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金融 2019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 中国金融科技论坛发出时代最强音

2019-06-05 14:14 来源 : IT商业新闻网

  ——中非(突)公益银行推动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可持续共同发展

  世界公益经济合作组织(WPEO)主席 车夫

  编者按:“2019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中国金融科技论坛”于2019年5月31日在北京举行,本次活动为京交会重要论坛活动之一,主题为:新时代新金融新科技,世界公益经济合作组织(WPEO)主席车夫出席并演讲。车夫主席提到了一个新词,叫“公益金融”,他表示,传统金融逻辑必须改变,世界创造的财富不可以仅仅只是为少数人所有了,金融应该为广大的社会和国 家服务。“公益金融不是慈善,也不是施舍,它要创造更大的社会财富,它其实就是要实现人类财富第三次再分配。”车夫说:传统金融实现“价值与利润等效流通”,中国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合理使用了这一规则,创造性的用社会主义分配制度“集体和国有”,取代资本主义分配的个人或企业私有,用四十年就完成了资本主义商业社会200年才建立的财富规模,建成独立且体系完备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正有序且高效地对内推进2020年全面脱贫和全民小康,对外推动亚投行、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将彻底把传统金融的企业和个人利益最大化,升级换代成为“新金融”即:公益金融的国 家和人民利益最大化。改写因传统金融无法实现金融(资本)的国 家意志、人民意志和更难实现的人类意志,中国正在为这个世界难题(其实是二十世纪难题、资本主义难题和商业世界难题)提供高效快捷的解决方案。传统金融像自行车世界,拥挤而低效;中国改革开放40年国有和集体利益最大化,建成了像汽车世界快速和高效的秩序;中国2020目标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国 家和人民利益最大化的公益金融,正在建成中国特色的世界高铁新时代。

  在2019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贺词中指出:中国愿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希望各位代表和嘉宾深入交流,凝聚共识,加强合作,共同促进全球服务贸易繁荣发展,引领世界经济发展方向,造福各国人民,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出席“2019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中国金融科技论坛” 分别上台精彩发言的领导和嘉宾有: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行长李若谷,中国建设银行原董事长、东北亚经济研究院院长王洪章,中国银保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鑫桥联合金融服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李然,百融云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EO张韶峰,中国银河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梅,苏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黄金老,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兼零售CEO兼首席创新官邱寒,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陈明理,中国金融协会副秘书长、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原秘书长、中国银行业协会原专职副会长杨再平,世界公益经济合作组织(WPEO)主席车夫,金砖国 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首席风险官萨尔基斯,摩根大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邹炼等。

