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禁欲总裁,真能干!》季安安第章散发出邪肆的狂

2019-12-05 23:33 来源 : 未知
热门小说《禁欲总裁,真能干!》季安安第1章散发出邪肆的狂

搜索微/信公~众~号【雅言鑫阅】,关注后回复 :【115】即可阅读全文。

  复古木质墙裙,雕刻着金藤浮纹。

  季安安微微磕开眼,闻到一股浓重的情~欲气息。

  她翻个身,撞到滚烫的男性躯体。身后男人闷哼,粗粝手掌顺着她的领口探进去,食指戴着矜贵的黑宝石戒。

  季安安喝了多少酒?完全不记得她怎么爬上这张床。

  “放开…嗯唔…………”

  白皙肌肤布满吻痕,显示她前半夜被人狠狠疼爱过。

  酸胀的身子毫无抵抗之力,嘤咛呻吟融化在男人低沉的喘息中。

  淫~糜一夜。

  翌日醒来她独自躺在总统套房的奢华大床上,仿佛被玩残的布偶。

  稍微动一动身体,腿间的酸涩就让她倒抽冷气。

  好痛啊。

  季安安强支着身子下床,头疼欲裂。

  隐约记得醉倒前,一个英俊的身影在花影下朝她走来——

  黑手套,英式纹金边袖口大衣。

  巴洛克复古十字架胸针,别一段双链穿过左下口袋。

  他像黑暗幻化的帝王,散发出邪肆的狂……

  她不小心撞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把他当做了顾南城。

  季安安努力回忆,记不清他的脸。

  所以,那个混蛋趁机带走她,还把她给……占有了。

  季安安看到白色床裙上醒目的红血,羞愤的泪水滴淌而下。她要报警吗?

  这种事声张了,只会影响她的学业,以后别人怎么看她?

  ……

  “安安你走路的姿势很怪啊,不会是昨晚那种事做多了吧。”

  刚下校巴就被损友SANA取笑。

  季安安身体一僵,脸色苍白。有这么明显?

  “我猜准了?”SANA一脸震惊,“昨晚我的生日会你中场不见,真跑去跟男人make-love了?”

  季安安抿着倔强的唇:“小声点。”

  “谁?我们系的?我认识?你每天打扮得就像几辈子都开不了桃花的黑寡妇,怎么可能被男人看上。”SANA一把拽掉季安安的黑框眼镜,“明明是大美女级别……”

  “不知道,我喝醉了……SANA别闹了,还我!”季安安走几步路都疼。

  “是北冥夜辰——”

  一阵尖叫声传来,林荫小道上的女生全都望着一个方向。

  高大的法国梧桐林列两排,路尽头一台黑色宾利房车稳稳开来。

  心形落叶在风中转着圈。

  叱——

  季安安抢回眼镜戴在脸上,跑车停在她脚边,降下来后车窗。

  北冥夜辰靠在深绒蓝靠背上,莹白手指端着水晶杯,略歪头:“季安安?”

  SANA表情夸张地瞪着北冥夜辰,他他他停下来了,还跟季安安说话?

  “安安,快说话啊!你们怎么认识的?”

  季安安脸色冷然,平静地道:“我不认识你。”

  “你掉了东西。”

  一张身份证捏在他指尖,北冥夜辰挑起殷红唇瓣,邪肆地笑了:“不打算要了么?”

  季安安皱着眉,脑海中电光霹雳:“怎么会在你手里?!”

  昨晚……难道——

  “呵,想也别想。我怎么会看上你这种没品位、没气质的乡下妹。”北冥夜辰毫不客气地打量她,“我真好奇,像你这种需要回炉重造的女生,我哥怎么会看在眼里。”

  “你哥?”

  “恭喜你,中奖了。”北冥夜辰嘴角扯出一抹贱笑,故作神秘的阴森口气,“我哥是北冥家族的继承人,28年来从没碰过女人,昨晚居然碰了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季安安感觉越来越多的女生在朝这边张望,恨不得人人都变成顺风耳探听。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把证件还我!”季安安伸手去抢。

  北冥夜辰轻松避开:“哼,这意味着你是我哥唯一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

  “……”

  “我哥开荤了,这种仅次于世界大战的劲爆消息,整个北冥家族都知道了。季安安,你很快就要变成名人了。”

  季安安恨不得挖个地道遁形。她怎么会跟北冥家族扯上关系?

  “你已经列入重点监护对象,好自为之,嗯?”北冥夜辰又是贱贱地一笑,翻手将身份证扔到地上。车窗缓缓升起,房车嚣张地开走了。

  “好帅,好帅啊——!”整条小道的女生都变成了复读机。

  季安安弯腰捡起证件,脸色一阵火辣辣的难堪。

  SANA目瞪口呆地盯着车尾离开,双手像花朵托着下巴:“这种笑起来一脸邪气的男人真是杀伤力爆表啊!如果他要娶我,与全世界为敌我也要嫁给他,给他生一堆猴子……”

  季安安心事重重,关于昨晚的记忆,真想不起来了。

  “他哥就是那个北冥少玺?”

  W市各大财金报道经常出现他的名字,但他从来神秘不露面。

  那种神级人物,平时见一面都难,怎么可能跟她发生关系?

  “安安你跟北冥少玺认识?还……还上床了!这种好事居然少了我!”

  “我真的不知道……”季安安只想低调做人,平平安安念完大学,她想做个被人无视的小透明,更何况是北冥家族这种惹不起的大财阀。

  “弟弟都这么帅,基因好,哥哥也差不到哪儿去吧?”SANA狂想,“不过也难说……不然他怎么不敢在公众场合露脸?连张照片都没有。”

  一整个上午季安安心不在焉,笔在纸上乱写着。

  顾南城顾南城顾南城顾南城……

  是不是写一千遍他的名字,就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昨晚去参加SANA的生日宴,在尼泊尔酒店四楼自助餐庆生,果酒很好喝她忍不住多喝了些,谁知道后劲那么足,能把她喝醉?她只记得脑子昏涨涨地难受,打算出去透气,接下来做了什么完全断片!等她醒来的时候躺在三楼的总统套房,一身羞耻的吻痕。

  那个叫北冥少玺的,28年都没碰过女人,怎么会就碰了她?!

  她一直在等顾南城,想做他最完美的新娘。昨晚的失身让她很难受。

  早晨在酒店里醒来,她就难过地大哭了一场。

  砰——

  门突然被一股力量撞开,正在上课的教授诧异地望着门口窜进来一系列黑衣保镖。

  教室里顿时慌乱起来,还以为遭遇到了什么恐怖份子。

  **主角季安安,北冥少玺。

未完待续.....
关-注【雅言鑫阅】公/众/号
回复:“115”,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直接关注微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