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景山公园观德殿修缮年内完工 万春亭绮望楼等正在制订修缮计划

2019-07-12 14:27 来源 : 新京报

  景山公园观德殿修缮年内完工

  万春亭、绮望楼等正在制订修缮计划;寿皇殿修缮后试开放,半年迎接游客超过31万人次

点击进入下一页

  昨日,景山公园副园长宋愷介绍寿皇殿的修缮情况。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点击进入下一页

  寿皇殿修复后的琉璃龟背锦。

点击进入下一页

  通过查找历史资料和咨询文字专家,最终复原寿皇殿牌匾。

  继寿皇殿建筑群修缮完成后,景山公园又启动了新的古建修缮:观德殿三、四进院落修缮预计年底完工。该园还将有多个古建修缮工程陆续开工:万春亭、绮望楼和西北角兴庆阁修缮计划正在制订。去年11月,修缮后的寿皇殿试开放,半年多以来,寿皇殿迎接游客超过31万人次。采访中,景山公园副园长揭秘了寿皇殿修缮过程中鲜为人知的细节。

  新京报讯 北京中轴线上仅次于故宫的第二大建筑群——景山寿皇殿建筑群修缮完成后,景山公园又启动了新的古建修缮:观德殿三、四进院落修缮近期开工,预计年底完工。

  万春亭、绮望楼等也将修缮

  昨日,记者从景山公园获悉,观德殿修缮、布展完成后将整体开放。该园还将陆续开工多个古建修缮工程:万春亭、绮望楼和西北角兴庆阁修缮计划正在制订,将向文物局报批,之后,永思殿大修也将提上日程。

  景山公园副园长宋愷介绍说,今年最主要的修缮工程位于观德殿三、四进院落,将与一、二进院落统筹规划、布展。

  观德殿建筑群在寿皇殿东面,占地面积近6000平方米,明清时期曾是皇帝观看臣子射箭之处。观德殿建筑群为四进院落,一、二进院落曾为北京市少年宫占用,目前已完成修缮;三、四进院落为公园生产、库存用房,去年7月开始,景山公园为配合中轴线申遗对此处进行腾退。

  其他修缮工程也将陆续启动,包括眺望故宫和南中轴线的最佳地点——万春亭。宋愷介绍,万春亭下架油饰将进行修缮,届时会暂时关闭该景点。

  景山公园西北角的兴庆阁文物区尚未开放,该区占地面积超过2.3万平方米,原为北京市少年宫足球场和篮球场。去年9月,景山公园与北京市少年宫正式交接这一区域。之后,公园完善景山西北区域规划设计,开展考古勘察、制订修缮方案,待审批通过后将启动修缮。

  寿皇殿节假日游客排队参观

  2018年11月22日,修缮后的寿皇殿试开放。寿皇殿建筑群开放后,景山公园开放面积已达到85%,未来将努力实现全面开放。

  试开放以来,寿皇殿迎来游客超过31万人次,逢周末、节假日,有时还需要排队参观。寿皇殿区域按博物馆标准管理,殿前广场设置了围栏,游客需通过闸机进入该区域,闸机分为刷身份证和网上预约两个通道。

  寿皇殿坐落在中轴线上,仿照太庙规制而建,属中国古代最高等级建筑形式。现存的寿皇殿建筑群是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修建,是皇家祭祀祖先的场所。

  景山公园已被列为北京中轴线申遗的14个遗产点之一。寿皇殿修缮是景山迄今最大的古建修缮工程。

  ■ 寿皇殿修缮揭秘

  对着百年前老照片抠细节

  在寿皇殿修缮过程中,除了研究文献资料、图纸、图档等,一批20世纪初的老照片成了重要参考。宋愷说,修缮人员详细比对每一张照片,尽力还原。

  寿皇殿修缮前,牌匾已不知所终。清代牌匾一般有满汉两种文字,汉文在左,满文在右。一张模糊的老照片却显示,寿皇殿牌匾文字排序恰好相反,这张照片避免了重大失误。

  宋愷提醒说,“寿皇殿”三个汉字两两间距不同,“寿皇”二字间距较小,“皇殿”二字间距较大,这也是根据照片复原的。

  寿皇殿两侧的东西山殿,修缮前明间为隔扇门,两个次间都是槛墙和槛窗。但老照片上,两次间也是隔扇门。修缮人员对现场反复勘察后,果然发现槛墙下隐藏着隔扇门的构件——槛垫石,证明槛墙和槛窗是后来添建的,最终恢复了两次间的隔扇门。

  金砖来自苏州与故宫“同款”

  宋愷介绍,此次修缮的所有做法都依据古法、有据可循。殿中地面使用的都是皇家御用的“金砖”,来自苏州,与故宫、圆明园等处的“金砖”同根同源。

  殿外月台地面之前被铺上了普通水泥方砖,而历史照片显示,月台地面除甬路外,均使用斜柳叶海墁(细墁)做法,铺设的是二城样砖。“用老百姓的说法,就是磨砖对缝,砖块之间严丝合缝。最后呈现的效果是,薄刀片都插不进缝。”宋愷说。

  修缮之前,景山公园还与窑厂合作,花费数月时间,研制出仿古的龟背锦琉璃。寿皇殿正殿、寿皇门、东西山殿、东西碑亭下碱均为龟背锦琉璃,修缮前琉璃砖碎裂、酥碱严重,修缮人员希望采取修复方法,尽可能多地保留原构件。为了烧出高仿真的龟背锦琉璃,修缮人员与琉璃窑厂反复试验,通过变换火候和颜料等,最终烧出与原色最为接近的琉璃。

  “修旧如旧”不等同于做旧

  与故宫一样,寿皇殿须弥座周边有一圈排水用的螭首,下雨时,雨水通过中空的螭首流下石座,这就是经典的“龙吐水”设计。

  记者现场看到,寿皇殿东侧有两个螭首明显是新修补的,与周边饱经风雨而变色的石头明显不同,颜色洁白明净,显得有些不和谐。

  宋愷说,之所以没有对新补充的构件进行做旧处理,是因为“修旧如旧”并不是要看起来陈旧,而是使用传统的材料和方法,保证历史原真性,“我们不需要用新的冒充旧的,游客参观时能看出来哪些是新的、哪些是旧的,这样也能让大家了解古建修缮的过程。”

  修缮前先为140棵古树治病

  寿皇殿四周古木森森、环境优美,环绕着140棵古树。对于环境的保护,成为此次修缮的重要内容之一。

  宋愷介绍,古树也是活的文物,修缮前公园请植物专家对古树进行了全面体检,发现有些古树已经遭受病虫害,随即为这些古树进行病虫害防治。

  园中地面新挖了不少浇水井和渗水井,上面覆盖雨水篦,每口井连通附近两棵古树根部,一方面可以让古树根部透气,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这个通道向树木浇水、施肥。

  修缮人员还进行了整体园林环境营造。不符合寿皇殿风貌的月季等花卉被移除,换成柏树等,还请盆景专家进行技术指导,对园内松树等景观植物定型修剪。

  新京报记者 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