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之王》角色陈青/夏雪第5章再也不欠你全本阅读

2019-11-27 18:11 来源 : 未知

  听到李红九要废掉陈青的双手,夏雪吓得一哆嗦,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因她而起,作为陈青的角度,他只不过是想保护自己的老婆,这无可厚非。

  所以,夏雪当然不希望陈青被废。

  “当然不会。”夏昌河斩钉截铁地说,“我早有把他逐出夏家之意,那个废物,根本配不上夏雪,这次他胆敢对李公子动手,夏家万万不敢再留他,以后他是死是活,也和夏家没有任何关系。”

  “你也是这个意思?”李红九瞥了眼夏雪。

  夏雪紧蹙眉头,正准备说话时,夏昌河咳了一声说:“夏雪,想清楚再说。”

  看到夏昌河凌厉的目光,夏雪吓得不敢说话了。

  见状,夏昌河笑呵呵地说:“夏雪不说话,想必她跟我的意思一样吧。呵呵,李公子,喝茶。”

  夏雪心里暗自祈祷,陈青不要傻不拉几地来夏家,只有这样,他也许才能躲过一劫。

  可大概二十分钟后,夏军快步走进来说:“爷爷,陈青来了。”

  夏雪娇躯微颤,忙不迭看向门口,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走了进来,正是陈青。

  夏雪想过去跟他说话,可陈青看也没看她一眼,夏雪忍不住咬着嘴唇,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换做以前,无论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只要有她在,陈青的注意力,永远都在她身上。

  可现在,陈青连看都不愿看自己,看来下午那一巴掌,已经伤透他的心了吧?

  想到这里,夏雪就不自觉地咬住嘴唇。

  见陈青走进来,夏昌河开门见山道:“陈青,你好大的胆子,连李公子都敢打,我看你真的吃雄心豹子胆了!”

  陈青淡淡地看了眼李红九:“他想打我,我为什么不能打他。”

  如果当时不还手,岂不白挨一巴掌?

  听到这话,夏家的小辈都气得咬牙,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他一个废物女婿,能跟李家大少比?

  夏军恨不得冲上去给陈青几下,戟指怒目道:“人家是李家的大少爷,你算什么东西!这两年要不是夏家罩着你,你狗屁都不是!陈青,你就算找死,那也得死远点,别连累我们夏家!”

  李家的少爷?

  区区一个李家的后代,也算少爷?

  陈青显然没把李红九当回事,他只是想不明白,夏雪居然因为李红九动手打自己,两年来,他放下身份放下尊严,只是想走进夏雪心里,可结果又如何,现实还是狠狠地给他一巴掌。

  “你想怎么解决。”陈青淡淡地看着李红九。

  “跟我走,你会知道的。”李红九说完就朝身后的保镖打了个手势,那几个保镖立即走向陈青。

  “等等。”夏昌河忽然说。

  李红九眉头一扬,眯着眼说:“夏爷爷,难道你想阻止我带走他?”

  李红九之所以还叫夏昌河一声爷爷,是他暂时还不想跟夏家撕破脸,李家铲除夏家是早晚的事情,但仅凭一次车祸就弄得夏家家破人亡,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所以李家还没行动,其实也是在疏通各方面的关系,夏家虽然是三流家族,但在南川市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一点,李红九早就跟夏昌河翻脸了。

  “那倒不是,但有件事,必须现在说清楚。”

  说话间,夏昌河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环视众人,最后落在陈青脸上,“我以夏家家主的身份宣布,从现在起,陈青和夏雪解除夫妻关系,以后两人不得再联系,陈青也永远不能再踏入夏家半步!”

  哗!

  此话一出,客厅顿时骚动起来,夏家的小辈都忍不住窃窃私语,有些话还传入陈青耳朵里。

  “爷爷终于把这个废物撵走了,这两年夏家养着他,他还尽惹破事。”

  “可不是嘛,他吃夏家的用夏家的,如今还给夏家惹麻烦,绝不能再让他留下来。”

  “没有我们夏家的庇护,他连一条狗都算不上。”

  虽然这些话难以入耳,但陈青都可以不在乎,此刻,他只想听夏雪的想法,“离婚是你的意思?”

  陈青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透露着一股悲伤,夏雪忽然发现自己好恐惧,根本不敢直视陈青的眼睛,纤细的柔荑紧紧握在一起,手心也渗出一层细汗。

  她本来以为自己不在乎陈青,就算离婚,她也不会有任何舍不得,可事实上,她心痛了,一时间居然害怕失去这个男人。

  这时夏雪才知道,原来两年的默默陪伴,这个男人早已走入她内心深处。

  “夏雪,你可以不离婚,但这也就意味着,陈青还是你们夏家的人,那样的话,我可能要向夏家讨个说法了。”李红九眯着眼说道。

  两年前,这个女人让他颜面扫地,两年后,他要亲眼看到他们夫妻变成仇人,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样的场面才够精彩。

  夏昌河急忙说:“夏雪,你是哑巴嘛,说话啊你!”

  夏雪狠狠地掐了下大腿,尽可能用平静的声音说:“陈青,我们……离婚吧。”

  夏昌河不由暗松口气,好在夏雪没有再固执,如果她坚持不离婚,无异于火上浇油,只会更加刺激李红九,而结果就是夏家被连累。

  “陈青,你听清楚,夏雪决定离婚了,以后你休要再缠着她。”夏昌河又看向李红九,笑呵呵地说:“李公子,现在可以带他走了,陈青是死是活,都跟夏家没有任何关系。”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李红九淡淡地瞥了眼夏雪,“把陈青带走。”

  陈青情不自禁地握着拳头,心已然破碎不堪。

  “两年来,我当牛做马,受尽夏家的侮辱,但从未有过怨言,我不是觊觎夏家的权势,更不是在意夏家女婿这个身份,我在乎的,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夏雪。”

  “当初你救我性命,我当你是妻子,敬你为恩人,只要你高兴,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只希望,你能看到我的付出,能从心里接受我这个丈夫,但我没想到,两年的陪伴,你竟然完全不在乎。”

  “夏雪,也许我注定不是你命中陪你一生的男人,我接受现实,也同意离婚。但你记住,我陈青,再也不欠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