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001初到云城全本阅读

2019-11-28 09:48 来源 : 未知

  八月底,日头当空,小镇热浪翻滚。

  镇中心卫生院二楼略显破旧的门边懒洋洋地倚着一个女生,她穿着简单的黑白格子衬衫,低头的时候,领口歪了一下。

  两个袖子十分不羁的卷起。

  在往下是一条低腰牛仔裤,有点旧,因为她的动作,一截清瘦细腻的腰露出来。

  样貌惹眼到不行。

  护士看到一个男人第三次路过女生时,她递给女生一根棒棒糖,朝病房内努努嘴,“苒苒,你爸妈来了?”

  秦苒慢吞吞地撕开糖衣,长睫微垂,咬进嘴里的时候,她才半眯着眼睛,情绪不高,“是吧。”

  护士啧了一声,“看不出来。”

  说完一句便拿着病历匆忙离开。

  病房里面就是秦苒的亲生爸妈,宁晴和秦汉秋。

  两人十几年前就已经离婚,秦苒一直跟着外婆,半个月前外婆生病,眼下需要转院,宁晴跟秦汉秋才回来。

  秦苒靠在墙壁上,一只腿微微曲起,面无表情地听着病房内传来两人争吵的声音。

  隔着门都听出来宁晴的声音冷漠十足,“秦汉秋,车子就在楼下,我带我妈去市医院,苒苒跟你走。”

  “凭什么苒苒跟我?”秦汉秋冷笑一声,丝毫不客气,“你不是嫁给有钱人了,这么有钱一个女儿你都养不起?”

  “我已经带了语儿进了林家,你还要我再带一个拖油瓶?”宁晴不耐烦地睨他一眼,“我妈帮你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她现在生病了也没法管了,你不带走难道让我带回林家?”

  说起这个,秦汉秋怨气更加明显,“那时候我明明想抚养语儿,是你非要跟我抢,现在你要让我带苒苒,行啊,那你把语儿也给我吧。”

  他们有两个女儿,秦苒跟秦语,只差一岁,各方面却是天差地别。

  两人离婚时为了争取秦语的抚养权,闹得天翻地覆,后来还是秦语自己想要跟着妈妈,这一场官司才算打完。

  那时候秦苒没人要,两人互相推脱最后谁也不管。

  外婆陈淑兰看着可怜,一个人抚养了秦苒十二年。

  病房内,宁晴看着秦汉秋嘲讽的脸庞,心中憋了一口气。

  秦汉秋是小时候被拐到他们镇上的,一个穷小子,当初宁晴看上他还是因为秦汉秋的那副好样貌,结婚几年两人就忍受不了对方的脾气,干脆离婚。

  离婚后宁晴带着秦语嫁到了云城有钱人,如鱼得水。

  秦汉秋也迅速结婚,跟他现任的老婆还生了一个儿子,日子红火。

  两人都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大女儿。

  眼下他们将秦苒当做物品一般,互相踢皮球,仿佛不知道大女儿就在门外听着他们的对话。

  秦汉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宁晴怕他到时候真去林家闹,那只会让她更丢脸,只能咽下一口苦水,不甘不愿地带秦苒回云城。

  “苒苒,你也别怪爸,”秦汉秋丢掉了包裹一身轻松,出病房门看到秦苒,顿了顿,“林家有钱,你跟你妈过去,他们铁定能给你找个好学校让你读高三。”

  秦汉秋现在要养一个儿子,负担也不小,城里的房子还没买,总要为以后打算,来之前他现任的妻子就打过招呼。

  他只能对不起秦苒了。

  从来这里开始,他就没想过要把秦苒带回去。

  秦苒往后靠了靠,卫生院走廊上没有空调,闷热的空气几乎凝住,她半低头,手指绕着衣领的第二粒白玉般的扣子。

  手指纤细,毫无杂质,犹如凝结的玉脂,裹着冷意。

  漂亮到不行的眉眼间一股子“别惹我”的不耐烦。

  并不理会秦汉秋,烦躁的解开这粒扣子后,忽然眯了眯眼,朝走廊上正对着自己的窗户看过去,眸子里寒光毕现。

  跟窗户隔着几米远的地方是一间办公室。

  对面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的年轻男人穿着禁欲的白大褂,样貌清隽,身材俊挺。

  卫生院最近新来的主任,江东叶。

  江东叶看了眼对面与卫生院并不相配的高定沙发。

  沙发上躺着一个人,指尖夹着一根烟,修长且分明,淡色的烟雾薄薄升起,手臂随意的搭着,目光似乎凝了半分钟。

  江东叶顺着对方的目光朝外看去,“瞅什么呢?”

