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限免《都市之至尊战神》周子扬/宁轩辕第3章一锤定音,无人敢跟!

2019-11-29 10:35 来源 : 未知

  陈数当属这一桌最有身份的人。

  服众能力最高。

  先前一句话提醒,直接让林若兰,以及余下数十人,心神微紧。

  周子扬三个字,在苏杭,早已演变成禁忌。

  尤其是齐香可能出现的场合,谁要是没点觉悟,说错了话,指不定就会闯下无法挽救的弥天大祸。

  所以,陈数这番提醒。

  并无不妥之处。

  只是,囊括林若兰在内的几人,均是没想到,突然回归,且突然出现在今天这场宴席的宁轩辕,会公开质问陈数。

  陈数这些年养尊处优,习惯了外人对自己的阿谀奉承。

  这,贸然跳出来一个人公开挤兑自己。

  难免面子有损。

  “你冲我吼什么吼?苏杭谁不知道周子扬死的窝囊?死得废物?人尽皆知的笑柄,你还替他打抱不平起来?呵呵。”

  陈数挑起眉头,大言不惭道。

  宁轩辕神色冷漠,“所以,这是你侮辱亡者的理由?哪怕连名字,都不能提及?”

  陈数张张嘴,愣了许久,才毛毛躁躁道出一句话,“反正齐香不喜欢听到这个名字。”

  宁轩辕扬了扬尾指,语气冷漠,“她不喜欢,就不可提及?这么听话,难道,你是她身边的一条狗?”

  陈数,“……”

  林若兰,“……”

  这句话,彻底让陈数炸了。

  他蹭得一下子站起身,挺着圆鼓鼓的肚皮,勃然大怒道,“姓宁的,你三番两次挤兑我,到底什么意思?”

  “貌似我没得罪你吧?”

  宁轩辕无动于衷,甚至动作缓慢得斜靠身体,眺望向另外一个位置。

  那是晚宴的主舞台。

  林若兰正寻思怎么缓和尴尬气氛,瞧见宁轩辕的奇怪动作,顺势看了过去,然后眼睛一亮,连忙解释道,“是拍卖会要开始了。”

  宁轩辕不急不缓的抿下一口茶,静等下文。

  “传言,今晚将有一挂山河图进行拍卖,是压轴文物。”

  林若兰急于圆场,只是,说着说着又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曾经,作为周家豪门少公子的周子扬,不爱美女,偏爱古玩。

  而,今夜推出的这挂山河图,其实,正是周子扬生前的藏品。

  周子扬死后,山河图‘顺理成章’,延续为齐香的东西。

  齐香知道这挂山河图的价值,原本想私藏。

  不过,耐不住某些老古董特别喜爱,于是半推半就,采用现场拍卖的方式,转手他人,权当送个人情。

  “子扬的东西……”

  宁轩辕深吸一口气,微感憋屈。

  堂堂本土豪门,却被一个蛇蝎女人,害到了这个地步。

  “什么他的东西,简直胡说八道,明明早就是齐香的了。”

  陈数翻着白眼连忙纠正,并幸灾乐祸道,“对了,很快这挂山河图,又会成为金科金少公子家的了。”

  宁轩辕没吱声。

  既然齐香有意转手某个老古董,便证明今夜这场拍卖,不过是走个程序,让两方都风光一把。

  毕竟,听陈数的语气,金家在苏杭本土的影响力,相当不俗。

  “诸位,麻烦静静,现在我们拍卖几件古董,其中压轴文物山河图,作为开场礼,率先竞拍。”

  负责主持的司仪,已经提前站了上去。

  这挂山河图即将易主的消息,事先就传了出来,并经过各方打点,都知道了,金家对此志在必得。

  所以,后续的拍卖,注定没人跟价。

  最多有三两位托,嚷嚷几嗓子烘托下气氛。

  还没开始,便有若即若离的视线,打量向靠前位置的某位年轻男子。

  他身穿白色西装,梳大背头,身材高大,气宇非凡。

  金科。

  苏杭金家,大名鼎鼎的少公子,历来风流,挥金如土。

  “诸位,山河图在此,底价一千万,现在开拍。”

  主持没敢耽搁时间,立马作价。

  “一千五百万。”

  果不其然,跟在金科身边的助理,站起身环顾众人两圈,第一时间开价。

  金科没动,只是架着二郎腿,悠闲自在。

  “豪门少主果真有钱,一千五百万就跟喊着玩似的。”

  陈数嘀嘀咕咕一句,倍感羡慕。

  这番热闹,倒也让他暂时忘记了先前和宁轩辕产生的不愉快。

  “茶没了,我给你再续一杯。”

  林若兰对这些不感兴趣,瞧见宁轩辕放下茶杯,赶紧询问道。

  宁轩辕笑笑,“我不渴。”

  言罢,他作势举起了右手。

  这番动作,当场吓坏了一桌人,无论是林若兰还是陈数,均是瞪大眼睛,一脸惊吓。

  “你在搞什么鬼?这个场合,这个阶段,胡乱举什么手?”

  陈数恼火得脸都白了,拍卖节点,胡乱举手,会被主持人,包括现场所有客户,误认为跟价的。

  宁轩辕面对陈数的责问,毫不搭理。

  “我命令你迅速放下手,否则闹得自己难堪下不了台,只能算咎由自取。”

  “毕竟,我看你也不像是什么有钱人。”

  啪!

  隔空一道响指,打断了陈数再次絮絮叨叨的念想,也,惊醒了现场所有人。

  “五千万!”

  刹那之间,一片哗然。

  站在主舞台中心的主持,脸都青白下去。

  近在咫尺的陈数,同样失魂落魄的愣在原地。

  而,容颜靓丽的林若兰,则小嘴轻掩,眸光呆滞。

  这是跟金家金科公开叫板了?

  “有先生出价五千万,请,请问还有跟拍的吗?”

  主持人显然事先被交代过了,现在突然有人截胡,他也不清楚怎么处理了。

  最后,唯有可怜巴巴看向西装革履的金科。

  咔哧!

  下一秒,金科懒洋洋转过头,轻描淡写瞧了宁轩辕两眼。

  “六千万。”

  金科笑了笑,脸色尚且正常,这让主持长出了一口气,没捅出篓子就好。

  然而。

  “一亿。”

  宁轩辕第二次的叫价,直接杀死现场。

  无数人呆若木鸡,倒吸凉气。

  莫说这些嘉宾,连极力保持成熟稳重的金科,都开始情绪失控了。

  偌大的苏杭,真没人敢和金家过不去。

  沉默良久,金科隔着几桌人,凝视宁轩辕,“哥们,这挂山河图我爷爷极其喜欢,奉劝你……”

  “一亿五千万。”

  陈数,“……”

  金科,“……”

  众人,“……”

  “抱歉,今夜我势在必得,要么公平竞拍,要么主动退出。”

  宁轩辕捻起一块湿巾,缓慢擦拭嘴心,且语气淡然。

  常言道,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

  按照约定,这挂山河图早就属于金家了,今夜的拍卖会,不过是走个可有可无的程序。

  明明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怎么好端端冒出一个截胡的?

  而且,还这么强势,这么不给面子?

  “哪来的玩意,存心和我金家过不去?”金科怒火冲天,眸光冷冽。

  “两亿。”

  宁轩辕扬起视线,忽略金科,第四次报价。

  一锤定音。

  无人敢跟。

  金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