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穿越王妃》元卿凌/宇文皓第一章来呀!互相伤害呀!

2019-11-28 09:51 来源 : 未知

  楚星月只觉得浑身酸痛,这股莫名的疼痛感几乎快要将她蹂躏撕碎!

  到底发生了何事?

  楚星月猛地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浑身是血的趴在一个男人的背上。

  耳边,是男人奔跑时发出的粗喘低沉的声音,楚星月有些蒙圈,想要动弹一下,可无力的身体却在告诉她,她现在能喘口气都已是不容易。

  或许是察觉到她已苏醒,男子低沉清冷的嗓音带着明显的不耐,开口竟是冷嘲热讽的奚落:“哼,命够大的,一剑穿胸都没射死你,看来本王还真是低估了你这小身板。”

  胸口的疼痛似乎正在印证男人话中的真实性,楚星月这才恍恍惚惚的回过神,伤口溢出的鲜血顿时刺痛了她的眼睛,提醒她现在随时都有可能嗝屁。

  而她之所以趴在男人宽阔的脊背上,则是因为男人正背着她飞奔,身后,一道道冷箭如雨林般朝她袭来。

  下一秒,一支箭矢夹裹着透彻骨髓的阴冷更是擦着她耳畔直飞而过。

  “啊——!”

  楚星月本能的捂着耳朵大声叫了起来,靠!这是什么状况,这究竟是在玩什么?

  她明明是因为天气太热中暑倒在家中休息,可怎么一睁开眼就遇到了这种状况?

  如果是做梦,这未免也太真实了,可如果不是梦,这又是什么?

  突然间,楚星月像是想到什么整个人都僵住,只见她瞪圆了眼睛看着周围,半晌后才从喉管中挤出一声难以置信的哼唧。

  难道是——穿越?!

  这他妈也太扯了,同样是穿越,别的女主能一睁眼是各种开挂,可为毛老子这一睁眼就是马上要挂掉的节奏。她到底是在上辈子默默造了多少孽,才会让这种破事摊到她的头上。

  “楚冰月,你鬼喊鬼叫什么,吵死了!闭嘴!”

  男人终于受不了凑在他耳边的尖叫声,拧着俊美好看的眉心狠狠地剜了眼背在身上的女人,脸上的嫌弃简直不要太明显。

  不过……等等!他叫她什么?她明明不是叫这个名字。

  “你、你叫我什么?再喊一遍。”

  为了证明自己的听力没有下降,楚星月不顾男子此刻的臭脸,勇敢的提出自己的请求。

  男子听见她的问题,脸上的嗤笑更浓:“都到这种时候你还不忘装疯卖傻,楚冰月,凌王妃的身份可真是挡了你演技的天赋。”

  是了,这次是彻底听清楚了,他喊她楚冰月,她居然穿越到了一个叫楚冰月的女人身上,和她真正的名字只相差了一个字。

  男子看她在愣神,继续不忘冷嘲热讽:“怎么?被拆穿了就无话可说了?你放心,本王不会在这个时候丢下你,要死,你也必须死在本王的手里。”

  楚星月的脑袋里早就乱成麻,耳边又是这个混蛋一声声传来的刻薄要挟之言。

  本就心慌意乱的她再也忍不住,伸手就照着男人的后脑勺上来了那么一下子,唬着脸对他吼:“你丫有病啊,都逃命了还这么多话,力气多是不是?精力大是不是?既然这么活蹦乱跳那就赶快甩了身后的杀手,你想死我还不愿意陪着你死呢。”

  男子似乎被她这一巴掌甩的有些发懵,整个人都先是一怔。

  跟着才转过自己发黑的脸,一双凤眸里几乎能喷火:“楚冰月,你居然敢碰本王的头。”

  面对男子的怒火,楚星月在他的后脑勺背后同样磨着后牙槽,臭男人,仗着自己长的好看就冲她甩脸色。

  就这脾气,哪个女人要是喜欢他绝对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她刚才真是脑子犯抽,不然怎么会被他的面皮蛊惑。

  “行了行了,不喜欢我碰你头我不碰你就是了,赶快跑,不然咱俩这小命可真要要交代到这儿。”

  关键时刻,还是要她后退一步,让一让这别扭冷酷的家伙。

  男子冷哼:“演!继续演!楚冰月,你费尽心机将本王骗到这里,不就是想配合大王兄将本王置于死地吗?”

