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鸣家办奠基人石娜莎:我爱故我在

2019-05-14 15:25 来源 : IT商业新闻网

  石娜莎的身份很多。

  她是石兴凯的女儿。石兴凯,就是那位在上世纪90年代从东北南下深圳成功创业的医生。他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企业,并成功交班女儿。

  她是石兴凯集团的总裁。乍一看,她并不像商人,但她的的确确又是一位管理有素的企业家。

  她还是高鸣家族办公室的奠基人。她说,在高鸣的背后,有很多的有形无形的力量。

高鸣家办奠基人石娜莎:我爱故我在

"富养"长大的女生接了班

  石兴凯集团2003年始于深圳,是一家中医美疗连锁机构。

  这是一位来自东北辽宁鞍山的医生石兴凯南下深圳创业建立的公司。石医生的创业,其实起步于90年代末,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企业,算是2003年。

  石娜莎从小是被"富养"长大的。在创业之前,石家在鞍山算是小康之家。面对女儿,做爸爸的永远都是鼓励和赞美。对于女儿的小要求,父亲也几乎有求必应。

  转变发生在石娜莎大二那年。

  那一年,父亲宣布不再给女儿交学费和零用钱。这些开支,要靠石娜莎自己用奖学金或劳动去应对。

  当时的石娜莎,无法理解父亲。她只好业余去做平面模特,并且开了一个精品小店,自己开车去香港、广州、惠州那边拿货。小店生意还不错,让年轻的姑娘小有成就感。

  "现在往回看,父亲在我上大学时,就考虑让我接班。"不给女儿零用钱的做法,只是父亲在用行动试探。

  创业常常是走苦路。石医生早期创业的艰辛,透支了健康。看到父亲辛苦的样子,石娜莎很心疼。

  她顺理成章地进入家族企业,就是抱着给家里帮忙的心态。在石兴凯集团,她从基层做起,经历了客服、销售、顾问和培训讲师等多个岗位。

  "只有医生的岗位没做过",她说。

  当石娜莎做到中层的时候,她跟父亲的冲突明显多了。

  她回忆说:我跟父亲共事的那段时间,是我们一生中产生矛盾最多的时候。经营理念完全不一样,因为我们的成长环境、教育背景和对企业的看法,都不一样。我提了很多建议,但他不采纳。我很生气。

  女儿生气的结果,是愤愤出走。她想自己创业,不靠父母。

  但这是一次失败的创业经历。

  很大的一个教训,是谁在创业这个问题大家都没有弄清楚。

  "明明是我创业,人却是他们招的,工资是他们发。他们的理由是你还小,而且公司是我们拿钱给你投的,当然要管了。他们把我架空了。一开始这件事就没开好头。这让我创什么业呢?"

  "我经历了员工的离职等矛盾的处理,经历了几个月没有收入的阶段。资 金 链断 裂的时候,是恐慌的。小创业者经历的很多事情,我都经历过。"

  不过,通过这次创业,石娜莎更能理解父亲的不易,让她学会从领导者的角度全盘思考问题。

  在创业同时,她也开始帮忙家里做财富管理。她的理念,是做长远规划,而不是一味冒高风险去追求高收益。

  父亲也在观察她。

  石娜莎二次创业后回到公司不久,有一天,父亲跟她说:"明天你去我的办公室上班吧。我休息一段时间。"

  女儿说,好,我代替你一段时间。

  从那时开始,父亲再也没来过。

  你会不会觉得我谈这些很奇怪?

  石娜莎曾在一次演讲中这么说道:精神财富大于物质财富,没有智慧、精神的传承,物质财富终将消亡。

  你父母传了什么样的精神给你呢?我问。

  石娜莎说,我们家的教育理念,是绝对不会给我很多钱,让我随便花。父母会让我知道赚钱的不易,但他们也很愿意送我出去学习。

  石娜莎在很早的时候,就参加了国际家族企业协会,也接触了很多国际家族企业的成员。他们中很多不是二代,而是很多代了。她从这些成员那里,去寻找家族传承的逻辑。

  我去日本观察家族,也感受到了震撼,她说。

  石娜莎发现,多代传承的这些家族,一定不可能是单纯的物质财富传承。绝大多数做得好的,背后都有一个共性,都是更注重家族精神的传递,注重价值与信仰。

  我问,那你的家族有什么样的精神信仰?

  石娜莎说,香港中文大学范博宏教授在《交托之重》中有一句总结是这样的:"与其追求三维空间的大,不如追求四维空间的长久"。当我看到这句话时,就知道这是父母一直教导我的东西,只是他们没有用这种语言来传递。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

  石娜莎解释说,在三维空间里创造的财富,都只是更高维度的一个投影。物质财富在三维空间里确实很真实,但在更高维度里,意义并没那么大。很多人穷其一生,只为了追求物质财富,在我看来,这是一件很不值得的事情。

  "在三维世界里,你有多少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三维世界里,你创造了什么,又能带走多少。"

  她又说,其实物质财富是否传承,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家族精神得到传承,后代就会有再造财富的能力。

  "你说家里给我一个亿,十个亿,这一辈子可能生活得很好,但人有可能也就颓了。"

  作为家族二代,她也见过很多二代只是追求吃喝玩乐,甚至堕落。

  "真正的修行,是修炼你有穿越时间周期的能力,不会被眼前的表象和诱惑所迷惑",她说。

  末了,石娜莎问我,我跟你谈三维四维,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我说,不奇怪,我理解。

高鸣家办奠基人石娜莎:我爱故我在

改变一生的见面会

  父亲曾问石娜莎,你觉得做企业的本质是什么?

  开始,她没有答案。最早的理解,就是赚钱啊。包括父亲选择创业,最早期的目标也一定是赚钱。

  可是做企业的时间越来越久,财富也自由了,为什么还要去受累做那么多的事情?

  这个问题,直到她遇见了吴清友之后,才真正有了感悟,有了答案。

  吴清友是台湾诚品书店的创始人。吴先生心脏病突发离开人世的那一天,石娜莎非常悲痛,随即写了一篇怀念文章。

  文章的题目,就叫《我爱故我在》。

  在文章中,石娜莎追忆了一位台湾作家朋友邀请她参与吴先生见面会的情形: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氛围,好像每个人都想起一些曾经遗忘的东西,甚至可以感到空气的变化。最后,我听到泪流满面,感觉许久没有这样重新去审视自己的人生。可以说,那是一次与生命本源的对话。"

  那次见面会,给了石娜莎很大的感动。她自己认为,"这是改变我一生的见面会"。

  吴清友曾说:企业的终极关怀,是人,是生命。这句话,至今为止,对她的影响仍非常大。

  她说:"这让我意识到,做企业的本质,就是利他,通过利他而利己。你不断地去创造客户价值,创造员工价值,这背后带给你的喜悦是非常巨大的。"

  石娜莎相信,所有优秀的企业家,都是在成就他人的过程中,去获得一份回报。

  她说,自从我认识到这点之后,做企业就越来越顺。

  石娜莎比较了做企业与做投资的区别。

  她认为,做企业带给人是多维度的、非常立体的美感。员工的成长,客户的感恩等等,都不断会带来新的惊喜。做投资,可能更多地只是收获金融回报。

  在石娜莎看来,做企业的时间越久,带来喜悦的感受会越多维、越震撼。所以到后面,就会更愿意为别人付出。

  "你在利他的当中找到喜悦,这就是爱的能力",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