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叶亚来文化为代表的惠州华侨文化 成为联系海内外惠州人的精神纽带

2020-10-16 14:26 来源 : 南方日报

       原标题:惠州将以叶亚来文化为纽带,打造海外联谊交流新标杆

  从惠大高速驶出,沿着叶挺大道进入将军路,不久便来到惠阳区秋长镇周田村。这里人杰地灵、人才辈出,不仅走出了闻名国内外的民族英雄叶挺,还有奔赴南洋打拼、成就“吉隆坡王”美称的叶亚来。

  以叶亚来故居为载体打造的叶亚来主题文化展示馆,于国庆假期前正式对外开放,通过文物陈列、模型雕塑、场景复原等形式,展现叶亚来从放牛娃到“吉隆坡王”的传奇人生,以及十九世纪中叶中马两国的经济文化交流史。

  “海内一个惠州,海外一个惠州。”早在明代郑和下西洋时,惠州人就开始下南洋谋生,目前旅居海外的惠州(府署)侨胞超过300万人。以叶亚来文化为代表的惠州华侨文化,成为联系海内外惠州人的精神纽带。

  改建叶亚来故居

  展现“吉隆坡王”传奇人生

  叶亚来和叶挺将军同属一宗,两家同在惠阳秋长周田村,相距1公里。从叶挺将军纪念园开车去叶亚来故居,仅5分钟左右的路程。

  位于周田村老围村的叶亚来故居,占地面积1493平方米,为“三进两横”祠堂式客家围屋,由禾坪、堂屋、横屋、下马廊组成。当地叶氏村民告诉记者,这里是叶亚来的祖屋,他在这里出生并度过青少年时期。

  据了解,1837年出生的叶亚来,自小聪敏、体格强壮,14岁就开始放牛,插秧、割禾、耙田等各种农活都干过,由此练就了不畏艰难的坚强性格。17岁那年,叶亚来跟随同乡远渡南洋谋生,开始了在南洋的奋斗史。

  从做矿工开始,叶亚来逐步展现出卓越的管理才能,1861年成为芙蓉地区甲必丹(管辖华人社区的华人侨领)。1868年,年仅31岁的叶亚来临危受命继任吉隆坡华人甲必丹,大刀阔斧加强治安管理,严惩盗窃,使得吉隆坡成了夜不闭户之太平市镇,远近闻名。

  1870年至1873年,叶亚来介入了土地争夺的雪兰莪内战。作为主战场,吉隆坡遭到极大破坏。财产耗光、负债累累的叶亚来并未离开,而是坚持留下来重建吉隆坡。他团结当地马来人和华人重建家园,大量招募劳工,恢复和发展矿业生产,开荒垦殖,创办华文义学,建立难民收容所,资助医疗卫生事业,把废墟之中的吉隆坡逐渐发展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都会。

  惠阳区侨联主席陈文佳介绍,叶亚来是从惠阳秋长周田村走出去的拓荒者,是“一带一路”早期的探索者和践行者,被誉为吉隆坡的开埠功臣,有“吉隆坡王”的美称。至今,吉隆坡仍保留“叶亚来街”及他的塑像。

  为加强对叶亚来故居的保护和利用,打造华侨文化品牌,2017年开始,惠阳区以叶亚来故居为载体筹备建设叶亚来主题文化展示馆。2019年完成布展工作,2020年继续完善相关配套项目,9月29日,叶亚来主题文化展示馆正式对外开放。

  开馆当天,门楼上新挂着的“叶亚来主题文化展示馆”牌匾和对联“南阳世泽西楚家声”格外抢眼,让旧围屋焕发出新生机。走进馆内,中轴祠堂立着叶亚来的铜像,墙上陈列着叶亚来的生平事迹。

