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穿越王妃》元卿凌/宇文皓第三章:原来真是个间谍,可惜是个蠢的全本阅读

2019-11-29 10:34 来源 : 未知

  楚星月这一昏睡就整整昏睡了三天三夜,等她再次睁开眼,人已经不在山洞中,而是躺在舒适软绵的床榻上。

  身上盖着价值不菲的锦绣云被,空气中漂浮着清新怡人的宁神香;放眼四周,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处处摆设精致,无一不显露着居住在此处的人身份之高贵。

  如此低调奢华的房间对此刻的楚星月来说简直堪比阎罗地狱,本以为自己这趟穿越可能是一时神情恍惚所致,但没想到,睡一觉醒来现实依然没有改变。

  看来,凌王妃这个身份她是逃不了了,穿越这顶大帽子她是要戴定了。

  “小姐,小姐你醒了吗?你真的醒了吗?”

  作为一个看多了穿越剧的腐宅,楚星月不用想就知道这个时候该出现的人一定是这具身体身边伺候的丫鬟,而往往这个时候出现的丫鬟基本上都是心腹。

  楚星月眨着还有些迷糊的眼神侧头看过去,果然就瞅见一个穿着浅绿色春衫的俏丽小丫鬟红肿着一双眼睛忧心忡忡的跪在她的床头,看见她醒来,眼眶子里的眼泪喜极而泣的坠落。

  楚星月无语的望向头顶上明艳的帐子,因为受伤而显得格外虚弱的嗓音这个时候听起来还挺柔弱的:“你叫什么呀?”

  春杏瞅着刚醒过来就忘记她是谁的小姐,哭的跟失了身似的,拽着盖在楚星月身上的被角就开始抽抽搭搭:“小姐,御医说你只是伤了身子,可现在看上去怎么连脑子都伤着了?奴婢是春杏啊,你连春杏都不记得了吗?”

  春杏?楚星月又扭头看了看跪在床头的丫头,小姑娘生的眉清目秀,的确是很像一颗立在枝头上的青涩小杏子,招人喜爱。

  忍着身上伤口的疼痛,楚星月支撑着手臂坐起来,见春杏忙活着拿来枕头垫在自己的后腰,更对眼前这聪明伶俐的小姑娘喜欢了几分。

  虽说穿越到她这份上已经算是最倒霉的,但若是身边有一个知冷知热又机灵乖巧的小丫鬟伺候着,总是要舒服些的。

  只是,她可不能告诉这小丫头真正的实情,免得会惹出什么事端。

  “春杏,你也知道,你家小姐我刚经历了一场谋杀,整个过程简直就是血肉横飞、九死一生,我能保着小命活下来都算是祖上积德;经历了这么恐怖的事,我因为惊吓而忘记一些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是不是?”

  春杏眨巴着一双含泪的眸子,听到楚星月说起谋杀一事,哭的更起劲儿:“小姐,奴婢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再为了煊王爷牺牲,可你偏偏不听;如今,为了煊王爷你更是差点连命都搭进去,这事儿要是传回青州,老侯爷和大少爷还不得心疼死。”

  老侯爷?大少爷?青州?……煊王爷?

  春杏口中的陌生词语实在是太多,她还真一时间消化不了;楚星月忙稳了稳心神,示意春杏为自己倒了杯水,一边一口一口的抿着温水喝,一边试探性的问:“你口中的煊王爷指的是当朝的大王爷吗?”