  男人穿着黑色丝质衬衫,窝在沙发上,睡眼惺忪,背靠着沙发,咬着烟嘴,笑,“小腰挺细。”

  他侧着头,鼻梁很高,皮肤极白,半眯着眼睛,极长的睫毛遮住眸底,朦朦胧胧的过分疏冷。

  似乎是刚清醒,声音听着有些困倦,低哑偏又带了不经意的慵懒,携裹着半分清绝。

  伸手掸了掸烟灰,黑色的领口半敞着,脖颈处的皮肤被浓隽的黑色一映精细如美瓷。

  “嗯?”江东叶翻了页病历,没听清。

  抬头一看,瞧见这风流韵致的颜色,觉得京城里那些男男女女为这位三爷疯狂,也不是很难理解。

  “没你的事儿。”程隽伸直了大长腿,倚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开口,“过两天这边任务完了你就回京城。”

  “你呢?”江东叶回过神来。

  骨节分明的手指将烟按灭在烟灰缸。

  程隽起身,两条腿笔直修长,微敛的眸子里氤氲着慵懒,伸手拍了拍衣服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烟灰,神情松倦,漫不经心:“有其他任务。”

  **

  宁家的车就在小镇的卫生院楼下。

  是一辆黑色的宝马,挂着云城的车牌号。

  宁晴跟医生交涉之后,就直接带秦苒跟陈淑兰回云城。

  “林家规矩多,别把你的那些坏习惯带到林家,听到了?”宁晴偏头,揉了下眉心。

  秦苒只带了一个黑色背包,将包搭在腿上,半眯着眼有些发困,不在意的点点头。

  曲着一双又细又直的腿。

  浑身上下一股子混不吝的匪气,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

  “有这么困?你昨晚做贼去了?”在林家做了十二年的贵妇,宁晴现在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

  她最厌恶的就是秦苒身上与秦汉秋如出一辙的匪气。

  秦苒从兜里摸出一副黑色耳机要给自己戴上,不甚在意,“去网吧打了一晚上游戏。”

  随着她抬头的动作半挂着的耳机滑到衣领里,搭在脖子上。

  “你……你以后不准去网吧!”宁晴看着她这副不务正业的样子,咬牙,“别不服管,你要是拿出语儿的十分之一,我也不用不着对你这么耳提面命。林家不是你外婆家,你的一言一行影响着你妹妹,自己不想好,你也别连累语儿。”

  一想到还要去找关系,让林麒把秦苒弄进高三,宁晴愈发烦躁。

  以秦苒现在这情况,怕是找遍整个云城,也找不到一个愿意收她的学校。

  她当年仗着好样貌嫁给了丧妻的房地产生意人林麒,对方有一个儿子,还明说了不希望宁晴再生。

  秦语小时候就极其聪明,长得好看也讨喜。

  成绩优秀,天赋出众,从来没有让林家人为她学习上的事情操过一次心。

  不管放在哪儿都是其他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林家人对秦语满意的不行。

  宁晴带秦语嫁到林家自然是高兴的。

  可想想接下来要带着秦苒去林家。

  宁晴连中饭都没有胃口去吃。

  **

  下午四点,黑色的宝马停在了云城林家别墅前。

  “夫人。”开门的是一个穿着蓝色上衣的中年女人,见到宁晴后面的陈淑兰与秦苒,目露诧异。

  宁晴胸口有些闷,她心烦意乱,“张嫂,你带我妈跟苒苒进去,语儿要下课了,我去接她。”

  秦语一向都是林家的司机接送。

  今天宁晴亲自去接,说白了还是烦心,不想在家里对着秦苒,要出去喘口气。

  张嫂目送宁晴离开,这才偏头看向两人,目光中透着怀疑。

  “老太太,秦小姐,”她上上下下用极其隐晦的眼神扫了两人一眼,才开口,“进来吧。”

