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仙书馆《重生为君》免费小说赵洞庭 大军攻山

2020-01-14 08:39 来源 : 未知

  飞仙书馆《重生为君》免费小说赵洞庭 第89章 大军攻山

  “慕容兄,恭喜恭喜!”

  “慕容堡主,今日定要好好和你喝几杯啊!”

  “大刀门祁门主,玉貔貅一对……”

  “夺命枪王大侠,纯金送子观音一尊……”

  “……”

  这日,秀林堡寨内到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堡主慕容川亲自在门口迎客,旁边总管满脸堆笑,接连报出各种值钱的宝物。

  秀林堡在雷州武林中素有名望,少堡主大婚,这才是清晨,便有不少各路侠士前来祝贺,多是这雷州有名有号的人物。

  少堡主于昨日黄昏已将新娘子接到堡中来,据说长得那叫个国色天香,比之新届花魁韵锦都毫不失色。

  得皇上御赐大义宗门牌匾,秀林堡在雷州武林的威望已然登峰造极了。

  便是那超然世外的全真教分支无量宫,也差宫中长老送来两炉丹药,以示恭贺。

  慕容川春风得意,连堡中个个家丁佣人都要精神几分。

  烟花炮竹从天色未亮时起,便响个没停。

  门外聚集的乞丐,只要说两句吉祥话,都会有家丁发放馒头和银钱。

  不多时候,吉时降到。慕容川安排管家在这里接待客人,自己匆匆往寨内大殿行去,沿途不断向着来恭贺的熟面孔拱手打着招呼。

  少堡主慕容豪穿着大红色袍子,止不住的喜色,在殿前也是不断向着宾客们拱手。

  他那些个狐朋狗友围在他身侧,无不艳羡。

  昨日里慕容豪瞥见乐婵天资,惊为天人,自然免不得要像这些弟兄们吹嘘,直将乐婵说得是人间少有。

  这些个江湖的膏粱子弟们,聚集在慕容豪身侧的哪个不是“怜香惜玉”之人?

  听得慕容豪对新娘子的形容,只觉得心痒难耐,迫切想要看到新娘子天容就好。

  大殿前,数十圆桌旁宾客已接近坐满,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靠着大殿近前的,更是个个跺跺脚都能让这雷州武林震上两震的头面人物。

  但慕容豪的眼神,却时刻隐晦向着偏僻角落的那两桌瞥去。

  那两桌坐的多是满脸凶相的大汉,眼中凶戾之色好似已成常态,根本无法隐去。

  只是他们触碰到慕容豪的眼神时,却总是露出谄媚之色。

  呵,海盗。

  这些人都是从海外悄悄摸回来的海盗。

  慕容豪不时看向他们,实是听说他们带回堡内来的财宝中,有两颗鸡蛋般大小的夜明珠。南宋小朝廷果真富裕,他想着,今夜定然要用那两颗夜明珠好好讨讨乐婵的欢喜。

  在见到乐婵的那个瞬间,慕容豪就觉得自己真是受上天眷顾了。

  这些年来他也可以说是御女无数,但姿色能及得上乐婵的,仅仅韵锦那贱婢一人而已。

  纵是那小皇帝得了韵锦有如何?

  本公子有乐婵,只待今晚便可软玉在怀,而且还不用送命,做那冤枉的花下鬼。

  “新娘子到……”

  这时候,忽有满脸扑粉,双腮通红的媒婆呼喊起来。

  十余个捧着花篮,穿着粉色长裙的娇俏侍女在前引领,带着新娘子出现在大殿西侧,缓缓行来。

  这些侍女可谓漂亮,但众人的眼神却全然被那新娘子吸引过去。

  红色轻纱蒙面,但若隐若现间,其国色更是动人心弦,让得那些侍女霎时间黯然失色。

  再说这身段,也好似鹤立鸡群,远非那些侍女可比。

  有不少人心中不禁感叹,这秀林堡的少堡主可真是好福气啊……

  慕容豪身侧那些狐朋狗友更是瞧直了眼,只恨不得那双招子能贴到新娘子的身上去。

  乐舞丫头走在乐婵旁侧,牵着乐婵的手,面带微笑,但那笑容却好似有些牵强。

  昨夜里来到秀林堡陪着姐姐,她总在想,皇上现在是不是很伤心?

  他昨夜出宫,现在定然还在酩酊大醉吧?

  再看那慕容豪,也不觉得有以前那般玉树临风了,好似还是皇上瞧着顺眼些。

  她不禁向着山下方向看去,小心灵不住地想,“要是皇上没醉,会派人来抢亲么?”