  说到这里,男人的脸色更加难看:“本王早就跟你说过,在你嫁入凌王府的那一刻,就算你心里还念着大王兄,也要在本王面前遮的严严实实;没想到你比本王想象的还厉害,表面上当着凌王妃与本王琴瑟和鸣,背地里却与大王兄勾结欲取本王性命;告诉你楚冰月,本王就算是死,也会拖着你一起,你想要变寡妇转投大王兄的怀抱,这辈子都不可能。”

  楚星月懵了,只觉得一时之间得到的信息量太大。

  根据男人愤怒的言辞,她可以推断出,身下的这个自称凌王的男人似乎是她夫君,而他俩的关系与其说是夫妻更像一对怨偶。

  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想弄死他跟他大哥当野鸳鸯,可没想到野鸳鸯没当成,自己小命先挂掉了,更要命的是,这些计划居然被这个男人全盘知晓。

  哎呦我靠!这是明知道自己已经当了绿王八的节奏啊,要不要这么狗血,要不要这么不靠谱!

  她娘的她就想不明白了,那个楚冰月是不是有毛病,好好地凌王妃不当也就罢了,你丫红杏出墙个毛啊!

  红杏出墙也就罢了,你悄悄的出墙也行啊,你丫的居然出墙都出的如此明目张胆,居然让自己的丈夫知道他被戴了绿帽子,而且,这顶绿帽子还是自己的亲大哥给戴上的;擦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也不是这样用的吧。

  完了完了,都说这古代男子最恨自己的妞儿让自己当绿王八了,没想到她赶个时髦穿个越,竟然穿到了一个这么傻逼的女主身上。

  难怪这个凌王看她的眼神如此嫌恶讨厌,不得不说,这小子也是够有义气的,老婆给自己戴了绿帽子,他居然还背着自己的老婆一起逃命。

  好小子,算你有情义!

  楚星月爬在凌王的背上默默地对这小子比了个大拇指,讪讪的笑容浮现在她苍白的脸上,小心的拍了个马屁:“王爷,您真是个君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在这个时候都不忘了臣妾,带着臣妾一起逃命。”

  凌王又是一声冷哼,“逃命?楚冰月,你是被吓傻了吧,本王什么时候说过要救你的性命;本王是不想让你就这么简单的死了,你害的本王陷入险地,你要是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你?等本王回到凌王府,一定会让你见识见识,背叛本王的下场有多精彩。”

  得!这哪里是有情义啊,他分明是憋足了坏水儿放到后面放大招呢。

  楚星月的一张脸都变成了苦瓜色,胸口上的疼痛如跗骨之蛆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神经,眼见着伤口上的血越流越多,楚星月只觉得脑袋发晕,渐渐连呼吸跟着困难。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她这条命可就真的要交代到这儿了,她必须活着,活着才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楚星月痛苦的吞咽着口水,双臂更是死死地抱紧了凌王的脖子,因为缺血而发晕的脑袋让她不断地做出闭眼的动作,也就在这时,她发现了身体的古怪。

  每次在她做出闭眼动作的时候,脑海里就浮现出一片奇怪的地形,而更神奇的是,脑海中的地形和她眼前看见的地貌有着惊人的相似,难道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还有什么特异功能不成?能做到目视千里?

  有了这个想法,楚星月二话不说就拍了拍凌王的的肩膀,语气着急道:“快,前面左转,钻到丛林里,不远处有一个低洼的水坑,过了水坑有一个被树枝遮掩的山洞,我们去山洞里躲着。”

  赵凌听着楚星月的声音,脸上的愤怒丝毫不减:“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诓骗本王?楚冰月,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掐死你。”

  掐死她?她还想踹死他呢!

  “你个傻逼二货死脑残,你想找死不要拖累我,要不是现在我受伤,我才懒得搭理你,还想掐死我,好啊,你要是不相信就站在这里被箭射死好了;反正我这条命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去了阎王殿,路上有你陪着,咱俩继续互相伤害。”

  说到最后,楚星月张口就朝着赵凌的耳朵咬上去,喷着愤怒火焰的美眸里,布满了不甘与屈辱。

  此刻的她看上去就像一只飞舞着长毛的大野猫,张牙舞爪、怒目熊熊,恨不能抱着身下的男人一起燃烧死。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傻逼男人对自己是没有半分的善意,今天这条小命,不是交代到身后的箭矢之中就是交代到这个混蛋手里;既然如此,还不如在能动弹之前讨回点本钱。

  哼!只准你放狠话,不准老娘撩蹄子咬你?

  赵凌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一招,顿时,只觉得一股热血升到了头顶,瞬间就涨红了他整张脸,惊的他差点将背上的女人给甩出去。

  他难以置信的僵硬着脖子,清楚的感受着女人柔软湿热的嘴唇碰触着自己敏感的耳廓。

  本是惊怒的眸子里瞬间闪过一抹情欲之色;这个女人,是真的发疯了吗?居然敢对他做出这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