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雨心书《只有你最珍贵》完结小说聂相思 战廷深的占有欲

2020-01-14 08:37 来源 : 未知

  剑雨心书《只有你最珍贵》完结小说聂相思 第35章 战廷深的占有欲

  如果被豪门收养的代价,是失去最疼爱自己的父母,这样的好命,还会有人抢着要吗?聂相思并非觉得自己不够幸运。

  事实上,她一直觉得能被战廷深接养回战家,是她迄今为止最幸运的事。

  虽然战廷深疼她宠她,自从把她接回战家后,事无巨细都将她照顾得很好,对她有求必应,她在他那里感受到了家的温暖,甚至于有时,她会忘了自己是战家领养的孩子,忘了,她是没有父母的孤儿。

  可是聂相思并没有因为战廷深对她的宠爱和呵护,而不认真对待生活,对待人生。

  她也许算不上聪颖,但她信奉笨鸟先飞的道理。

  她相信,只要肯加倍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饶是有战家这个强有力的后盾,聂相思亦从来没懈怠过,学习成绩在年纪一直是名列前茅。

  有人给她提供好的学习环境,生活环境,她就该好好珍惜和利用,不是吗?

  只是,战家的光环太闪耀,所以人们总是容易忽略当事人的努力。

  现实如此,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好介怀的。

  “现在的愤青真是越来越多了,自己不努力,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把所有生活的不幸都归结到社会的不公以及没有一个富豪爹。啧啧。真是悲哀。”

  夏云舒啪的将书包扔到自己的课桌上,出口的声音不算大声,但也足够教室里的每个人都能听到。

  她这话一落,教室倏地安静了下来。

  聂相思看向身边站在位置上没往下坐的夏云舒,粉色的唇微微勾了勾,“早餐吃了没?”

  夏云舒耸肩,坐了下来,“没呢。刚走到教室就听到一群乌鸦在叫,还以为我走错地方了呢。”

  聂相思,“……”

  “说话也太难听了吧。”有女生忿忿的小声嘀咕。

  夏云舒翻白眼,直接扭头盯向那说话的女生,冷笑,“撩人者自贱!

  你……“

  “班主任来了。”

  那女生还想说什么,就听有人低声提醒道。

  那女生一张脸都是青的,红着眼硬生生忍住了想说的话。

  夏云舒撇了下嘴角,坐直声,一张精致的小脸此刻冷冷酷酷的,看上去特高冷,特大姐大。

  聂相思不由用胳膊撞了撞她,“你丫古惑仔看错了吧。”

  “……去!”夏云舒气笑,瞪聂相思,“我这是为谁啊我。”

  聂相思勾唇,从抽屉里拿出一只印着卡通图案的饭盒,递给夏云舒,“喏,特意给你带的。”

  夏云舒看到吃的眼睛就发光,也没跟聂相思客气,接过饭盒打开。

  见饭盒里还贴心的放着一双筷子,夏云舒目光微缩,挑唇看着聂相思,“看着你这么用心的份儿上,不跟你计较了。”

  “快吃吧。马上上课了。”聂相思笑道。

  夏云舒点点头,拿起筷子夹着鸡肉卷吃了起来,边吃边道,“看你今天来上课,应该是痊愈了吧。不然你家三叔也不会让你出门。”

  听她提到战廷深,聂相思长睫微闪,“嗯,已经好了。”

  夏云舒用眼角看了眼聂相思,没有忽略聂相思眼睛里一闪而过的郁色,抿了抿唇,没说什么,继续吃。

  “给你水。”聂相思收起心神,将自己的水壶递给她。

  夏云舒接过喝了一口,“对了,我得跟你坦白个事。不过说了,你不能怪我。”

  聂相思低哼,“不用坦白了,我都知道了。”

  “……所以陆兆年给你打电话了?”夏云舒一怔,转头看着聂相思,那双漂亮的丹凤眼闪烁着浓浓的八卦气息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额头滑出三根黑线,点头。

  “哈。”夏云舒笑,“这个陆兆年对你还挺用心的。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给他个机会?”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直接不想搭理她了。

  “其实吧,陆兆年挺好的,跟你年龄相当,家世也匹配,关键人要身高有身高,要长相有长相,要能力有能力,前途大大的有。你俩要是在一起了,绝对是潼市的一大佳话。”夏云舒却压根没受影响,自顾道。

  聂相思拿出第一堂课的课本,默默复习。

  “而且,你们现在在一起,还可以商量着去同一个城市念大学,嗯……去留学也不错。”

  聂相思抬起一只手,覆在了靠近夏云舒这边的耳朵。

  “相思,我越想越觉得你俩可以试试,金童玉女,郎才女貌,才子佳人……”

  “……”聂相思心说,其实夏云舒在旁人面前挺高冷的,为啥在她面前就像变了个人呢?吃饭都堵不上她的嘴!