  车夫先生演讲时说:时间原因,我把今天话题转换一个角度,原来为论坛做了一个ppt,讲金融(资本)的意志和金融(资本)的逻辑,但今天这个论坛上,刚刚听完一些嘉宾发言,大家多在对现在银行业的难题或困境束手无策,这些难题和困境,已经不仅仅是银行从业者的难题和困境,本质上是传统金融的国 家意志无法实现(办不了大事),传统金融的共同富裕逻辑无法清晰(贫富悬殊无解)出现的结果。即使很多嘉宾讲了很多新技术,新发明,最多也是如何多为自己局部利益多赚钱,没有思考金融的国 家意志和金融的人民意志,即便提出的解决技术与方法,也多是牛病了马吃药的自慰与自救,中国金融制度(国有和集体)已经创建的独特优势和巨大的可能,没有得到足够重视。我从世界公益经济合作组织(WPEO)的角度,谈一谈金融与科技在中国新金融(公益金融)的作用与意义。中国今天的国际地位因为中国金融成就(国有和集体所有制财税政策),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前面嘉宾们谈金融困境的逻辑和内容,都是传统金融角度与概念,中国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中国了,我想从我的角度解读刚才听到嘉宾发言的一些看法。今天发言的第一位嘉宾,若谷董事长说了一句特别重要的话,他讲的中国金融四个坚持、六个改革里,他说“中国金融改革的第四点金融监管不是越严越好,而是合适就好,可中国今天的金融监管不是松了,是太严了”,严到中国自己把自己给束缚起来了,严到中国自己沒有自信了。金融的逻辑是把现有的资源重新组合以后,实现价值和利润的等效流通,金融的本质是这个,问题来了,当今世界的金融规矩谁制定的,中国的银行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不是规则的制定者,相反中国是用了别人的规则来实现了中国的发展,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到全世界去看,全世界都觉得奇怪,中国几乎没有任何资本主义的过程经历,中国怎么四十年就干成今天这个样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完备的工业体系和最发达互联网支付与物流,全球外汇储备与中产阶层第一,全世界的人都不可理解。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把两件事做得特别好,第一件事就是把土地政策用得好,中国土地政策是全世界没有的,就是国 家把土地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所有权归国 家和集体,把土地使用权拿出来承包和开发,只用一个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承包,就解决了九点六亿农民的基本生存;只用一个城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开发用在建城市,搞其他产业相对配套,就实现了四十年的中国奇迹。仅仅是一个土地使用权就同时解决了农民的生存和城市的开发,初步化解了城乡二元对立和贫富悬殊的对抗风险,完成了改革开放的初级目标,实现传统金融资本主义商业金融逻辑(企业和个人所有)的中国社会主义化金融(国有和集体)的改造,中国的中央政 府,把这个化解了城乡二元对立和贫富悬殊的土地使用权政策,取了一个特别“中式”和特别“国策”的行政名字,叫“统筹城乡”或“城乡一体化”,而中国土地所有权还没发力,就已成为中国深化改革的绝对优势和巨大空间,为统筹城乡的进一步完善乡村振兴和2020两个目标,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完成中国新金融(公益金融)的国 家意志和人民意志,提供了可靠的保证和坚实的基础。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能看到的笫二个最成功制度,就是中国的财税制度。2006年我主编中国二十九个部委的29部中国政 府工作全书之《中国财政工作全书》,我有资格说这个话,中国有4700年财税制度优势相对于200年资本主义和商业世界的财税制度来说,在中国集中国 家精力办大事和人民共同富裕等多方面,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优势和巨大的潜能。事实证明,中国财税制度是太好、太高明了,才有中国今天的发展。为什么这样讲呢,美元的逻辑是什么,美元发行货币的机制不是国 家,是美联储,是一个私人机构。个体老板发货币,他的唯一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企业赚钱和为私人赚钱,为私人机构赚钱,没有维护国 家和人民利益的职责。而货币职能和职责本身又是国 家的,美元沒有国 家职责和职能的限制,只有美元政 府发国债做抵押担保,私人老板当然也不能随便发货币,发多了也是灾难承接者,可是美元发行没有国 家意志(更沒有人民意志)和国 家职责,美元政 府只能通过发行国债履行的国 家意志,将会成为美债22万亿美元国债继续恶化的最后稻草。所以这样一个美元资本主义金融逻辑到今天,看整个全世界乱套了,就是利己主义金融(商业)的逻辑,就是局部利益最大化灾难,所有人(包括某些国 家)都以局部和个人利益为唯一目的。今天很欣慰的是,在所有嘉宾讲话里,看到星星点点的几个人讲话的光亮,使我对今天召开的这个论坛表示感谢,我认为我们看到了一个新的希望之光,像金砖国 家新开发银行探索推行公共设施和中小微企业与个人无抵押担保的普惠金融,尤其是像苏宁银行的老总讲了一番话,他微弱的声音,因为他的这个体量在中国太小了,可是他赞美了一个重要的金融角度叫普惠金融。而希望之光就是从普惠金融升华到公益金融。

  按照美元逻辑再这样下去,钱到少数人2%人衣兜里,这个世界像某些人今天的嗷嗷叫,就是钱在少数人手中不撒手,多数人绝望的恐慌。有些人到处叫嚣制裁打人有什么用,拳头有什么用,同期中国人安安静静不动声色就把大事干成了。普惠金融,是2005年联合国提出来的,西方世界和发达国 家口是心非,表里不一,不管这一套,而中国人却认认真真的做到了,甚至做到了更好。正好我的经历与这件事有关,我2004年至2006年正在主编中国财政部《中国财政工作全书》。联合国有一个思路,就是提出普惠金融思路之后,有一个叫尤努斯的人,就是普惠金融的概念而获得了诺贝尔奖,联合国进行大力宣传与推广。所以今天看看金融的本质是把下游资源进行整合,重新实现价值和利润的等效流通,也就是说各位今天之前我们赚的是利润,利润全到各位企业的衣兜里去了,而中国是国有,股份制企业大多数也是国有控股,中国的钱到国 家来了,到政 府来了,好不好,干一件大事就需要这样的政策和制度。提出2020年的两个目标,全面脱贫全民小康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从普惠金融上升到公益金融国 家战略。这个核心国 家战略的逻辑和原理,就是中国的公益经济。它完成了从计划经济,到邓小平市埸经济,再到公益经济的全面转型与升级。公益经济成了中国经济高速飞奔的高铁,统筹城乡成为中国经济高铁通往中国制度成功彼岸的路径,而公益金融就是中国公益经济的引擎。从这个角度说,中国的土地制度和中国的财税政策,已经成为未来世界和人类发展的基本方向,也是二十一世纪世界各国改革与发展共荣共享共富共创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方向。

