似是从鼻子里发出来的。

  赵洞庭心中感动,但并没有侧过身来,知道:“朕没事,你回去歇息吧!”

  颖儿身子猛地僵硬,过半晌,才鼓起勇气道:“颖儿想要陪着皇上。”

  这已经是她忍着心中羞涩,说出的最为明显的话了。她的身子,迟早是要交给皇上的。

  赵洞庭其实又怎会不明白颖儿的意思?

  颖儿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只是他现在,却真的没有这个心思。李元秀尸骨未寒,慕容川逃逸成迷,他实在是不能在这种时候做出那些事来。

  但他同样也不好拒绝颖儿。

  沉默了会,赵洞庭道:“那你就在这里睡下吧……”

  颖儿轻轻应了声,但要她主动伸手去搂赵洞庭,她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房间的里的气氛暧昧而又古怪。

  两人谁都不敢动,和对方的肌肤稍稍贴着,赵洞庭甚至能感觉到颖儿温热的呼吸。

  想睡,却又睡不着。

  不知到什么时候,两人才相继睡去。

  翌日黑枣,赵洞庭醒来时,颖儿已是在旁边侍候着了。

  瞧见赵洞庭睁眼看向她,她的俏脸瞬间晕红起来。昨夜她是鼓着勇气才过来的,现在实在是羞不可抑。

  赵洞庭强忍着笑,道:“替朕宽衣,去议政殿。”

  颖儿俏生生点头,帮着赵洞庭穿衣服。

  不多时,乐舞进来,张嘴就问道:“颖儿姐姐,你昨晚睡哪里了?我怎么半夜醒来不见你了?”

  然后看到赵洞庭,她恍然间明悟什么,双颊瞬间晕红起来,羞答答,眼中都快滴出水来。

  颖儿嘤嘤一声,满是羞涩,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其后两女给赵洞庭穿衣梳头,都是羞答答,眼睛都不敢多瞧赵洞庭。

  等到她们弄完,赵洞庭让她们两去请韵锦到议政殿侧殿,自己带着赵虎往议政殿走去。

  到议政殿里,群臣站定。

  赵洞庭等好半晌,没有听到人喊“有事启奏”,偏头去瞧,原来李元秀站的地方,显得是那般的空荡荡。

  他叹息道:“诸位爱卿又是启奏吧!”

  副军机令苏刘义站出身来,道:“皇上,臣昨日收到信差来信,广西战事胶着,咱们是否派兵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