  ……

  中午,聂相思跟夏云舒去学校食堂吃完午饭正往教室的方向走。

  “相思。”

  压抑着喜悦的男声忽地从后传来。

  聂相思和夏云舒停了下来,回头朝后看去。

  就见陆兆年一身白色运动装朝她这边小跑而来。

  夏云舒看到陆兆年,第一时间就要闪退,不过被聂相思及时也抓住了手臂。

  夏云舒脸抖了抖,眼睛盯着朝这边跑来的陆兆年,在聂相思耳边压抑声音道,”现在是大白天,已经够亮了,再把我这个电灯泡留下来,不怕晃眼睛啊。“

  “别胡说。”聂相思嘴巴没动,但声音出来了。

  夏云舒抿唇。

  陆兆年站在聂相思面前,盯着聂相思的星眸亮得惊人,“你好了?”

  聂相思点点头。

  “嘿,好了就行。”陆兆年憨憨的笑。

  “……你去打篮球么?”聂相思看了眼站在他身后不远,跟他穿着同样运动装的一群男生说。

  “嗯。要去看吗?”陆兆年邀请,期待的看着聂相思。

  “不……”

  “去!”

  聂相思拒绝的话还没完全出口,就被夏云舒的声音给覆盖了。

  聂相思咬住下唇,磨牙无语的盯着夏云舒。

  夏云舒呵呵笑,伸手挽住了聂相思的胳膊,对陆兆年,“我跟相思一起去,不介意吧?”

  “不会。”陆兆年感激的看了眼夏云舒,随后小心压制着欣喜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现在是骑虎难下,被这两人给“逼”到了一个不得不去的尴尬地步。

  所以最后,聂相思还是去了。

  ……

  学校篮球馆。

  聂相思和夏云舒坐在一堆专门来看陆兆年打球的女生中间,尖叫声全程没断过。

  “陆兆年,你好帅!”一个女生,忽然大胆的从观众席站起来,冲场上的陆兆年大声道。

  然后,陆兆年便朝观众席望了过来,目光直指聂相思。

  “啊……陆兆年在看我,啊……他在冲我笑,好帅啊,我的天,他是不是喜欢我啊?”那个女生蒙着脸在位置上又蹦又跳的叫。

  聂相思,“……”

  “我去。这什么眼神儿,陆兆年分明看的是你。”夏云舒抽动着嘴角,在聂相思耳边道。

  “我怎么觉得他是在看她。”聂相思小声道。

  夏云舒扔给聂相思一个“你就装”的嫌弃表情。

  聂相思微微抿唇,将视线从篮球场上移到夏云舒身上,“云舒,我们走吧。”

  “……这还没打完呢,着什么急呀。”夏云舒皱眉。

  ”你忘了下午化学考?“聂相思说。

  夏云舒,“……”

  “走了。”聂相思拉起夏云舒,两人朝篮球场出口走了去。

  场上的陆兆年在对方队各种拦截的情况下投入了一个三分球,仰高嘴角,男人的掀起上衣边擦汗边朝聂相思和夏云舒所在的方向看。

  不想却没有看到聂相思和夏云舒的影子。

  陆兆年嘴角的弧度瞬间沉了下来,放下衣服,猛地朝篮球馆外跑,连队友叫他,他都没理。

  ……

  “相思,我越想越觉得咱们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夏云舒看着身边的聂相思道。

  聂相思看向她,小脸认真,“云舒,我现在不想想这些。陆兆年很好,很优秀,我相信你也是因为这些,所以才想撮合我和陆兆年。但是,我真的没打算现在就谈恋爱,你明白我说的吗?”

  夏云舒盯着她,她之所以这么撮合她和陆兆年是因为……她知道战廷深对她的心思!她担心聂相思会因此而受到伤害。

  陆家在潼市的权势地位虽比不了作为四大家族之首的战家,但在潼市也是旁人不敢轻易招惹的。

  假若聂相思真的能跟陆兆年在一起,战廷深想要强行拆散他们时,多少会顾忌下顾家。

  夏云舒虽然因为自身经历,比一般同龄人心性成熟,思考时也比较理智。

  但她到底也只是一个将满十八岁的少女。

  她不会懂。

  一个处在食物链顶端,拥有绝对的权利和财富的男人,若真想得到一个女人,是必然不会吝惜手段的。

  而聂相思,绝对是战廷深不折手段也要占为己有的“猎物”。

  所以,聂相思一旦跟陆兆年在一起,非但不会让他那份占有欲得到抑制,反而会激怒他,连带着整个陆家也要跟着倒霉!

  幸好现在的聂相思对陆兆年还未动心,否则,后果绝对不是聂相思那小身板所能承担得了的!

  夏云舒无疑是为聂相思好,可是她,并不了解战廷深。

  “相思。”

  “聂相思。”

  一男一女两道声音同时从背后传来。

  聂相思和夏云舒皆是一怔,疑惑转头朝后看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