  可能有人说这个话跟各位无关,各位已是小康。那么怎么实现全面脱贫,全民小康?就是在普惠金融的核心价值观基础上,实现金融的国 家意志和人民意志。金融的本质不为国 家服务,不为人民服务,只为那些有限责任公司的利益服务,或者说是局部的利益服务,那还是良性金融吗?当今世界的最根本难题,本质上就是金融(资本)的国 家意志和人民意志缺失,造成社会财富分配不公的贫富对立,而金融(资本)失去应有制衡功能。我准备的演讲课件里有金融资本的九大意志,包括军事意志、国 家意志,人民意志,当金融变成个人(企业)唯一牟利的工具和手段时,那些国 家意志,人民意志就全消失了。所以中国人做得漂亮,用公益金融的国 家意志和人民意志,对财富重新进行第三次分配,把中国农村建成全世界最好的农村,还统筹了城乡,大钱又在国有资本里,再用扶贫方式,甚至精准扶贫的方法,实现全面脱贫,用公益金融的国 家意志和人民意志,用普惠和公益方式,实现统筹城乡公益经济的公益中国国 家战略。联合国2005年就开始推动普惠金融,世界范围内收效甚微,现在全世界都在解读,中国为何才四十年就发展起来了,为什么还取得了普惠金融到公益金融,今天如此巨大的成果呢?

  我刚才讲了,传统金融我没说它不好,用好了传统金融也厉害着呢,中国传统金融也实现了四十年改革开放的目标,但现在不够,钱全部集中在一个不该全部集中地方去了,要实现第三次财富再分配怎么办。我认为普惠金融还不够,今天在这里,我以世界公益经济合作组织(WPEO)主席的名义,发布一个有别于其他叙述的新词汇,从普惠金融到中国2020年的目标叫做“公益金融”。什么叫公益金融,就是那个金融工具金融逻辑要发生改变,把价值与利润的传统金融,上升到价值与财富的公益金融。社会创造的财富不可以仅仅只是为少数从业的利益者(企业和个人)服务,还应该为广大的社会和国 家服务。公益金融不是慈善,不是施舍,不是普惠金融仅仅为中小微企业和弱势群体服务,公益金融要调动更大国 家、社会和人民资源,创造更大社会财富,它其实就是在实现人类财富第三次再分配。公益金融更不是某些金融机构为了自己利益,找几个高校、研究单位,美化自己所做的概念性粉饰(标榜为改革或探索)。真正的公益金融必须是公益经济的组成部分,必须废除旧金融的企业和个人利益最大化,必须重新建立公益物资、公益流通和公益资本的国 家和人民利益最大化。人类实现公益金融最有效的路径,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完成的统筹城乡公益经济。

  最后讲几点我在全世界与中国与公益金融有关的经历,我认为中国人到今天可以理直气壮感到骄傲。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果和成就,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厉害。如果中国今天还只习惯用旧金融方式去跟世界做生意做商业,中国规则是别人制定的,那么赢的概率相当低,即使卖资源、卖环境和卖苦力赚点血汗钱,人家只需一句贸易逆差或威权政 府,就可以打一仗贸易战,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是有道理的,但全世界谁站出来维护中国了?没有。如果中国人换方式,也不要强行推广什么中国国学、什么孔子,其实只需要告诉世界,中国人像祖先郑和一样,为交流来了,中国郑和下西洋,赢的是中国跟别人平等交易交换,不掺杂其他的主义、目的和思路,中国搞一带一路、亚投行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非常好,走遍全球,除了为反对而反对的个别已被全世界孤立的霸凌政 府,真正内心反对的企业和人民几乎很少,全世界人都已经很欢迎,其实一带一路、亚投行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就是以中国传统文化的无我利他,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中华精神,就是用中国公益经济、公益金融的逻辑和中国统筹城乡的路径,传播的都是中国传统的利他、公平、天下为先、无中生有、变废为宝和化腐朽为神奇的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合一观和天地法则观。