  想着想着,嘴角笑容忽地浓郁几分,要是皇上来抢亲,那可就有趣了。

  在场有些喜欢幼女的,见到乐舞这般可爱容貌,只差点恨不得冲上来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特别是慕容豪旁边有两人,更是眼中直冒绿光。

  紧接着,便是如雷般的掌声响起。慕容川、慕容豪父子立在殿前,连连拱手,“多谢,多谢。”

  慕容豪看着乐婵缓缓行来,只觉得整颗心都在跟着她那一双修长玉腿跳动。

  山下,仍有不少宾客正往山上而来,或是坐轿,或是步行,或是骑马。

  雷州及时雨慕容川交游之广阔可见一斑。

  慕容豪大婚,怕是将这雷州武林有名号的人物都聚齐了,当然,也不乏富贾之家,名流之士。

  只是忽地,正在上山的人感到整座秀林峰都好似摇晃起来。

  他们俱是露出惊色来,那些坐在轿子里的人只觉轿子忽然摇摆不定,喝骂道:“怎的这般摇晃?”

  抬轿的轿夫哆哆嗦嗦答道:“老、老爷,好似是要地……”

  随即瞪着眼睛看向山下,彻底呆滞起来。

  山下,数万军马如洪流袭来,看不到边际,只看到旌旗绵延,兵刃如林。

  为首那数千银鳞甲士和那数百墨甲士更是唬人得很,满脸的肃杀之气。

  他们的兵刃俱是闪闪冒着寒光,看似远非寻常刀剑可比。

  阵前是个小孩,忽地在秀林山下立足举剑,后方数万军士呼啸而来,又缓缓止住。

  饶是这些有资格来秀林堡恭贺的都是雷州江湖颇有脸面的人物,此时见到这般阵仗,脸上也不禁满是惊惧之色,匆匆往路旁山林里让去。

  这队人马分明是要上山,怒马疾驰,谁敢挡在路上找死?

  有眼力的,更是认得出来这是朝廷的侍卫亲军。

  侍卫亲军全数到齐,谁能有这般阵仗?

  阵前那少年的身份呼之欲出。

  定时大宋皇上亲临。

  而这时,赵洞庭已是再度高举起手中鱼肠剑,冷喝道:“兵围秀林堡,一只鸟都不能放出去!”

  身侧,岳鹏、苏泉荡等将领齐声应是。

  大纛旗侧,令旗招展,数万军马很快便如分流的河水般蔓延开来,向着两翼展开去。

  大地在地震荡起来。

  不少人瞧见这阵仗,再度色变。有秀林堡的弟子瞧见,回过神来,慌忙往山上跑去。

  不多时,大军便将整个秀林峰都团团围拢起来。

  旌旗到处招摇,数万大军整军待发。

  赵洞庭身后是八百墨甲飞龙军,两侧是三千鱼鳞甲侍卫亲军。其中龙厢左卫弓箭手占去千余。

  待得斥候来报,各军已部署就位,赵洞庭冷着脸道:“凡秀林堡之人,定斩不饶。来往宾客需得查明身份,不得放任何秀林堡之人离开。攻山!”

  令旗再度飞扬,号角声漫山遍野的响起来,数万大军向着山上秀林堡汇聚而去。

  沿途所过之处,还未来得及上山的宾客都被军士押注,仔细盘问。

  秀林堡大殿。

  吉时刚到,慕容豪和新娘子共牵着红绸一端,缓缓往殿内走去。

  慕容川的妻子早逝,此时独自坐在大殿正中位置左侧的椅子上。右侧,则是个面色暗黄的老人。

  这自然是乐婵和乐舞的父亲。

  正中案台上竖着两根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红烛,大红喜字高高挂起,红绸鲜艳欲滴。

  殿内挤满宾客。

  媒婆满脸堆着笑,见得新郎新娘走到案台前,就要张嘴让新郎新娘拜礼。

  可就在这时,忽有弟子匆匆向着殿内跑来,嘴里呼喊:“堡主!堡主!山下有数万大军整军上山!”

  殿内的人全部惊住。

  慕容川脸色刷得变得煞白,立起身道:“什么?”

  弟子跑进来,“有数万军士攻山!”

  殿内人回过神来,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是满脸不解之色。

  乐舞的眼中忽然爆发出奇异色彩来,随即感觉到自己握着的姐姐的手好似轻轻颤了颤。

  想来姐姐心中也不是全然没有皇上的吧?

  他莫非真的要来抢亲?

  乐舞忽地有些向往起来,若是自己结婚时,也有人率数万大军来抢亲那便好了。

  慕容川阴沉着脸沉思半晌,强挤出微笑道:“诸位稍安,可能是有贼人混进我秀林堡,官军特来捉拿吧!老夫这就前去问问。”

  他不觉得是韵锦的事败露,只想着莫非是那些海盗被朝廷给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