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嫁衣的故事(关于嫁衣的故事)

故事背景他们本来是一对很相爱的恋人
准备要结婚的(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
有天夜里
这个女的就把第一次给了这个男的
(夜深你飘落的发
夜深你闭上了眼
这是一个秘密的约定
属于你属于我)
但是
谁也没想到
在女的把第一次给男的之后
男的却背叛了女的
这个女的很伤心
很绝望(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
可是她的妈妈却愿她还没有结婚就把第一次给了她
以后要怎么在嫁出去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
女的本来就很伤心
妈妈还这样说她

就服毒自杀了
(嫁衣是红色的
毒药是白色的)
她就诅咒这个男的(但愿你抚摩的女人流血不停
但愿你抚摩的身体正在腐烂)目前流传着几种传说:1.嫁衣背景:
这个女孩是个大学生,
不幸的是她被人强奸,
后来她痛苦的告诉了她妈妈
她妈妈说却骂她活该,
要不是你愿意,怎么会被强奸,女孩伤心欲绝,写了这首歌词,凄凉的唱完这首歌曲。
自杀了2.有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在结婚的前一天被强奸了,她的未婚夫知道后,就不要她了,去了另一个城市.女孩就到这个城市来找未婚夫,可是她没有找到,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她到了这个城市最高的一个楼的楼顶上,在上面唱了<嫁衣>这首歌,女孩还没有唱完只唱到"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就跳下去了.再网上找了一下,是幸福大街乐队创建于1999年9月,很快崛起为北京新晋摇滚乐队中最令人瞩目的新锐力量。拿着高学历的女主唱吴虹飞,不幸成了以严谨治学为宗旨的清华大学的异类。在没听到她的歌声前,谁也料想不到外表娇柔的她居然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
乐队诗化的歌词,凄美的旋律,饱满的编配,仿佛都是对城市小布尔乔亚的一场反动。放弃形而上的观念和思想,他们捕捉最细微的情绪:任性、乖戾、凶猛、脆弱、矛盾重重,并且,柔情万丈。在“女儿”中,光看迷幻的歌词会有恍恍惚惚的感觉,她恶意的让人莫名其妙地被引诱和嘲弄;据吴虹飞对创作“蝴蝶”的描述:同情下层劳动妇女之作,充满形而上的良心和勇气。不知道这是否同样是对自己以往处境的一种回望。我要你看见我白色的衣,我要你看见我黑色的唇。歌中哼唱的部分也是吴虹飞所拿手的,她仿佛随时都有些哀伤的情绪需要表达。
仔细听“四月”,那伴着口白的冰冷摇晃的吉他颤颤巍巍的抖动在死亡的悬崖上。接着吴虹飞暴烈地嘶喊会让人产生恐惧感,在歌词中隐藏的刀子随着她的嘶喊和错乱尖锐的吉他彻底扎进了深处。相信吴虹飞内心有很极端的一面,一种不罢休的勇气。小龙房间里的鱼”刚开始有点像VAN
HALEN的某支曲子,但感觉上灰暗的多,而且迅速的朋克起来,一个渴望幸福的,放纵的女朋克。这里吴虹飞喊得有属于她那侗族的韵味。这也许就是吴氏的侗族情歌吧。“刀”的编曲细致悦耳。刀、每天给出一道血痕与痛有关的词汇就算在如此柔缓的曲子里也要拿出来闪一下,武侠式的刀剑和温柔在虚空里飘来飘去。披着“嫁衣”的姑娘,缓慢的节奏像是临死前的遗言一般,迷幻的吉他演奏和节奏吉他一步步地迈向死亡,在陷入深渊后我们做最后的惨叫与叹息。
“一只想变成橘子的苹果”里满是孩子气的嘲讽,随意邋遢的唱腔,这是幸福大街的唯一黑色幽默的歌曲。而“粮食”可能会在某一天让你感动的热泪盈眶。
把幸福大街的歌都听下来,发现包围着你的是自己无可挽救的一切。在每个大雾的清晨与夜里,吴虹飞在幸福大街上拿着刀,看到一个人就从那人身上剜一块肉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特时代,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tetimes.com/finance/779.html

最后编辑于:2021/11/27作者: 特时代

特网有深圳新闻、深圳城事、深圳财经、乐活、汽车、旅游等频道。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rrow grin ! ? cool roll eek evil razz mrgreen smile oops lol mad twisted wink idea cry shock neutral sad ???