  我在西班牙,遇到联合国副秘书长莫拉蒂诺斯和西班牙首相帕萨特罗,他们都是中国文化的友好使者,欢迎领导访问西班牙,以联合国艺术基金会举办的一带一路中国音乐会,就是他们俩人与我们共同完成的。帕萨特罗还是推动义(烏)新(疆)欧(西班牙马德里)中欧火车专列的首相,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中国和西班牙的友谊,要成为中国与欧洲友好的先例,他正在以公益金融的角度,帮助中国商人在西班牙实现财富合法化。这两个人就是中国文化的推动者,莫拉蒂诺斯一直希望与我们合作,在中国故宫,以联合国艺术基金会名义搞一场中国音乐会,从联合国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他与我的共识,依然是公益经济。莫拉蒂诺斯和帕萨特罗还担任了世界公益经济合作组织(WPEO)名誉主席,我听他们常说的话,就是世界未来就应该按照中国的文化和思想去发展。

  我访问完西班牙直接去了一个地方,那个国 家更希望全面借鉴中国经验,喜欢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其总统沙赫德去年九月五号在北京见过,沙赫德一心就想让他的国 家直接分享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那个国 家叫突尼斯,突尼斯是法语系国 家,曾经是非洲的骄傲,世界公认的欧盟国 家。我到突尼斯才知道中国的机会真正来了,他们就希望把突尼斯作为中国的发展方向发展逻辑在非洲做一个样板,沙赫德总统对我急切的说,他只愿意全面学习中国,不知道怎么下手,通讯、交通、金融、旅游、港口和教育等等都学中国,总统一口气与我签了十二份合同,突尼斯总统拿出他们国 家几乎所有的好资源,学习中国发展与建设,我见他们央行行长时,他几乎是说只要中国人来,什么都可以,这是原话。他们愿意全方位跟中国合作,其他国 家都不谈,希望把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果、成就在突尼斯再现,中国有很多的东西(优势),他们都羡慕不已,突尼斯总统说愿意给一切条件,在突尼斯建一个中国发展模式非洲(突尼斯)样版,想把中国义乌小商品城,搬到突尼斯,想在突尼斯建一个公益经济统筹城乡示范基地,然后在突尼斯二十四个省全面建设公益经济统筹城乡。突尼斯高度认可中国公益金融和国 家财税政策,愿意率先在突尼斯成立笫一家中非(突)公益银行,提供土地,提供政策和一切保障。准备每年接待50万中国人到突尼斯去养老旅游,突尼斯国 家旅游部派出国 家首席旅游官,长住北京,推动落实,全方位和中国合作。我后来一想,作为一个中国人真可以骄傲,那是一个主权国 家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认可,对中国改革成果的坚信,是那样的执着与坚定,突尼斯总统与政 府对中国公益经济统筹城乡的战略与思想大刀阔斧的推动,我知道,中国的发展未来,不可阻挡。

  后来马达加斯加总统邀请我出席他总统就职典礼,三十多国 家元首出席的就职典礼,马达加斯加总统拉乔利纳只对中国嘉宾给予唯一最好的礼遇,让我吃惊。三十多个国 家元首会见,只有与我会见的时间不限时,他几乎把中国的工农商学兵都问了个遍,都要学习与合作,与突尼斯签署的十二份合同,马达加斯加一个也不少。我离开马达加斯加后几天,从新闻上得知,拉乔利纳说,马达加斯加要成为与中国关系的非洲“巴铁”。拉乔利纳总统告诉我,马达加斯加想最先希望学习与合作的,就是中国的农业农村改革的统筹城乡和中国财稅改革的公益经济,马达加斯加要成为继突尼斯中非(突)公益银行之后第二个中非(马)公益银行和义乌小商品马达加斯加市场、统筹城乡公益经济示范基地建设者。据说拉乔利纳总统此后与中国友好的言论与选择,令某些霸凌主义者撞墙和嚣叫不已。

  中国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期间,我被安排会见尼泊尔总统班达里,我送她一盒具有中国公益经济(公益金融)思想和原理的四川雅安蒙顶山老茶树国王茶和蜀绣熊猫艺术品,她爱不释手,希望把尼泊尔最好的资源和政策,与中国合作,建中尼公益银行,建公益中国统筹城乡示范基地,随后,尼泊尔大使馆、尼泊尔外交部和众多社会机构团体,来人来电,协调和落实班达里总统的邀请访问尼泊尔……

  我希望今天这个论坛,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我们专门搞一个更专业更国际化更有操作和推广价值的世界领袖公益金融国际论坛,谈一谈中国公益金融,谈谈世界公益金融,谈谈中非(突)公益银行,谈谈中非(马)公益银行,谈谈公益经济统筹城乡公益银行,谈谈中华文化公益银行等等。通过这个论坛,我们召集更多有识之士,把翅膀打开,飞向全世界,如果愿意,找秘书处。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