  两侧的居室则被划分成14个展室,分为“童年磨砺、终生受益,勇闯南洋、头角崭露,巴生河畔、云起霞晖,风云突变、守土保家,当仁不让、绝地重建,纵横捭阖、因势利导,发展民生、关注实业,打拼南洋、心系桑梓,鞠躬尽瘁、功业永存”九大部分,通过图文版面、文物陈列、模型雕塑、场景复原等形式,全方位多维度地展现叶亚来从放牛娃到“吉隆坡王”的传奇人生,以及他作为近代海上丝绸之路杰出践行者的辉煌生涯和惠及中外的突出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叶亚来的曾侄孙叶军是一名雕塑艺术家,全过程参与了展览大纲的撰写和雕塑艺术品的创作,馆内的十多座雕像是出自他手。其间他曾多次往返马来西亚拜访《叶亚来传》的作者之一陈道中。开馆当天,叶军特地携家人一道回到家乡,共同见证开馆仪式。

  “海外侨胞获知叶亚来主题文化展示馆开放的消息后,喜形于色、奔走相告,并且表示要组团回乡道贺。无奈新冠肺炎疫情还没结束,海外侨胞未能如愿来到现场参与见证,留下遗憾。”陈文佳说,待到疫情过去,不少海外侨胞表示一定回来“补上”热闹,让叶亚来之光代代相传。

  碧滟楼入选省级文保单位

  叶亚来出资所建,仍在闲置中

  在叶亚来故居的旁边,有一座依山而建的大型客家围屋——碧滟楼,由叶亚来发家致富之后出资修建,至今已有130多年,现为广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可惜的是目前仍在闲置中,亟待活化利用。

  国庆假期,不少游客慕名而来,参观完叶亚来主题文化展示馆后,绕过一湾半月形的荷花塘,走进碧滟楼感受客家围屋的建筑魅力和人文沉淀。“远远望去,碧滟楼不仅外观气势恢宏,在青山绿水的环绕下,宛如一幅山水田园画卷。”游客郑溪岚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门楼石匾上“碧滟楼”3个大字,据传出自晚清时期惠州著名才子江逢辰手笔。赞颂叶亚来当年功绩的对联“漂洋过海打州府业立南洋振乾坤”已无迹可寻。

  在碧滟楼建筑两侧,各立有5个功名碑(旗杆石),因年代久远,风雨剥蚀,字迹难以辨认。唯“例授中宪大夫叶茂兰”清晰可见。这是叶亚来逝世前两年,清政府封赏给他的。

  碧滟楼屋顶层层叠叠,外檐装饰华丽,引梁、瓦唇、挡板都饰以精美的雕刻,屋内墙上装饰有精美的壁画。木雕在岁月的洗礼之下损毁严重,但细细品味,仍可感觉到其中浓郁的西洋油画风味。梁柱上镌刻的图案是海底大千世界里的鱼龙交叠,很有立体感。

  碧滟楼有4个角楼,既是防御的制高点和观察哨,又是当时四兄弟各自管理的塔楼。客家人推崇聚族而居,围屋最热闹时,住有叶姓子孙20多户100多人,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他们才陆续搬出。

  当年,碧滟楼虽由叶亚来出资建设,但具体的建设由家乡堂兄弟帮忙负责。1884年,叶亚来曾想衣锦还乡,一起参与指挥建设,看看自己一手促成的建筑,无奈身体抱恙一直未能成行。随后一病不起,次年4月辞世。

  叶亚来辞世4年后,碧滟楼方才落成。叶氏紧密的宗亲关系因此一直延续下来,每年八月初一,海内外的叶氏后人有时间都会赶回周田村祭祖,并出资修建宗祠,碧滟楼的墙上还张贴着叶氏子孙的捐款表。

