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003华盟免费阅读

2019-11-29 10:27 来源 : 未知

  秦苒咬着一块排骨,低着脑袋认认真真的啃着,神色漫不经心,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宁晴刚想发火,林麒一记眼神看过来。

  她忍下火气,冷着脸将刚刚的那句话重复了一遍。

  秦苒坐姿实在是不怎么规矩,翘着二郎腿,一手拿着筷子,另一只手的胳膊就撑在桌子上。

  大佬坐姿,又傲又狂。

  似乎是现在才听到声音,秦苒抬了抬眼眸。

  听到秦苒学过小提琴,林锦轩也抬头看她。

  他听到秦苒开口:“小提琴?”

  说到这儿,她手撑着下巴,忽然笑了,声音寡淡,有两分凉薄,松松倦倦的,“那个啊,我不会。”

  “不会?什么不会?你小时候就开始学,”宁晴手捏着筷子,骨节凸起,咬着牙道:“我每年都有打给你一笔钱去学小提琴,许老师说你天分好……”

  “哦,”秦苒慢条斯理地拨弄着排骨,“许老师儿子的脑袋被我开瓢后,我们就没见过了。”

  饭桌上弥漫着诡异的沉默。

  秦苒就支着下巴笑,又坏又冷的那种笑。

  微微挑着的精致眉眼又有少年人的桀骜,细看,似乎还有一分浅薄的狠。

  用宁晴的话来说,就是“匪”,既匪又野,似艳似妖,偏偏又摸不着碰不到。

  这是什么神仙欠抽表情?

  又是什么神仙欠揍语气?

  宁晴瞅她,眼稍气得殷红一片,“秦苒,你跟我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一中有艺术班,宁晴记得秦苒小时候琴学得不错,学习不好,换条路子,走艺术也是条出路。

  没想到秦苒兜头就给她这么大一“惊喜”。

  林麒下午看过秦苒的资料,知道对方是个刺头儿,却没想到这么扎人。

  张嫂给宁晴端了杯茶,宁晴叹了口气,喝下,等一口气顺过来,也没再提这件事,只是紧绷的后背显示着她心情不大爽利。

  林麒生意场上忙着,他自然没那个闲余时间围着陈淑兰跟秦苒转。

  又或者,他觉得没必要。

  吃完饭基本上就各自散开。

  秦语见林锦轩接了个电话出门,乖乖巧巧地跟宁晴说了一声,就上楼去拉琴了。

  宁晴看看小女儿,又看看大女儿,明明都是她的种,怎么生出来的差别这么大。

  “你跟外婆暂时住三楼,我待会儿让张嫂再收拾一间屋子出来,”宁晴捏着眉心,微微偏头,压了压心头的火气,低了声音,“二楼除了卧室就是你妹妹的琴房,你没事别打扰她。”

  秦语一离开,她脸上温情就褪去。

  秦苒靠着扶梯,点了点头,没什么表情的。

  秦苒这态度还算听话,郁结了一整天的宁晴表情总算缓和了一些,毕竟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到底有那么些感情。

  宁晴跟陈淑兰说了几句生活上的事,转头看到秦苒又拿起了手机,她眉头一蹙就要说道说道。

  偏巧二楼的琴房没被关严,悠扬婉转的小提琴声音传出来。

  宁晴一脸欣慰,转而跟张嫂道:“看来语儿过不了多久就能去考十级了。苒苒!多学学你妹妹,做事情要有始有终。”

  话头说着就又转向秦苒。

  秦苒看了一眼二楼,懒懒地抬了抬眼皮,一双杏眼敛着几分坏,又漂亮得要命,依旧匪得不行。

  她转身,上楼,一双腿又直又长。

  没搭理宁晴。

  得,很社会。

  宁晴指着她的背,脸憋得殷红,脑中想着秦苒是怎么拿砖头一下一下地往人脑袋上砸……

  陈淑兰眉眼一跳,可又舍不得指责秦苒,就可劲儿安抚宁晴。

  **

  楼上,保姆已经把陈淑兰的东西拿到隔壁了。

  秦苒洗了个澡,头发没彻底擦干,她一边系着浴袍的带子,一边伸手从背包里拿出那看起来很新的电脑。

  电脑旁边是那厚重的手机,跟她平日里玩游戏的手机不太一样。

  她没看手机,将毛巾按在头上,电脑被她放在桌子上,刚打开盖子,就秒出现桌面。

  电脑桌面很干净,除了满目的沙漠背景,只余白色的鼠标箭头,再也找不到其他人图标。

  很热情又很压抑的沙漠色。

  秦苒伸手按了几个键,然后起身去倒了杯水,端着水坐到椅子上,电脑上就出现了一张脸。

  对方穿着白色衬衫,在异国大路上,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拎着医药箱。

  穿着雪白的衬衫,睫毛很长,皮肤很白,可以用漂亮来形容他那张脸。

  “有人在查你,”秦苒靠着椅背,低眸喝了一口水,慢条斯理地,“京城的人,对方资料我发给你了。”

  秦苒六岁时,在邻居家自己学完了小学课程后,就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

  她跟同龄人玩不到一起去,偶尔还会发狂。

  邻居都认为她有神经病,避之不及。

  宁晴跟秦汉秋每天专注吵架,没有太过关注过她的情况,只知她喜欢打架,神经有问题,也不愿意去学校。

  离婚的时候都不愿带她走。

  八岁秦苒自学了高中内容。

  九岁自己组装了人生的第一台电脑,并用自己的编码攻克了一个黑客网站。

  视频里这个男人眯着一双有些妖的眼睛,他鼻梁很高,长相风流俊美,就算在异国,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回头。

  顾西迟,一个云游四方的医生,医术高超,脾气古怪,全世界到处游历给穷人治病。

  这一次中东出现了恐怖袭击,他立马就拎着自己的医疗箱去拯救世界。

  秦苒只知道他是医生,顾西迟。

  顾西迟也只知道她是黑客,秦苒。

  两人有过命的交情,但却从不打听对方的事。

  “我没事,”顾西迟将烟咬在嘴里,拿出另一个手机查收秦苒发给他的邮件,含糊开口,“小朋友,哥这件事你别管,我找人解决。”

  顾西迟看完资料,不动声色的把那手机放回兜里。

  “对方有来头?”秦苒将杯子搁到桌子上。

  顾西迟随意的点点头。

  秦苒抓起被自己扔到一边的毛巾,一腿搭在另一边的桌子上,动作轻而慢,野得不行。

  她继续擦着头发,声音不紧不慢,“你随意。”

  “别失落,等你再成长成长,至少得跟最近国内网上一直传的华盟那个Q一样,哥就带你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顾西迟找个外国人问了路,顺嘴安慰了她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