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清穿我想嫁给你》主角婉清扬第一章:喜当爹

2019-12-05 23:40 来源 : 未知

搜索微/信公~众~号【雅言鑫阅】,关注后回复 :【117】即可阅读全文

  “啊……”

  产房里产妇的疼叫声噶然而止,而期待的婴儿的啼哭声却迟迟没有传来。此时,医生从产房疲惫的走了出来,一脸无望的看着产妇父母。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产妇的母亲一把拉住医生的大褂焦急的问道,生怕听到任何不好的回答。

  医生难心的瞅了瞅老妇人一夜变白的头发,清了清嗓子,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的平稳:“准备剖腹,否则孩子大人都会有危险!”

  “我女儿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妇人猛地用拳砸着自己胸口,口中不住的哭泣,眼泪止不住的从眼里涌了出来。

  “我就说他们家门槛高,门不当户不对,就算女儿嫁过去以后也不能幸福!你这当妈的从来不劝女儿不说,还一心想跟高干攀亲家!这下好啦,那浑小子头影不见,他爸他妈连个电话都不接!我就说他们当官的心都狠,你要是听我的话,好好帮女儿把把关,我们女儿今天能遭这份罪?”

  “我们女儿论相貌,论学历怎么就配不上他们家儿子?他们是同学,青梅竹马,都是我们看着长大!谁知道他是这样的孩子?”

  “婚房都准备好,还说等孩子生下来再领证!哪个正经的父母能把孩子的婚事左推右推?我就说,这里头有问题,你不信。孩子傻,你这当妈的脑袋也不好使?要是听我的,还能让女儿挺着个肚子被人指指点点到今天?”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可这孩子要生在来,我们女儿这辈子可就毁了呀!”老妇人一想到女儿的未来,肠子都要悔青。

  “我舍了老脸也要把孩子给他们家送过去!我们女儿可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他们家养孩子!”说到这,两个老人是一脸叹息。

  “呱……呱……”闻听一阵新生婴儿啼叫,两位老者的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

  “母子平安,是个男孩!”医生把怀中的婴儿递与老妇人怀中,只是脸上却没有因为新生儿降临而应有的喜悦。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老妇人看着怀中孩子嫩嘟嘟的小脸欢喜的不行,脸上的愁云终于消散。

  老者无奈的叹口气,血脉相连,刚刚还坚硬的心瞬间就被这个新生命打动。

  “产妇……”医生望了望连日来终见笑容的两位老人,到嘴边的话又难心的咽了回去。

  “我们女儿怎么了?”两位老人的喜悦,顿时就被医生突如其来的话浇的一筹莫展。

  “产妇麻醉没过,还在昏迷,但体征都很好,您二老不用担心。只是生产时子宫撕裂,恐怕以后不能再怀上孩子。”

  医生的话犹如五雷轰顶,两位老者如同身临末世,一时都呆如木鸡的立在那里。望着怀中的孩子,再也露不出一丝笑容。

  “唉!都是命啊!”老者无奈的轻叹。“孩子无辜,不管怎么说都是清扬的孩子,孩子我们来养,就算他们家以后回心转意,都别想瞧孩子一眼!”

  病房中。

  “婉清扬……婉清扬……”

  婉清扬只感觉耳边有个的声音一直在唤她,只是这个声音很陌生,很轻柔。她努力睁开眼,却见面前立着一个身着旗装的古衣女子。

  下身撕裂的疼痛,让她一时有些眼花,竟有些看不清那古衣女子的脸。

  眼前的女子流着泪,泪珠成串的从脸上滑过,然后消散在空气中。那眼神绝望、无力,但似乎又向她传达生的的气息。

  这种感觉很温暖,像是阔别已久的朋友。

  婉清扬吃力的朝古衣女子笑了笑,心中暗想:既然还会做梦,说明自己肯定还会好好活的活下去……

  突然她开始大口的喘息起来,四周漫着红光愈演愈强,身体仿若被架在空中。四面八方的暖流都向她涌来,慢慢的她终失去了知觉……

  六年后!

  婉清扬费力的睁开眼,盯着房梁悬下的长尾巴大灰和蜘蛛丝,猛地坐起身,如同噩梦猛然惊醒。

  魂安则无梦,梦多魂未安。婉清扬这一夜睡得很不好,因为她做梦都没有想过,穿越这种天马行空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儿子依旧酣睡在身旁,大概是因为炕硬,粉团似的小脸难受的团成一团。紧紧的抱着妈妈的胳膊,生怕一不留神就把妈妈弄丢了。

  手机昨天和防晒喷雾一起,点火炸狼了。现在手里没有手机也没有手表,只见天边月肚泛白,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几分。

  婉清扬怕惊醒儿子,只好小声“啊”的叫声,小小发泄算是心里舒服些。

  婉清扬又扫视圈屋子,连个藏人的地方都没有,难道是装了针孔摄像机整蛊?原来一切真不是梦,她穿越了,而且还是带着孩子一起。可怜的孩子,这不是要跟着他妈我一起出去要饭的节奏吗?

  原本她只是带着孩子回老家走亲亲,没想到居然稀里糊涂走着走着就穿越了,一点征兆都没有,简直匪夷所思。人家穿越都是灵魂穿越,穿越过来不是千金小姐就是村姑小妞,可就这么带着儿子一起穿过来算怎么回事?虽然没有和儿子骨肉分离,可想想儿子即将与自己一同受苦,婉清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醒了?”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婉清扬这才想起,门外灶台旁昨夜一直还坐着一个人。

  塘钰一直醒着,夜里几乎未睡,深怕昨夜逃走的狼群重新折返报复。若是他孤身一人,面对群狼完全可以全身而退,而如今不一样,身旁竟多了两个需要他保护的人。可眼前这个傻女人,孤男寡女独处陋室,她没心没肺倒是安然睡了一夜,完全忽视他是个男人。

  想到此处,塘钰颇为窝火,他倾世容颜第一次受到这么无礼忽视。不过她睡着倒好,若醒着怕是这一晚他都会心神不宁。

  四目相对,气氛略显尴尬。

  “妈妈,我有尿!”儿子揉了揉惺忪睡眼,愣愣地瞅着大眼对小眼的两人,有些不知所措。

  “有尿找你干爹!”婉清扬随口把这“肥差”推了出去。

  干爹?塘钰猛地抬头,忽想起昨夜稀里糊涂认的干儿子,一时竟有些缓不过神。他额娘知道了倒是能高兴,就是还得费劲解释。

  “干爹!”儿子清脆的叫了声,似乎对妈妈临时抱大腿帮他认的干爹很认可。

  “嗳!”塘钰愣愣地接了句,脑海中莫名的浮起三个字——喜当爹!

未完待续.....
关-注【雅言鑫阅】公/众/号
回复:“117”,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直接关注微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