  如今的碧滟楼人去楼空,那些布满了岁月痕迹的墙壁门廊和雕梁画栋,仍在诉说着他的辉煌历史,绽放着他作为惠州客家人物代表的开拓进取精神。

  传承弘扬叶亚来文化

  打造惠州海外联谊交流新标杆

  作为广东省著名侨乡,惠州拥有丰富的海外资源优势,全市常住人口488万人,旅居海外的惠州(府署)侨胞超过300万人,遍布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尼、美国、加拿大、英国等8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谓“海内一个惠州,海外一个惠州”。以叶亚来为代表的华侨发家致富、功成名就之后不忘桑梓,纷纷出钱出力为建设家乡贡献力量。

  除了出资修建碧滟楼外,到了清光绪九年(1883),叶亚来又募捐了一笔钱,对挺秀书院开展了一次大修,并新建了围墙和操场。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周田村大多数人都在挺秀书院读过书。

  叶亚来的功绩惠及海内外,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华人圈中,如今仍流传着“吉隆坡王”叶亚来的传奇故事。这名从惠阳秋长周田村走出去的放牛娃,已成为团结凝聚海外侨胞的精神文化力量,激励侨胞为家乡的建设和发展不断作出自己的贡献。

  今年年初,国内疫情肆虐,惠州市侨界及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外侨胞心系祖国,累计捐款700多万元,捐赠物资折合人民币144多万元。

  “眼见着周田村两栋带着叶亚来气息的建筑物日益破旧,部分侨胞时常向侨务部门表露心迹,愿为修缮叶亚来故居出钱出力。”陈文佳说,特别是马来西亚雪隆惠州会馆,发动会员筹集到100万元作为支持叶亚来故居的修缮资金,以实际行动支持叶亚来精神在家乡传承和发扬。

  陈文佳还提到,叶亚来的事迹在南阳侨胞中家喻户晓、广为流传,特别是在马来西亚,他被当地华人深深敬仰。一百多年来,其事迹被写进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教科书,被收藏进马来西亚华人历史博物馆,让马来西亚华人代代相传。每当他们来到中国,定不忘到周田村瞻仰叶亚来故居和碧滟楼。

  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下,惠州与海外交流辐射面更广。为发挥侨智、汇聚侨力,惠州将把“叶亚来文化”打造成为联系海内外惠州人的精神纽带。今年8月,在惠州市第十次归侨侨眷代表大会上,惠州市侨联主席曾志谦提出,惠州将加强“叶亚来文化”的传承和发扬工作,着力将“叶亚来文化”打造为惠州海外联谊的标杆,升华为惠州代表性历史印记和文化符号,吸引海外华人到惠州参观了解。

  观察眼

  盘活碧滟楼,抢救客家围屋

  近年来,将百年碧滟楼改建成惠阳华侨博物馆多次被提上议程,还有建议提出,把它和叶挺故居等旅游资源进行整合,连片打造旅游景区。

  日前,叶亚来主题文化展示馆正式对外迎客,与之仅相隔三四十米的碧滟楼仍在闲置之中。部分廊道的墙面剥落破损,木门老朽,破败感扑面而来。慕名而来的游客到访之初表示惊艳,入门后只剩一声叹息。

  以碧滟楼为代表、曾经繁盛一时的惠州客家围屋被“遗忘”了吗?

  因为无法再满足民众的生活所需,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住户陆续迁出围屋。由于长期无人居住和管理,其加速走向衰落,墙体倒塌,土墙裂缝,瓦砾满地,荒草丛生,甚至有房屋成片倒塌,颇为荒凉。

  尽管社会各界呼吁抢救和保护,但古围屋体量大,维护成本高,文物产权人无力承担修缮费用,政府部门的专项经费短缺,不足以支撑古围屋的整体修缮,难以改变围屋荒废的命运。

  笔者建议,惠州政府部门对现有的客家围屋进行调查登记、分类造册,筛选知名度较高的古围屋作为样板进行保护和盘活,以点带面,进而活化更多围屋资源。在盘活的过程中,可引入资本的力量,并与周边的旅游景区串联起来,连片打造。只有形成文旅合力,方能留住游客,让客家围屋焕发新活力。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