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新五四精神:打铁还需自身硬 | 消费向前看·青年节特稿

2020-05-08 18:49 来源 : it资讯网

  五四青年节与新中国同岁,诞生于1949年。

  由学生发起的五四运动,启蒙了社会民智,促使其从此觉醒并一路发展至今。我也一直将五四运动看作中国近代以来“进步运动”的肇始。

  我们常说“少年强则中国强”,而当“奶头乐”的娱乐至死观和“被掏空”的焦虑感,携裹着当代青年,在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里被再度聚焦、放大,中国青年太难了。

  为什么这么难?

  这一代中国青年人,普遍诞生于和平年代,他们在全球不断连接耦合的环境下成长、成熟,国际主义的开放视角塑造着他们的价值观,但同时也让他们在外部世界的高浓度信息冲击下,逐步丧失着“自我内观”的态度和意愿。

  而当代青年,正是未来二十年中国现代化商业文明与伦理形成期,最重要的主体力量。

  这不光关系到个人,更是国家、企业、社会三个层面的事。疫情当前,不下牌桌就是赢。即使抓了一手烂牌,也当拼尽心血打出一场惊天胜局。

  正如小仲马所说,“头脑虽然狭小,却深藏思想;眼睛虽然只是两颗小点,却能环视辽阔天地。”五四既来,在这个特殊的青年节里,我想趁此机会勉励所有年轻人和大家,身处逼仄的环境和不确定性陡增的时代,只有自由翱翔的思想、独立自主的精神、深刻有度的思考,才能撑起一片成长的新世界。

  总结成一句话,当代新五四精神的内核——打铁还需自身硬。

  01 瑞幸热度之后,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思考

  上周加华资本的公众号转发了一篇瑞幸咖啡造假后续的文章。文章说到,包括SEC、PCAOB在内的美股监管层发布了一项联合声明,声明给出中明确建议——因为信息披露的原因,提醒投资者近期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于中概股。

  这的确是一篇罕见的声明。但不可否认,瑞幸事件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事件背后的本质原因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一场耗时良久的信息披露权博弈战。

  曾有媒体报道,从2007年开始,PCAOB(美国公众会计监督委员会)已经和24个国家及地区签订了合作协议,旨在减少监管障碍和潜在的法律冲突,保护资本市场投资者的权益。通常来说,在PCAOB注册的会计师事务所需要配合PCAOB的审核,向监管机构披露相应材料。

  但考虑到国家安全等因素,中国法律及监管机构规定,未经中国许可,中国会计师事务所不得直接向任何国外监管机构提供文件。

  从PCAOB的公开信息来看,截止2019年9月,共有241家因为监管障碍而无法进行审计监察的美国上市公司,其中有137家来自中国大陆,93家来自香港。所谓“监管障碍”的一大表现是,美股监管机构无法获取审计底稿,因此也就无法向市场投资者做到充分、准确的上市公司经营信息披露。

  在美国注册制的资本市场体系下,失去信息披露的有效性,也就意味着市场流动性不是完全良性健康的。信息披露的完备真实,是任何公司主体在美股上市最重要的义务之一。

  不客气地说,部分中国公司一边享受着美股上市制度的高效便利,一边却拒绝履行自己作为一家公众公司的责任义务。这其中总有些害群之马,凭借一己之力搅黄整个国家的企业信誉。而重建这种国际信任,需要后来人付出多出几倍的精力与时间。

  当前,A股科创板和创业板陆续迎来注册制,2020年或许是中国资本市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年。

  面对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制度改革,顶层的制度设计非常重要。当核准改为注册,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必然落到信息披露的充分、及时和有效性上。

  从这个角度上对比成熟国家市场体系,我们仍然是一个追赶者的角色。“上市强规范”的惯性思维下,中国A股上市企业的信息披露质量普遍较低,对信息及时准确的要求低于监管合规。显而易见,这一轮注册制改革对市场内的各个主体都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包括中介机构质量、投资者素质、公司经营素质、企业家诚信精神等,都需要实质性变化来适应这一顶层制度。

  也正因如此,注册制的政策利好存在明显的不平衡效应,即对于经营优质、信息完备的好企业来说,注册制是发展的助推器,而对于存在重大经营瑕疵,信息质量低下的企业而言,这也可能是长鸣的号角。

  毕竟市场是聪明的,踏实经营、真实对外的企业和企业家们,值得更多褒奖。也只有在良币驱逐劣币的大环境下,诚信的商誉文明,才能扎扎实实地建立起根基。毕竟,打铁还需自身硬,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过程,也是不断内建的过程。

  02 逆全球化思潮复现,难建成的巴别塔

  巴别塔是个颇具隐喻意味的故事。

  《圣经·旧约·创世记》中记载,人类希望齐心协力建造一座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阻止这一计划,上帝发明了不同的语言,使人类之间丧失了直接沟通的能力。因此人们各散东西,高塔随之倒下。

  2020年疫情带来的逆全球化思潮复现,又让我重新想起这座从未竣工的通天塔。

  超级地球村的概念加速形成,是从1990年之后,世界各国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深度联结现象,是人类历史上极少出现的。在这样的全球贸易格局下,全球形成了三大生产体系,以中日韩为主体的东亚生产网络,以德国、法国、意大利为主体的欧洲生产网络,以美国、墨西哥、加拿大为主体的北美生产体系。

  当疫情从中国武汉蔓延到全球,我们惊讶地发现,全球供应链中的许多关键零部件生产,忽然都中断了。散落在各国的工业环节一旦出现卡顿,整体供应链体系就会遭到破坏。最直观的表现是,许多国家都陷入了医疗设备短缺的情况。