  “小姐,你看你都憨成什么样儿了,连自己的初恋情人都记不得了。”

  听着贴身丫鬟对自己的评价,楚星月头顶黑线,看向春杏的眼神也有点像看二货的意思。

  意识到自己把实话说出来,春杏绞着手帕怯生生的看了眼楚星月,开口道:“小姐既然伤了脑子记不得事情,那奴婢就给你说道说道。小姐你出自青州靖北侯楚家,是我侯府嫡出的堂堂正正的大小姐,老侯爷是军伍出身,一身的功名都是从战场上挣出来的,青州就是老侯爷的驻军封地。我们楚家在大魏虽比不上京中这些百年世家来的底蕴深厚,可也没人敢小瞧了咱们,要知道老侯爷手中掌握的四十万铁骑可不是谁都能撼动的。”

  说到这里,春杏的脸上就露出了与有荣焉的骄傲,但紧跟着,小脸又露出了几分苦涩:“老侯爷虽说军功赫赫,深得圣心,楚家在青州、在大魏百姓的心中地位超然,但老侯爷与小姐你的命却不是顶好的;老侯爷是个长情的人,自从侯夫人也就是小姐你的娘亲去世之后,就独自抚养你和大少爷;但好不容易等着小姐你长大成人,小姐的婚姻却又是个坎坷的。”

  “还记得一年前小姐你从青州出嫁,老侯爷与大少爷拉着你的手哭红了眼,生怕你在京中会受人欺负,可没想到老侯爷的担心成了真,小姐你在这里确实过的不够好。”

  楚星月看着捏着帕子哭的嘤嘤嘤的春杏,眉心早就拧成了一团。

  心想着,若是这小丫头说的话不假,那这个楚冰月的身份还是挺不一般的,亲生父亲执掌重兵,只这一条就能保她在这水深火热的京城之中安然度日。

  可明显楚冰月是个傻的,硬是将握在手中的一副好牌打成了烂牌,活生生的把自己给牵累死了。

  “你还没告诉我,我和煊王爷是怎么回事。”

  春杏的眼泪来的快收的也快,尤其是在听到楚星月问起煊王爷的时候,脸上的悲色立刻变成了愤懑:“煊王爷就是大魏的大皇子赵煊,当年煊王被皇上派去青州历练,老侯爷尽心尽力的帮扶他,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煊王招惹了小姐;当年煊王明明对小姐说,等他回到京城就会回禀皇上,会以王妃的身份迎你进府,可没想到煊王回到京城后就变了心,迎娶了当朝丞相的亲孙女抛弃了小姐你;可小姐你呢,却总是口口声声说煊王有苦衷,又求着老侯爷向皇上请了圣旨嫁给了三皇子赵凌,表面上当着凌王妃,实则却是帮着煊王偷偷传递关于凌王府的消息。”

  说到这儿,春杏就扑到了楚星月的腿上,苦口婆心的劝说:“我的傻小姐,你可知煊王并不是你的良配,如果煊王心里有你,他怎么可能会让你嫁给别的男人?如果他爱着你,又怎么可能让你去做那下场凄惨的奸细?”

  “要知道,凌王爷看似温文尔雅,实则那也是从战场上走出来的煞神,若是被他知道你出卖他,他就算是甘冒得罪靖北候府的风险,也会扒了我们的皮。”

  这下,楚星月算是彻底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感情自己还穿越到了一个为了爱情甘愿付出一切的傻女人身上;只可惜所托非人,连这长的跟青杏子似的小丫鬟都能看出那个煊王是个薄情的,可楚冰月却是当局者迷,最后活活葬送在一场谋杀之中。

  “小姐,经历了这么多事,你也该看明白了,煊王爷的心目中只有皇位,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陪你放纸鸢捉蝴蝶的风度翩翩的龙子凤孙了;小姐,如今趁着凌王爷还不知道所有真相,趁着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咱们就跟煊王爷断了,好不好?”

  楚星月看着苦口婆心的春杏几乎都要泪了,她真想告诉身边这冰雪聪明的小丫头,其实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赵凌那家伙扮猪吃老虎,早就知道你家小姐身在曹营心在汉,他现在之所以还留老娘一条命,那是等着秋后算总账呐。

  “听说王妃醒了,本王过来看看,仔细瞅瞅本王最心爱的王妃可有无大碍。”

  看!这算总账的家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