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叶棠采第四章出嫁

2019-11-29 17:05 来源 : 未知

  想到前生种种,叶棠采不由自嘲地一笑。

  也许张博元说得对,她落得那个下场,全因她非要倒贴,都是自己作的。

  以前娘背地里说祖父死要脸面活受罪,其实死要脸面这一点,她跟祖父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的啊!

  前生得知张傅元跟堂妹私奔,她何偿不知道这种男人不值得嫁。但自尊心使然,她不能不嫁。她嫁不进张家,就会丢脸丢大发了,就会成为全京城最大的笑柄,这种屈辱,她承受不起。

  也是存了死也不便宜堂妹的心。心里想着:你们不是私奔么,我偏不如你们的意,偏要横在你们中间,凭什么你们造孽,却让我受过?

  高傲、要强、不服输,结果的确恶心到渣男贱女了,但也毁了自己。伤敌一千,自己却损了两千,有什么意思?

  “姑娘,姑娘,你倒是说话呀!”秋桔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明明是二姑娘惹出来的祸,凭什么要你背,我们快去跟老太爷说清楚,否则褚家的花轿来了,那就晚了!”

  的确,再不行动就晚了!因为张家的花轿不久也会前来。

  张家也是丢不起自家儿郎勾搭小姨子私奔这个脸面啊!可恨张博元做事太绝太周密,居然为了防止他们迎亲而下了重药。但张家很快就会缓过来,并派花轿前来迎亲。

  等张家花轿来了,祖父自然就没有理由让她嫁到褚家了。

  叶棠采只好说:“张家不会迎亲,以祖父的脾性,是绝对不会取消婚礼的,就算绑也会把我绑上去,到时候不但把祖父得罪狠了,就连以后的夫家也得罪了。”

  秋桔一怔,狠狠地咬着唇。

  “花轿来啦!迎亲,迎亲喽!”外面不知哪个婆子大喊了一声,这是会抬到褚家的花轿。

  “哎呀,花轿终于来了。”外面一阵吱吱喳喳的声音,却是那群看热闹的人,“新郎呢?新郎呢?”

  外面领头的媒婆却只笑而不答:“迎亲!迎亲!”

  说着砰一声把门推开,房间里,媒婆只见两个丫鬟红着眼圈,瞪着眼儿,一脸不甘和气愤,新娘却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

  这媒婆是刘二临时请来的,她还不知道内情,但会突然使人请她上门迎亲,就知定有说不得的缘由。现在一见主仆仨这副模样,只当看不见,只想尽快把新娘迎出门抬走,好完成任务。

  媒婆走过去蹲在叶棠采跟前:“新娘子,请上来,老奴背你出门。”

  叶棠采嗯了一声,趴到媒婆身上。

  “姑娘……”秋桔脸上犹有不甘,狠狠地咬着唇,惠然却拉着她的手,摇了摇头。

  媒婆把叶棠采背起来,出了门就急急把人放到花轿里,大叫一声:“起轿!”

  随着一声令下,轿夫抬着轿子快步往前走。

  轿子走得飞快,惠然和秋桔在后面都追不上。

  ……

  定国伯一家住在城北的老宅子,自从败落,已经有多年没有修葺了,显得很是老旧。但也因为败落,家里的主子下人不多,住得倒是宽阔。

  褚云攀是褚伯爷的庶三子,他住在西边的院子里。

  他虽然与叶家二姑娘订了亲,虽然叶梨采也算是嫡女,却是庶房的嫡女,他又是庶子,两家都不重视,来往一直都是冷冷的。今天他塑性躲了个懒,称病不出,在家中看书。

  刚巧今天主母秦氏娘家侄子也娶亲,秦氏带着几个儿女回常州娘家了,两个姨娘又去了山上拜佛,家里倒也清静。

  “三爷,三爷。”这时,家里的小厮突然奔过来,“老爷让你快到厅里,出、出事了。”

  “何事?”褚云攀放下手中的书。

  “这……小的也不知道怎么说。”小厮抓了抓头,“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褚云攀来到大厅,只见一名凤冠霞帔的女子站在那里,不由惊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褚伯爷干咳一声,指了指叶棠采:“这是你媳妇。”

  说完嗐了一声,就背着手转身离开了。

  “事情是这样的。”褚伯爷的随从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简单梳理出来就是:今天的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这个小姨子是他的未来媳妇,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了!

  褚云攀像是被雷给劈了一样,整个人怔在原地,怎么也想不到,他爹出门喝个喜酒而已,喝着喝着,居然连新娘子都给喝回来了!

  “三爷……你、你还好吧?”随从担忧地看着他,轻唤了他一声,“要是……没有别的事,小的就出去了。”

  实在不敢再留,一溜烟地跑了,厅里独留下临时凑成的夫妻二人,无比尴尬地对站着。

  褚云攀心里纠结,对面的新娘一身精贵的大红嫁衣,金线绣凤,镶珠点翠,每一针每一线都可想像出费了多少心思。越是华贵喜庆,落在这个简陋冷清的厅室里,反而被衬得越发可怜寂寥,令人唏嘘。

  她孤零零地立在那里,连头盖都没有掀,身边更是连个丫鬟都没有。厅外,却有好几个好事的下人在探头探脑,不知是在嘲讽还是在闲话。

  想着,他一把抓着她的手腕:“走吧!”

  拉着她回房,他顾念着她看不到路,走走停停,回到房,让她坐到床上:“坐好了,别乱动,我给你把丫鬟找回来。”

  说着往门外走了两步,想到她被这样蒙着也不算个事,便又折了回来,扯开了她的头盖。

  只见她头戴精美华灿凤冠,两边垂下的赤金流苏间映出一张莹白的小脸。她一时适应不了光线,眯了眯眼,这才抬起头来,黛眉在光线下晕染出明媚的弧度,卷长的羽睫轻抬,一双流光艳彩的眸子就这样轻轻瞟过来,眼梢微翘,垂眸敛眉间,端的是风流旖旎,看得人心魂摇曳,久久移不开眼,竟是个瑰姿艳逸的绝色少女。

  褚云攀呆了呆,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惊艳到了。

  自己的未婚妻他自然是见过的,以前在一些场面上远远地看过几次,就长相来说,叶梨采绝对没有眼前这位长得好。

  这样算来,自己是不是赚了?

  如此想着,他便摇了摇头,眼前这位,一看就知是不会久留的主。

  放下头盖,褚云攀转身出了门。

  叶棠采看着他的背影,唇角却不自觉地翘了翘。她运气不错,想不到褚三爷竟是个风雅绰约的美男子。如果性格为人不差,便是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