  系统耦合得越紧密,突发性事件就会带来越大的崩溃。上一次全球资本市场的突发性事件,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当时的全球化率达到了历史峰值60.73%,随后逆全球化的浪潮就有所冒头,全球化无法进一步深入,更加区域化、本地化、分散化的演变路径逐渐清晰。

  建立依托于本国工业体系的完善产业链,比单纯设立贸易壁垒、技术壁垒、资本壁垒都更加直接有效。

  长期来看,脱钩是当前全球贸易环境下的趋势方向,只是脱钩的速度和强度短期内还尚未可知。脱钩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与现代文明社会的脱轨,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脱离。

  明确这个基本逻辑之后,我们才能找到符合中国这一阶段内部经济结构改革的道路,建立更加完备、独立、繁荣的经济产业链,这是保持中国在全球经济地位的关键。

  还是这句话,打铁仍需自身硬。

  治大国若烹小鲜。和企业经营类似,国家体系的建设本质上也是外观与内化的过程。

  基于比较优势的全球化解放了外部环境,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更成为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重大转折。劳动力与区位优势等,让我们尽享全球化红利,成为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生产力迁徙”的头号赢家。

  但与此同时,不少跨国公司的全球化,导致其母国产业空心化,失业增加,企业在不同地域的合理避税让母国的财政压力骤增,资本、国家、民生之间冲突明显。

  上台后,美国持续呼吁制造业回流,疫情期间更是喊话“所有在中国的美国企业回撤国内”;日本则针对疫情冲击推出了108万亿JPY的经济救助方案,其中超过4600亿JPY的资金用于日商将生产线转移回国。

  因此,当下的趋势转向更加值得我们警醒。

  全球疫情未决,我们理应走在队列之前,更加重视内部经济结构的改革,给予传统工业化体系更大的发展空间,进一步推动对GDP贡献最大的消费内需。供需两端同时发力,从我们适应并习惯了四十年的“改革开放”的宏观语境中逐步抽离,迎接可能更加动荡和割裂的内外部环境。

  逆全球化的进程中,矛盾与冲突极有可能成为常态。但“发展才是硬道理”是颠破不灭的真理。正如秦朔老师在其文章中所引,

  “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03 内观发展视角下的公民社会发展与进步运动

  站在一个特殊年份的特殊时点,我想从另一角度,再谈谈中国供需两端的经济结构调整、内需释放中最重要的主体力量——这一代中国青年。

  1980年代,当这一代领导人决定对外开放时,他们的决策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判断——封闭就要落后,落后就要挨打。如果说中国近代是因为挨打而被动开放,那么某种程度上说,四十多年前的改革开放就是我们敞开怀抱,主动拥抱世界。

  我也是从80年代走过来的年轻人。我时常想,为什么那个时代成为了全体中国人记忆中的绿洲,能让所有国人深感“在希望的田野上”?

  我想,这是因为改革开放带来了最具活力、最蓬勃向上、最激荡人心的黄金时代,它凝聚了改革共识,成功进行了最大范围的社会动员,整个社会处于拨乱反正后追求精神进步和光明的“进步运动时期”。这一切,都有赖于当时的年轻人勇立时代潮头,引领启航。

  我相信,每代人都有每代人的使命。从1990年超级全球化加速,到如今逆全球化趋势明显,中国的8090一代面临着极为严峻的宏观格局变化。中国商业社会的核心决策权,也会在未来的关键二十年里,逐步转移到这群青年的手中。

  爱默生有言,“对文明的真正检验,不在于人口多寡,不在于城市规模,不在于庄稼产量,而在于这个国家造就了什么样的人。”

  成长并成熟于全球视角下的8090们,翻过父辈不曾看过的山头,饮过千里之外的冰雪酿成的酒。但与此同时,他们的思维也更偏向于外部世界,经常眼光过于高远,甚至脱离了脚下实实在在的土地。

  打江山要看敌军从哪里攻入,而守江山更要看自己的臣民以何为征途。自身发展,始终是灵活进攻与御敌的本源。

  伴随着中国工业体系的完善、资本市场配套制度设计的健全,中国商业社会正在经历巨大的转折点——依托于改革开放的巨大成果,从量的变化转向质的飞跃。企业的经营质量、投资者的成熟、资本市场制度体系的完备、商业主体的角色归位等,都会呼唤并创造一个更健康的营商环境。

  一片营养全面的沃土,才有可能充分孕育现代化的中国商业伦理与文明。

  中概股多次被做空的事件,折射出当下中国的商业文化的显著断层,这种断层包括投机者与企业家的阶级断层、“士农工商商为最末”的认知断层,以及社会公民教育断层等诸多方面。

  面对断层的接合,中国商业社会的文化建设需要一场历久弥新的现代化改造。所幸我们也看到了,许多有识之士正在倡导以商业文明为核心的社会公民新教育。对比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每一次进步运动的背后,都可能带来公民社会走向成熟的小步前进。

  今天的中国,更需要“现代五四精神”,需要我们正值韶华的当代青年和国家一起,坚定不移地坚持改革开放的内核,在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内推动社会进步和思想的再启蒙,持续推进80年代开始、却并未完成的现代社会进步运动。

  这一切的到来,需要年青人滚烫的情怀、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

  思想的深刻程度,决定了人生和事业的最终抵达;社会的文明和进步力量,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国家复兴和社会发展的基本范式。在我看来,将青春韶华注入滚滚时代洪流,是当代青年人青春无悔、人生无憾,实现生命意义的最佳方式。

  或许,这也是当下中国青年的使命罢。以一句颇为壮烈的话作结,聊心——“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破楼兰誓不还。”

  祝福所有有希望的中国青年们,节日快乐。新世界正期待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