  说着,当先侧过头在前面带路,在两人看不到的角度,撇了撇嘴角。

  陈淑兰一路走过,看到装修精致的欧式建筑。

  手指无意识的攥着衣角,有点无措。

  停在大厅门边,张嫂刚要拿出拖鞋。

  却看到陈淑兰就这么穿着鞋走进大门。

  陈淑兰脚跨进去后,才感觉到张嫂望着她诧异的眼神,她背后的毛孔都炸起来了,简直要无地自容。

  她虽然是乡下人,但一向爱干净,脚上跟衣服上都没什么灰尘。

  张嫂的目光如芒在背,可外孙女就在身边,陈淑兰极力忽略张嫂的视线,挺直腰板。

  她往回走了一步,想要换鞋,却见张嫂将拖鞋又塞回去了。

  林家客房挺多,张嫂摸不准宁晴现在的态度,将两人带到三楼的一间客房。

  在二楼拐角处看到一间半敞开的房子,里面摆着的名贵的小提琴露了一个角。

  秦苒多看了一眼。

  张嫂瞥秦苒一眼,面无表情地道:“那是二小姐的琴房。”

  秦苒挑着眉眼,懒懒散散地浑身上下都写着“不耐烦”三个大字的跟在张嫂身后,漫不经心的想着,看来秦语在林家挺受宠。

  楼上的客房挺单调。

  “这是洗手间,热水器会用吧?”张嫂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介绍,仿佛她对面的两人是山顶洞人。

  秦苒坐在矮桌面上,一只腿微微曲起,一手随意拨弄着摆在矮桌上的鲜花,袖子挽了一截。

  露出细白的手腕。

  “二位先休息,需要什么叫我一声,我就先下楼了。”张嫂说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就下楼去厨房帮忙。

  她离开后,秦苒锁了门。

  陈淑兰看着一尘不染的漂亮房间,笑着道:“这位张嫂看起来人挺……挺好相处,以后你住在这里我就放心了。”

  秦苒将背包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倒。

  闻言挑了下眉,决定还是不提醒外婆,刚刚那位张嫂就差把“这两个穷亲戚是来占林家便宜”的轻蔑样写在脸上了。

  陈淑兰看着秦苒在摆弄自己的东西,也没打扰她,这个外孙女古里古怪的东西特别多。

  上次一起来看到桌子上摆着的反射着寒意的枪,陈淑兰着实被吓到了,不过后来秦苒说那只是一把仿真的玩具枪。

  秦苒曲腿坐在桌子上,摆弄着背包里的东西,一台没有标志的笔记本电脑,看起来挺新,也没有牌子,她随手放到桌子上,没去管。

  又拿出一个十分厚重的手机。

  她继续扔到桌子上。

  她东西一向乱,在一堆物品中挑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瓶。

  拿起来的时候还发出晃动的声音,里面是水。

  外面只用黑色的笔凌乱的画了一个大写的Q,还贴着一张便签。

  秦苒将便签撕下来,上面乱七八糟的写了一串字符,旁人看来只是一串乱码,她看了半晌,扔到一边。

  手中只拿着白色塑料瓶,偏头看了陈淑兰一眼,纠结了一下还是塞回兜里。

  不多一会儿,张嫂上来敲门——

  “先生跟大少爷回来了,正在楼下,想要见见二位。”

  **

  楼下,林麒跟林锦轩正在低声说话。

  毕竟是又要带一个女儿回来,宁晴没有这个胆子擅自做主,在卫生院的时候就给林麒打了电话。

  “听说休学了一年,在原来的学校记了大过,是个刺头儿,送进一中有点够呛。”林麒想着宁晴的请求,忧心的拧着眉头。

  他原本以为秦语那么乖,她的姐姐也差不到哪里去,当时没有多问。

  眼下倒是麻烦,林家还从来没有出过这般劣迹斑斑的人。

  林锦轩眉眼漠然,一手搭在沙发上,歪头按着手机似乎在跟人聊天。

  林麒说话的时候,他甚至连头也没抬,对林麒口中的秦苒兴致缺缺。

  只是在听到楼梯口动静的时候,他不经意地抬眸瞥一眼。

  怔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